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3

  房门被咚咚敲响。柯恩睁开眼,偏头看看闹钟,五点十分。起身开门,是猪队友。旁边猪脑子正在拍隔壁的门。手里拎着两只兔子。

  “搭把手,把兔子炖了做晚饭。”

  猪队友说。

  “好。”

  柯恩应声出门。隔壁的门也开了,猪脑子对门里说了同样的话,然后买靴男也答应着走了出来。

  四个男人前后脚走向厨房。柯恩有意走在最后面,低头看三个人的脚。

  猪队友穿着一双软底翻毛皮鞋。这种鞋走起路来比较轻快,很适合远足。他的双脚很大,看尺码不小于44码。不是他。排除了一个。

  猪脑子穿着一双胶鞋。鞋的号码倒是和他瘦小的身材挺般配,看起来也就三十**码的样子。也不是他。又排除一个。

  买靴男穿着旅行鞋。看起来还真像个游客。大约42码左右——和狗肚子上的鞋印尺寸相若。

  他抬头看看前面走着的买靴男,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微笑。

  找到你了。

  下面该怎么办?

  对方杀人手法深不可测,身手更是了得。要是力取,自己一个人绝对不是对手。

  想办法知会二人组帮忙呢?

  三个人一起上,当然成功的机会更大。就是不知道让老板入土为安以后,他们还能剩下多少义气。

  也许,总值得尝试一下。

  如果不行,只能自己单打独斗。那也只好智取了。

  问题是怎么智取呢?

  前面三人已经走进厨房。柯恩一只脚迈进门口的瞬间,终于下定了决心。瞅个机会,先试探一下二人组的反应。然后——随机应变吧。

  厨房里,四个人再次分工合作。二人组剥皮清洗,买靴男搬柴烧水,柯恩则继续充当大厨。一通忙活把兔子炖上,估摸着得一个多小时才能熟。猪队友提议利用这点时间打麻将消遣一下。

  “带彩头不?”

  柯恩笑着问。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就玩小点儿的吧。”

  “什么规矩?”

  “首都人民的规矩。二四八十。十块起步,一百到顶。你俩会不?”

  柯恩和买靴男都点头。

  “行,这样,把你女朋友也叫上。不玩就在一边儿看着。一个人呆屋里多憋闷得慌。”

  买靴男犹豫了一下,说好。

  柯恩看看厨房:“这也没地方啊,在哪儿玩?”

  “就在我们屋里吧。麻将、色子都有。”

  买靴男这时开口说:“那你们先去,我去叫我女朋友。”说完转身先走出厨房。其他三人紧跟着出来,看他已经快步闪身走进205,反手把房门关上。

  

  是赶着和八分女商量事情么?

  柯恩边想边随着二人组进入203。打眼看看,这个房间比自己所住的207要稍大几平米。屋里的布置大同小异,就是多出来的空间里摆上了一张四方桌和几把椅子。桌上铺着毛毡桌布,桌布上放着一个绿色塑料箱。箱子是打开的,里面果然摆满了淡黄色的塑料麻将。

  猪脑子走上前去,拿起箱子把牌倒在桌子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猪队友伸手从裤兜里摸了一下,拿出来两个色子,随手丢在桌上。色子滚了两下立住。柯恩随意扫了一眼,最上面居然是两个六点。

  柯恩笑笑:“这手活厉害啊。”

  猪队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哪里,随便扔的。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买靴男还没有带着八分女过来。柯恩支着耳朵,听着隔壁205压低的说话声。以他的听力,也听不清究竟说的是什么。

  说话声还在继续。猪脑子低着头把牌面一个个翻过来。猪队友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火。

  就是现在!

  “他不是病死的。”

  柯恩突然轻声说,足以让他俩听见,足以让隔壁听不见。他的眼睛在两个人的脸上快速切换,仔细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猪脑子手一抖,手里的牌掉在桌上,猛地抬头一脸愕然看着自己。

  嘭。

  火机里的火苗蹿出来,烧到了猪队友嘴上的烟。他的脸木了一下,就势吸一口把烟完全点着的动作停顿了。

  安静。

  一秒、两秒、三秒。

  柯恩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

  咚。

  “你什么意思?”

