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4

  柯恩感觉后背一下子绷紧了。对方是开玩笑?吹牛逼?还是……

  “你们怎么知道的?”

  猪队友呵呵笑了声,并没急着回答,而是掏出一支烟点着,又转头掏出一支往后扔给柯恩。

  柯恩把烟叼在嘴上,打火机举到嘴边又放下:“你们发现了什么线索?”

  “你知道我们一开始怀疑的是谁吗?”

  没等柯恩说话,猪队友自己给出了答案。

  “是你。”

  柯恩看着他的脸,轻轻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后背离开椅背坐直,后脚跟抬起,前脚掌蹬着实处。他的脑子现在越来越晕,这是感冒药的效果。不过还好,对方的话有兴奋剂的作用,有助于自己快点清醒过来。

  

  “嗯,当时你就像现在这样。就跟要跃起来捕食的豹子一样。”

  他微微眯着眼,眼神里露出欣赏,笑了一下:“这是形成条件反射了吧?在感知到危险的时候,就是准备出手的时候。所以后来,我们发现老板死了,我就怀疑你是凶手……哎我说,你别那么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柯恩看着他的眼睛,慢慢浮现出迷茫之色:“你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全都听不懂?”

  猪队友笑笑:

  “我并不想知道人家不想让我知道的事,只要这事和我无关……你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说帮你推车?就是想快点儿把你这尊大神送走。从此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想找麻烦。你可以放心。”

  他又说:

  “你可能自己都没感觉到吧?呵呵,昨天晚上看球的时候,你头顶上的蜘蛛网掉了下来,只有很细微的动静。你当时的反应,就跟刚才一样。我当时不经意看到了。”

  柯恩沉默一下,笑了:

  “我觉得你想多了,真的。好吧,让我理解一下啊,照你说的,意思是我的表现像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所以怀疑我?那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又是为了什么呢?既然我是高手,还不愿让人知道,现在你把我看破了还说出来,不怕我杀你灭口啊?哦,对了,你们有俩人,看来你觉得双拳难敌四手喽?”

  猪队友很认真的看着柯恩:“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他在开玩笑?

  不像。

  猪脑子始终一言不发的开着车,似乎对两个人的对话充耳不闻。

  猪队友又笑笑:“不过后来,就在咱们埋了老板之后,我又怀疑那个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柯恩摇摇头。

  猪队友自顾自接着说:“你记得吧?埋完人往回走的时候,他说打算马上就走。”

  柯恩噗地一声把嘴中的烟雾吐出来哈哈大笑:“我真服你了,这又是你说的有意愿是吧?合着谁想走就是谁啊?对了,他的杀人能力,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吃完药以后不能抽烟。”

  猪队友满是遗憾的语气:“刚才忘了这茬儿了,还给你烟。很多事儿你得自己注意啊,要不然容易出问题的。你说是吧?”

  这是什么?隐晦的暗示?还是人生感悟?

  柯恩点点头:“只要你别再说笑话就没事,我笑点低。”

  猪队友不以为忤,继续说:“然后我记得你说走夜路太危险……你当时就怀疑他了?我说的对吧?是不是想把他拖住?……你当时已经发现老黑了?”

  柯恩突然来了点兴趣。似乎有点儿意思啊,让我听听你的精彩推理吧。

  “还没。你继续。”

  “哦,那你是怎么怀疑是谋杀的?”猪队友皱着眉头,一副苦苦思索的表情。

  他看着柯恩,柯恩笑笑:“你猜?”

  “算了,不想说就不说。反正这也不是重点。只要知道是谋杀,知道是谁干的就行。”

  猪队友一笑:“嗯,然后接下来,他说厨房没吃的了……呵呵,看起来执意要走啊。”

  “所以你更怀疑了?”

  “对,加深了一层。不过再后来他的表现,就越来越印证了我的怀疑。”

  没错。我和你的感觉一样。不过,让我听听你都发现了什么吧。

  “再后来,咱们打麻将。你注意他俩的样子没有?魂不守舍的。又是为了什么?”

  “那也可以解释啊。毕竟死了人,没心思玩儿也正常……等等……你说要打麻将,原来是为了把几个人圈住,谁也别想跑?!”

  柯恩突然产生了这个想法。照他说,已经产生了怀疑。杀人的怀疑,逃跑的怀疑。那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有打麻将的玩心?那他提议是为了什么?只能是这个理由。

  “呵呵。聪明。”

  猪队友表示了肯定:“别打断我,听我继续说啊。你一插嘴我思路断了。”

  柯恩点点头。

  “然后咱俩说出去抽烟,他马上说跟着去。再后来,他媳妇又说让咱们在屋里抽……呵呵,人家也想把咱们圈住啊。”

  “再然后就是发现了老黑,还有鞋印。”

  柯恩接过话,摇摇头自嘲一笑:“可惜啊,功亏一篑。谁能想到居然脚一样大?”

  “是啊。”

  猪队友也很感慨的叹口气。

  柯恩看着他。头脑更沉了,眼皮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努力集中精神问:“那你一直怀疑他,为什么最后还是在我和他之间举棋不定?看来,我的嫌疑一直存在啊,让你不能下定决心。”

  猪队友笑了笑:“哎呀,你看看你,想得太多。没有过硬的证据,咱能拿他怎么办?其实现在想起来,刚发现老板死,他就说要报警,当时确实把我晃了一下,对他的怀疑有那么一点点儿动摇。”

  他伸出拇指和食指,在柯恩眼前比划了一下“一点点”——大约两毫米。

  “可那时候我也并没有转而怀疑你啊。再说,最后他又说什么可能凶手来自外面,听起来还挺有道理……唉,只能说他太厉害了,把咱们都忽悠懵了。”

  柯恩眼皮越来越沉。

  这个药怎么那么大劲儿?

  他挣扎着最后一点儿清明,打着哈欠问:“对了,你说了这么半天,一开始你是咋知道是谋杀的?”

  “因为老板屋里,丢了点儿东西。”

“丢了东西?什么东西?”柯恩脱口而出,完全是顺着对方话茬的下意识行为。这句话说出口,一个属于逻辑思维的念头才从浑浑噩噩的脑海里穿过一团浆糊冒出头来……原来是谋财害命?

  “其实也是因为丢了这个东西,所以才能最终认定凶手是他。”

  “别绕圈子了,我现在困得很,智商不够用。”

  猪队友瞅着柯恩笑笑:“好吧……晚饭的时候,你们说的那张桌子,海黄什么的。看起来挺懂?”

  “谁?”

  “你俩。”

  “我没他懂,他是行里的。”

  柯恩突然灵光一闪:“你是说,丢的是古董?”

  “嗯……差不多吧。是不是古董不知道,不过很值钱是真的。”

  “什么东西?”

  猪队友伸手比划了一下。

  “一尊玉观音。就这么高吧,大约一尺多。我们在老板的房间里见过,就放在床头柜上。早上发现他死的时候,它也不见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