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猪脑子突然减速,手指前方:“强哥,你是开那车回去,还是继续坐这车?”

  车顺着原路返回,已经开到了老板的越野车旁边。

  猪队友看了看,解下安全带:“我开车回去。咱们一前一后,互相照应着。”

  “哎。”猪脑子应了一声。

  “你回去早点休息。”

  猪队友不忘对柯恩关照一句,柯恩沉默点头。他打开车门迈下去,走到前面上车发动。车打起双闪,响了一下喇叭往前开。猪脑子开车跟上。

  柯恩被他刚才的话刺激得清醒了一点。

  是了,买靴男潜进老板的房间,看见玉观音,看出它很值钱,于是见财起意,杀了老板,拿了东西跑路。很合情合理的解释。

  另外,猪队友是在扯淡——其实直到买靴男跑,他可能还在怀疑自己——他认为自己也懂古董,同样有作案动机。

  而且,还有同样的鞋码……

  哦,对了,自己在他眼里还是高手……买靴男要是不跑,自己的嫌疑不是更大?

  柯恩靠着后座上,半睁着眼皮沉重的眼睛,看着专心开车的猪脑子的侧脸,突然笑着说:“唉,老莫,现在就你一人儿了,不怕我这高手偷袭你?”

  猪脑子头也没回:“就你现在这病猫样儿?俺让你俩的。”

  他伸出右手向后比划一下:“用一只手。”

  柯恩大笑起来。

  猪脑子也笑。等两个人都不笑了,他用很严肃的口吻说:“刚才强哥说的挺明白了。明天咱们就各走各路了。你是谁,干什么的,俺们弟兄不管,也不想知道。俺们只要知道,人不是你杀的,东西不是你拿的,就行了。别的和俺们无关。你不用担心这个。”

  

  回到旅馆的院里。猪队友把车停在了原来的位置,正从车里钻出来。然后突然就看不清他了——猪脑子关掉了车灯,院子里彻底暗了下来。

  “别忘了你的包。”猪脑子边下车边说。

  柯恩应了一声,提起旅行包紧跟着下来。夜里没有风,不过天气还是很凉,柯恩下车后打个冷战,紧了紧自己的领口。抬起头看,天上没有月亮。

  此时猪队友已经走进大堂,柯恩看见他拿出手机照明,摸索着找到开关打开灯,然后返身站到门口。看来是等着自己和猪脑子。

  两个人走过去,猪队友冲柯恩点点头说:“早点睡吧。晚上要是哪儿不舒服了叫我俩,不用客气。”

  “好,谢了。”

  猪队友没再说什么,率先向楼梯走去。猪脑子随后跟上。柯恩走了两步,回身看看门口。门外一片漆黑。突然想起来,好像昨夜门就没关——其实也记不清了,究竟关了没有?

  他摇摇头,返身把门关上。门是老式木门,没有大铁锁,而是一个门闩。大概两尺多长,看上去像是从檩条上截下的一截。闩好门,柯恩顺着楼梯拾级而上,感觉头重脚轻的,想到楼梯中间足以卡住腿的缝隙,不得不加倍打起小心,扶着把手一级级慢慢上去。等上到二楼的时候,身上已经微微发汗。

  柯恩捂着鼻子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203的房门已经关上了,屋里灯是黑的——门缝里没有透出灯光,里面传出鼾声。看来二人组已经入睡。挨上枕头就能睡着真是幸福。205保持着买靴男和八分女出逃时大门洞开的状态,柯恩完全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就走到自己门前。

  握上门把手,他顿了顿,然后轻轻推开门进屋,打开墙上的开关,屋里亮了起来。屋里看上去一切如常。他把旅行包放下,缓步走到卫生间门口探头往里看看,轻吁口气。然后在刚刚开门时脑子里冒出的那个念头的指引下,返身出屋。

  他走到206,在门口侧耳听听,轻轻开门走进,打开灯看看,然后关上灯退出来,向下一个房间走去……205、204、202、201,除了二人组的203,他挨个房间进去一遍。套间的卫生间也观察一下。每个角落都不放过。