  猪队友把嘴上的烟缓缓拿下来,转过头,两眼闪着鹰一样的光,死死盯着柯恩。猪脑子悄声从桌子后面绕过来。

  “他是被谋杀的。”

  猪脑子此时走到猪队友身边。定定看着柯恩。

  “凶手就是隔壁的男人。”

  二人组静静看着他不说话。

  隔壁的说话声消失了。脚步声响起。

  “咱们三个人可以合力抓住他。”

  隔壁房门吱的一声打开。

  “你怎么知道?”猪脑子开口说。

  柯恩紧紧闭上嘴,回身转向门口。

  

  脚步声停下。门被推开。

  “呵呵。她倒不嫌闷,不愿意看咱们打麻将。好说歹说这才来了。”

  买靴男拉着八分女的手,笑着走进来。

  “哈哈,没有美女助阵,三个大男人也玩不尽兴啊。”

  猪队友笑着说:“好了,人齐了。开始吧。”

  猪脑子伸手指了一下桌上的四张牌面朝下的麻将,四个人各抓了一张。柯恩翻开一看,是张“北”。其他三人也分别确定了自己的位置。猪队友在东,买靴男在西,猪脑子在南。

  买靴男在自己旁边摆好一张椅子——屋里正好五把椅子。这家旅馆处处透着天意——八分女看也不看是否干净,一屁股坐了下来,与昨夜在大堂里恨不得把椅子放进消毒柜里的表现大不相同。

猪队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色子:“谁先掷?”

  买靴男一笑:“你的地盘儿啊,当然你先来。”

  猪队友摇摇头:“这样吧,要不请美女给咱们开局怎么样?女士优先嘛。”

  八分女听到这话,也不说什么,面无表情的起身拿起两个色子,随手往桌上一掷。

  最上面还是两个六点。

柯恩摸了一张“幺鸡”,随手打出去。没人要。买靴男接着摸牌,瞄了一眼也打了出来。是张“二饼”。

  “和了。”

  柯恩推倒牌,是平和。他平时打牌,只要有机会,都是追求一条龙、清一色、杠上花之类的。但这需要静心。他现在恰恰做不到这点。

  而且很显然,牌桌上的其他三个人,也都心不在焉。

  比如这张“二饼”。桌面上放了几十张牌了,“二饼”却迟迟不现身。这证明也许就是别人的和牌。即使这张牌对买靴男自己没用,他也应该宁可拆对儿而把这张牌留下。可他却漫不经心地打出来,给自己点了炮。

  至于二人组也是一样的,全都打出了不该打的牌。

  这只是第一局。猪队友在过程中讲了几个干巴巴的冷笑话,然后自己先有点夸张的笑起来。猪脑子则始终闷不做声。八分女不时看看四个男人,在椅子上轻轻扭动身体,心神不宁却又刻意掩饰。

  瞎子都能看出来气氛不对。

  二人组应该还没从自己抛出的重磅炸弹里缓过神来。猪队友越想表现的正常——听听那几个烂到家的笑话——其实越不正常。买靴男和八分女应该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们做贼心虚了?

  ……

  “抽支烟去。”

  猪队友眼睛不经意扫了一下柯恩,说:“有女士在,我出去抽。”

  他起身向外走。柯恩心领神会。他是想叫自己出去询问有何证据。

  “我也去抽根。”柯恩站起身,同时放下心。看来二人组的义气没有随着下葬画上句号。

  这是一个机会。自己要悄悄带着他到201,掀开床单,指给他看狗肚子上的鞋印,告诉他自己的判断。

  然后,就是真凶落网,一切结束。

  再然后,自己就可以继续踏上旅程。

  “嗯,我也想抽一支了。一起去。”

  买靴男笑着起身。

  柯恩心里一惊。他意识到露馅了?偏头看看已走到门前的猪队友,发现他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你不是不抽烟吗?”

  猪脑子突然说。他看着买靴男,嘴角带着笑:“上午给你烟抽的时候,咳成那样,看起来不会抽啊。咋下午就有烟瘾了?”

