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2

  漫山遍野的红,是枫叶。遥遥望见半山腰有一栋小木屋亮着灯。面前是湍急的河流。忽然岸边出现一个竹筏,在江雾中若隐若现。迈步上去,竹筏自己缓缓向前,向着彼岸的山脚行去。水中游动着成群的锦鲤,不时露出头来,嘴巴向着自己一张一合。竹筏驶到靠岸的浅滩,一只巨大的乌龟显出身形,背上驮着竹筏。它伸出长长的鼻子卷住自己的腰,像骑象一样把自己放到岸上。然后消失不见。自己向山腰走去,眼前是茂密的荆棘。锋利的刺扎在身上,并没有见到血。终于到了木屋前,突然刚被划破的伤口汩汩冒出鲜血,白衬衣瞬间染红。自己惊恐的大叫,冲过去一把推开木屋的门。屋里的床前站着一个人,向着自己笑。是父亲。自己跑向父亲的怀里,他张开双臂等着。突然,他看见父亲背后的墙上伸出一个黑黝黝的枪口。他指着它张大嘴,想叫叫不出来。父亲满脸好奇的转过头,向身后望去……

  嘭!嘭!嘭!

  柯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头上全是汗,喉咙像火烧一样,心口还一阵阵疼。他扶着额头定了定神,才意识到是做了个噩梦。

  嘭、嘭、嘭……

  柯恩看看被擂响的房门。看来也不完全是梦。

  他起身开门,惺忪的眼前出现了猪脑子的脸。

  “他跑了!原来真是那个王八犊子!”

  猪脑子一见柯恩,气喘吁吁地说:“妈个巴子的,抓到他有他好看!走,追他去!”

  柯恩完全清醒过来了。

  “猪……咳,朱哥呢?”

  他看看猪脑子身后问。

  “他先追过去了。他说那家伙太厉害,俺俩怕对付不了,让叫上你帮忙。哎呀,有啥话路上说,快走吧。”

  柯恩点点头,先走到隔壁,门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里面果然空无一人。看来他们走得很小心,没有惊动到自己。 不过还是被二人组发现了。           

  猪脑子着急了:“磨蹭啥呢?咋,不信俺?”

  柯恩对他笑笑,返身回屋拿起旅行包:“走。”

  两个人疾步下楼,来到院里。柯恩看到院里停着的四辆车少了两辆——那辆两厢家用旅行车,还有旅馆老板的改装越野车。自己的车和那辆大货车还停在原地。

  “他开老板的车追去的?”

  柯恩打开车门,把旅行包扔到后座上问。

  猪脑子转到副驾驶一侧开门上车:“嗯,强哥怕俺们的货车跑不过丫的……老板的车钥匙在车门上没拔。”

  柯恩发动汽车:“哪个方向?走了多久了?”

  “往东。五分钟前吧。俺们屋里窗户上亮了一下。我扒头一看,原来是丫的车灯。他正掉头往外跑。”

  “坐好了。系好安全带。”

  柯恩一脚油门,车噌的蹿了出去。到了院门,他把方向盘猛地一转,能听见轮胎磨地的声音。车急拐往东,一路绝尘。

  草原上漆黑一片。只有车灯所及之处,感觉公路一段段向前延伸。柯恩看看迈表,已经跑到了140。在空旷的地方开车就这点好,你能随心所欲的跑开。要是一辆敞篷跑车,那就更爽了。风吹着你的头发,衣服猎猎作响,周围的景色急剧变幻,你会真的以为自己是自由的——如果没有突然飞过来的塑料袋或是破报纸糊到脸上的话。

  在城市里绝没有这样的享受。能开到60迈就不错了。不停的堵车,一个路一个路口的红绿灯,突然冲出来的自行车、行人和狗,在你车前倒地碰瓷的老头老太,前面慢腾腾或是来回乱扭的开着车的新手或是女魔头(女司机、磨蹭、头回上路),后面不断摁着喇叭或是强行超车的狂躁症患者……各种各样的人,层出不穷的事情。

  前面的两辆车,三个人,现在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觉?柯恩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

  在亡命奔逃和奋力追捕的人心中,如果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那是太NB呢,还是太SB?或者2B兼备?

  猪脑子奇怪地看着突然偷笑的柯恩:“你笑啥?”