  没有异常。

  “妈的,都快神经了。”他轻声骂了一句,终于放下心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插好门,关上灯,摸索着**躺下,脱下衣服钻到被窝里。

  温暖的感觉拥抱着他,紧绷的神经彻底松弛,霎时间巨大的疲劳感伴随着药物的催眠作用席卷而来,很快睡了过去。

  

柯恩睁开眼,扭头看看窗户,阳光洒进来,照在墙上很耀眼,能看见细微的灰尘颗粒在一丛丛光束中跳舞。屋里没有窗帘,看来就是阳光把自己叫醒的。

  他把头扭向另一个方向,伸手将床头柜上的闹钟拿到眼前。九点四十六分。秒针还在一下下走着。嗯,四十七了。他把闹钟随手放回原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感觉好多了。头不晕了,四肢不痛了,鼻子通气了。

  然后,感到饿了。

  他坐起来穿衣服,走进卫生间刷牙洗脸上厕所。等把一切内务处理完,他抬起右腕看看手表。十点零三分。

  他开门出屋,看见猪队友从厨房走出来,看样子要下楼。柯恩和他打个招呼。

  “呦,你醒啦?好了没?”猪队友笑着说。

  “嗯,好多了。这一觉睡得够长的。你们早起了?”

  “哦。做了早饭,到你门前听你呼噜打得山响,就没叫你起来吃。这不正准备做中饭嘛。”

  “那好,还是我来主厨。”

  “好啊。我觉得你手艺不错。”

  猪队友和柯恩闲闲说了几句,继续往楼下走。

  “你干嘛去?”

  “你做饭也得有食材啊。我到地里去,昨天下了套子,看看有兔子落网没有。”

  “哦,那一起去?反正也没东西让我做。”

  “不用了。老三正生火,你们忙乎吧。对了,你啥时候走?”

  “吃完饭就走。最晚不能过一点,开快点儿晚上八点之前能到雪狼部落。”

  “嗯,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之前能吃上饭。那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

  柯恩说了声好,猪队友匆匆下楼走了。

  柯恩走进厨房。猪脑子正在拉风箱,抬头看见柯恩,说:“你先把白菜洗洗切了。”然后低下头继续鼓风。

  柯恩依言照办。切好菜,水已经烧开了,刚把白菜倒进锅里,楼梯口传来脚步声。

  猪队友提着两只兔子走进来。

  “这么快?”柯恩随口问了一句。

  “嗯,就在附近下的套,这儿的兔子特傻,还多,挺好逮的。”

  三个人把兔子处理好放进锅里。柯恩看看表,正好十点四十。

  “对了,该给车加油了。”柯恩突然想起来说。

  “那你先去吧。”猪队友看看锅里沸腾的水,把锅盖盖上。

  柯恩下楼,上车开到加油机旁边,加油机在院子中央。加满油,拔下输油管,踱步走到院门口,点上烟看着草原的风景消磨时间。

  公路蜿蜒远去看不到尽头,路上空荡荡的一辆车也没有。柯恩突然想起猪队友说下套在附近,兔子傻且多,反正闲来无事,干脆兴致勃勃的在方圆百步之内找起兔子来。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柯恩觉得自己的运气有点背。这和钓鱼是一个道理。有时候垂钓一天,可能一条鱼都不上钩。

  柯恩咂咂嘴,失去了继续寻找兔子的兴致,意兴阑珊的往回走。

  吃完饭,柯恩和二人组告别。猪脑子还硬塞给柯恩半盒烟,说给他路上抽,让柯恩不禁对他好感大增。

  临出门,柯恩突然想起来:“对了,你俩今天走不?要是一道儿,咱们可以结伴。”

  猪队友叼着烟往上提提腰带,烟熏得把眼睛微微眯起来。

  “我们还有点儿事,先不走。兄弟你人不错,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