  柯恩觉得猪脑子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据说科学研究表明猪是高智商动物,这个结论看来也许是对的。

  买靴男一怔,一时无语。此时八分女停止了身体的扭动,看看买靴男,再看看猪脑子,然后转过头看着柯恩和猪队友说:“我不介意,你们就在这儿抽吧……他平常是不抽烟,偶尔也抽的。”

  柯恩内心不由感叹。人在困境中总会激发出无尽潜能。无论是体力上的,还是智力上的。

  买靴男笑了起来:“好啦,当事人都不在意,就在屋里抽吧。”

  猪队友在门前站了几秒,转身走回来坐下。柯恩吸了口气,迈腿也往回走。

  他走了一步停住,然后不大不小的“咦”了一声。几个人把视线转到他身上。

  柯恩一脸迷惑不解:“你们闻到什么味道没有?一股臭味。”

  狗尸体的臭味更加浓烈了。尸体腐烂的速度在加快。但是不注意的话,嗅觉平常的人可能还不会闻到。不过如果有人提醒呢?

  那就摊开牌吧。就像麻将。最后总会有人赢,总会有人输。

  “是啊,怎么回事?”买靴男抽抽鼻子,同样一脸迷惑。“哪儿来的臭味?”

  还要继续表演下去吗?还有意义吗?

  “好像是从老板的房间里飘过来的。”猪脑子表示他也闻到了。很好,你立功了。老板的在天之灵会感谢你的。

  “走,过去看看。”猪队友看了柯恩一眼。柯恩微微点了点头。

  

  五个人走进了201。臭味更加明显。毫不费力,大家找到了气味的源头。猪脑子蹲下撩开床单,伸头向里看看。

  “干!”

  他低呼一声,回头一脸震惊地看着猪队友:“是老黑。死了。”

  猪队友绷着脸,也蹲下去看床底。然后站起身,回头看看柯恩,又瞥了瞥买靴男。

  买靴男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拖出来。”

  猪队友说。

  猪脑子依言抓着狗的两条后腿,使劲往外拽——这狗养得膘肥体壮,少说大几十斤。尸体与地面发出剧烈摩擦的声音,从黑暗中来到光天化日之下。

  五个人低头盯着狗的尸体。八分女啊了一声,伸手捂住嘴,一脸惊恐。买靴男的脸色也很难看,一言不发。

  猪队友看着狗肚子:“是一脚踹死的。”

  “是的。你们看有个鞋印。”

  柯恩说:“问题是谁踹的?老板?”

  “不可能。”

  猪脑子大声喊:“他踹狗干啥?而且还往死里踹?这得多大劲啊。”

  是啊。你说得太对了。

  “那不是老板还能是谁?”

  “是凶手。”

  猪队友慢慢说。他看看柯恩,笑了笑。又看看买靴男:“谁杀了老板,就是谁杀了它。”

  “不是死于意外吗?”

  柯恩惊呼一声,做出茫然不解的样子,看向买靴男,像是征求对方的意见。

  买靴男的脸色变得更白了,身体在微微颤抖。柯恩觉得现在很好玩。有一种猫戏老鼠的快感。

  猪队友看来也起了玩心,像是决定把柯南探案的推理过程继续延续下去:“老板的死倒像是意外。不过,这条狗的死又是怎么回事?看来不是意外啊。”

  “嗯,你说的有道理。”

  柯恩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又一脸沉思状的看着众人问:“难道是外面有人偷偷溜进旅馆,到他屋里把他杀了?……我昨晚没听到什么动静啊。你们谁听到了?”

  几个人沉默着。猪队友突然笑了笑:“也不一定非从外面进来。昨天晚上这么大的雨,从外面进来还不一脚泥?你们谁看见地板上有泥了?哦,而且……”

  他指指狗:“它肚子上的鞋印也没泥啊。”

  柯恩吃惊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难道……”

  他看看买靴男和八分女,住嘴。

  买靴男阴郁地看看柯恩,又看看二人组,继续沉默。

  “你们什么意思?!”