  “哦,没什么。刚想到一件好玩的事。”

  柯恩敷衍过去,然后随意起个话头问:“对了。认识那么久了,还没请教大名。我叫柯恩,南柯一梦的柯,恩格斯的恩。”

  “俺姓莫,莫参军。俺爸过去当兵的,也想让俺当,就起了这个名儿。”

  ……你确定你爸是这个意思?

  柯恩把这句涌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又想了想开口:“其实你刚来找我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俩本来就说不想惹麻烦,咋又追上了?”

  猪脑子一愣:“强哥说追……总是要讲义气的……嗯,再说原来又找不到,人家在暗处,总得麻痹一下他。对吧?这叫兵不厌诈!现在既然知道是谁了,干嘛不追?”

  柯恩觉得这话有一定道理。不过他有点儿恶趣味的想,追究真凶这事儿,猪队友是兵不厌诈还是临时起意不好说。至于你么,怕是脑容量不够,不想费那个心吧?

  “对了,你说你姓什么南来着?”

  看来自己猜对了。

  柯恩摸摸鼻子:“是柯。南柯一梦的柯。”

  “哦……”

  猪脑子沉默了一会儿:“南柯一梦是啥意思?成语?”

你上到几年级?

“是个历史故事,话说古代,有个人……我去!”

  柯恩猛地一脚刹车,身体随着惯性向前倾,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轮胎摩擦着地皮吱吱响,因为速度太快,车又往前了几米才停下。

  嘭!

  “哎呀!”

  猪脑子一头磕在挡风玻璃上又弹回来,捂着脑袋侧头瞪着柯恩:“你干啥呢?!会开车不?”

  柯恩有点儿无语的看看他。早让你系好安全带了。

  现在看清了。面前是一辆车——老板的改装越野车。它停在路中央,孤零零的。刚才柯恩和猪脑子说着话,有点儿分心,突然一眼看到前方有东西,条件发射地马上踩刹车。这辆车的外观是浅灰色的,和柏油路面的颜色很接近。即使刚才车灯照上去,在黑夜里也看不分明。

  猪脑子此时也搞清了状况。他直直看着前面的车,像是对柯恩说,又像自言自语:“咋停这儿了?”

  柯恩迅速观察了一下周遭。四周黑漆漆的,寂静无声。沉静的暗夜像蛰伏着的猛兽。也许真有猛兽暗藏其间也说不定。

  前面的车静静停着。车子正好挡住了自己的全部视线,更前方是什么情况不得而知。柯恩盘算了一下,不敢贸然上前。如果猪队友在车上,自己的车开着车灯过来,他在后视镜里应该能看见。照理说,看到后面的车不减速的朝自己开过来,正常情况下司机应该鸣笛提醒或是赶紧把车避开。总之不该就像这样什么也不做。现在的情景透着点儿诡异。诡异里往往蕴藏着危险。

  猪脑子看起来也有些惊疑。柯恩想想对他说:“你给朱哥打个电话看看。”

  “哦,对!”

  猪脑子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了两下放在耳边。手机音量调得很高,柯恩能清晰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对不起,您所呼叫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日!”

  猪脑子狠狠摁断了通话。草原上的手机信号不是很好。在如此地广人稀的地方,通讯基站相距很远才有一个。出现这种事也正常。

  “接下来咋办?”

  柯恩也不知如何是好。正一筹莫展间,突然黑夜里传来若有如无的声音。柯恩忙仔细听,是人的脚步声,从路南的黑夜中传来,一步步由远及近。

  “你听见没有?”

  “嗯?”

  猪脑子茫然看着他,然后也做出认真听的样子。声音更清晰了,好像正在爬路基下面的斜坡。

  此时一个人已经走上了公路,转过头看着亮着车灯的柯恩的车。

  “是强哥!”

  确实是猪队友。柯恩甚至能看到面对强光他微微眯起的双眼。他看上去一切正常。

  猪脑子打开车门蹿了出去。柯恩也紧随着下了车。看来没什么危险了。

  “强哥,你咋在这儿?那俩人呢?”

  猪队友看到走过来的两人,先没回答猪脑子的问话,而是冲着柯恩点点头:“没看错,够汉子,够义气。”

  柯恩笑笑。

  猪队友的视线转过来对着猪脑子,无奈叹口气:“唉……车追到这儿,油量警告灯闪了。我怕再追下去,能不能追到另说,回是肯定回不去了。只能眼看着他们跑了。”

  猪脑子哦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失望。然后奇怪地问:“那你刚才到野地里干啥去了?”

  “解手。”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