  八分女突然尖叫起来。她紧紧抓住买靴男的袖子,身子抑制不住地抖动着。

  “你们怀疑我们?!还不知道是谁呢!”

  美女,你应该知道是谁啊。

  柯恩全神戒备,不动声色的转了下身子,让自己身后留出三四步的空地。真打起来,也好有个腾挪空间。另外……到时候得离买靴男远点儿。还是让二人组对付他吧。自己可不想跟那条死狗一样挨上那么一脚。

  “只要看看鞋码就知道是谁了。”

  柯恩幽幽的说:“不过至少能确定不是女士你。”

  “对。”

  猪脑子恶狠狠地说:“看看就知道了。大家都在这儿,冤枉不了谁。”

  柯恩看着猪队友。现在就等他大喊一声“点子扎手,哥仨并肩子上”了……自己喊没用,猪脑子又不会听自己的。

猪队友意味不明地看看柯恩,又看看买靴男和八分女,缓缓张开嘴。柯恩全身肌肉绷紧,像等着发令枪响的短跑选手,预备……

  “鞋印大约41码,或者42码。我的太大,他俩的太小。”

  猪队友瞅瞅柯恩,再瞅瞅买靴男:“你俩的大小倒是都差不多。”

  ……呃?

  柯恩脑子木了一下,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的脚……

  自己的鞋码也是42的!

  柯恩茫然看看周围,觉得脑子里有点儿乱。

  嫌疑人锁定了。只可惜是两个。其中还包括自己。

  “哈哈哈!太搞笑了!你是贼喊捉贼吧!”

  八分女突然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还看鞋码就知道了……好啊,我们家这位有嫌疑。那快报警吧!赶紧报警!可别让他这个真凶跑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柯恩想大声为自己辩白。可理智告诉他那样只是徒劳。现在说什么能让人相信呢?唯一的一项证据,却把自己也装了进去。难道说因为是自己率先提出来是谋杀,所以是清白的?那人家也完全可以说这是恶人先告状。

  然后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无尽口水仗。

  谁也说服不了谁。

  事情像一团乱麻。在自己找到一个细小的线头,以为终于可以柳暗花明的时候,又扯出一团更乱的麻。

  柯恩突然想抽自己一记耳光。非他妈的日行一善,好人好事是那么容易做的么?!

  “这个事,也不见得就是我们想的那个样子……”

  买靴男突然缓缓开口:“确实有很多疑点。说是谋杀,也有可能。至于谁是凶手,大家也都看到了,光凭一个鞋印也说明不了什么。”

  他看看柯恩,似乎颇为体谅的笑了笑,又瞅着二人组:“我刚才这么想着,没有泥,也不能说明就不是外面来的人做的案子。万一凶手是穿着鞋套呢?到了大堂门口,又脱下来,进屋把人杀了。我记得电视上一期法制节目里就有这样的案例。”

  他沉吟一下,字斟句酌地继续说:“总之,这是个悬案……不过我想说的是,非要找出凶手是谁有什么用呢?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兄弟你……”

  他看看猪队友:“当时那句话说得好。这件事和咱们无关,不必给自己惹麻烦。再说,大家已经让老板入土为安了,也算尽到了义气。此后大家各走各路,谁该干什么去干什么去。本来已经说得好好的,何必又搞出些别的事情?你们图什么啊?”

  几个人陷入沉默,看起来都在咀嚼他所说的话。柯恩有点儿感激地看着买靴男,对方了然地对他笑笑。柯恩明白,这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否则闹起来确实不好收场。自己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再说,他说的确实有道理。算了,日行一善,终不终的就别强求了……话说回来,入土为安也算是终吧?这么一想,已经做到有始有终了。

  “嗯,是这么回事。”

  猪队友又是意味不明地笑笑:“既然如此,大家都把这件事放下吧……嘿,说着话有点儿饿了。兔子该炖熟了吧?走,看看去。吃完晚饭都早点休息。这一天闹得。”

  他伸个懒腰:“还真累啊……可得睡个好觉。明天大伙儿都该上路了。嗯,就这样吧,吃饭。”

  五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向对门厨房走去。那条死狗趴在地板上,没人再回头看一眼。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