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2

  柯恩站在门边听着隔壁的声音。刚才,买靴男和八分女在房间里一阵嘀咕。说是嘀咕,其实主要是买靴男在压着声音。八分女则显得有些激动。

  “……为什么拦着咱们走?……他们不会……那你说该怎么办啊?……那好,就试试,老娘还不信了……大不了……”

  柯恩无声的笑了。老娘?这是要暴走的节奏啊!

  至于你们想试试什么——柯恩调整了一下睡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不管你信啥,反正有一点我不信——不信你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隔壁安静下来。天气越发热了,秋老虎开始发威。一阵困意袭来,柯恩打了个哈欠,决定睡一个小时。于是调好床头柜上的闹钟,免得睡过了头。然后努力让脑子清空,静静等待着睡神光顾。

  ……

  睡不着啊。柯恩无奈的叹口气。

  总有一个疑团未解——那只狗到底去哪儿了?

  脑子里一道闪电划过,他猛地起身走到门口,先留心听了听隔壁的动静,然后放轻脚步出门。看到205的门是关着的,轻轻松口气,抬着脚尖向楼梯口走去。

  他想起来,昨夜自己刚进大堂的时候,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屋里的四个人身上。大堂的这边是电视,往中间一点是茶几、沙发和椅子。但是大堂后面的部分,当时只是匆匆一瞥。因为确定没人,也没有其他异常,所以并不很留意。现在想来,要是一条黑狗,或是其他什么深颜色的狗,趴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呼呼睡觉,确实很难发现。

  而且,虽说今天早上以来,也没有在大堂看见它,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谁规定人家必须得老老实实跟一地儿呆着?不许出去溜达溜达?但只要它昨夜在大堂里,总会留下些痕迹,比如气味毛发什么的。要是能找到这条狗,也许会借此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他走过205,走过203,走过201,到了楼梯口,抬脚准备下楼。

  然后猛地停下脚步。

  是幻觉?

  鼻子又用力闻了闻。

  没错,臭味更加清晰了。

  是尸臭味——从201传来的尸臭味。

  不过不应该啊。

  老板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也没这么明显的味道。而且早已抬了出去,更不可能到现在味道反而猛烈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

  柯恩转过身,犹疑着走到201的门口。早上他们进屋的时候,门本来就是开着的。后来往外抬尸体,更是把门敞到最大。此时屋里屋外空间上毫无阻隔,什么都看得清楚——当然什么也都闻得清楚。尸臭味就是从里面传来。其实也是似有似无,但被柯恩的鼻子敏锐的捕捉到了。

  顺着这股味道,脚步牵引着柯恩来到床前。臭味是从床底下散发出来的。柯恩蹲下身,一只手轻轻撩开搭在床边的白色床单,伸长脖子向床下的暗处仔细看去。

  

  他看到了一具尸体。

  没错,是尸体,裹着浓烈的尸臭味的尸体。

  狗的尸体。

  一条 近一米长的黑背狼狗,侧着身子趴在床底。嘴半张着,露出森森的牙,舌头伸出老长,快耷拉到地上。四肢蜷曲着,双眼紧闭,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着。

  柯恩看着它,吁出一口气。

  找到它了。

  可它死了。

  死了的人不能说话。死了的狗却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这是一场谋杀。一场精心伪装成意外死亡的谋杀。

  无疑。

  原因很简单。人死了可以是发病猝死的。狗死了可以是突然老死的。可人和狗同时死了,怎么解释?人狗情未了,相约着一起自杀么?

  柯恩仔细观察着死狗,很快嘴里轻轻笑出声来。

  人的死因不明。谋杀者的手段很高明。柯恩承认,他实在想不出杀人用的是什么方式。

  可狗的死因,却再清楚不过。侧躺着的大黑狗,第二排和第三排肋骨的位置,凹进去一块。柯恩再仔细看看狗嘴,发现嘴角有一抹紫黑色的凝块——应该是干涸的血迹。

  出血量不大,但足以致命。

  这是肋部被打断,尖利的肋骨移位刺破了内脏,导致血液上涌,从嘴角溢出的血迹。

  他是用的什么钝器呢?

  柯恩再仔细看着狗的伤处,不由倒吸口凉气。在狗肚子的毛发上,印着一个浅浅的——鞋印?

  是鞋印,而且只有一个——更确切的说,是半个。只有前脚掌的鞋印。

  这条狗是被一脚踢死的!

  好大的脚劲!

  柯恩很快脑补出作案场面:

  风雨交加的夜里,老板和狗熟睡着。狗可能趴在地上,也可能趴在床上。凶手潜入房间,狗的感觉远比人灵敏,应该是听到声音或是闻到气味苏醒过来,然后对入侵者进行了攻击。于是凶手飞起一脚把狗踢死,然后对还在睡梦中的老板实施了谋杀。完事以后,又将狗的尸体移到床下,将现场的痕迹进行了清理,伪造出意外死亡的假象。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狗在攻击入侵者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没有听见狗叫声呢?这家伙汪汪叫起来,即使当时风雨声再大,甚至打起惊雷,自己也会听见啊?

  他又想了想。若是作案经过果真如自己所想,那么这条狗就不仅是看门狗,而且是护卫犬了。常言道咬人的狗不叫。比如藏獒或者松狮,遇有生人夜闯民宅,天性就不会先发声示警,而是会直接发起攻击。不过,其他种类的狗经过训练,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此倒是也能解释得通。

  柯恩把头从床下缩回来,放下了撩开的床单,双手撑着膝盖站起身,感到腿微微发麻。看来不知不觉间,蹲着看狗尸有段时间了。他一边轻轻活动双腿,一边静静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没有动静。

  很好。

  他顺着原路,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四肢张开一下子躺倒在床上。

  木板床咯吱响了一声,将他从亢奋中惊醒,忙侧耳倾听隔壁。买靴男和八分女一高一低互相交替的打着呼噜,像二重唱似的。

  呵呵,再过一会儿,等二人组逮兔子回来,答案就会揭晓。

  真相即将大白!

  只要……看看你们的鞋码就行了。

  疑云之门的钥匙终于找到,柯恩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感觉到一阵轻松。此时闹钟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刚才的定时到了,指针指向四点一刻。柯恩按下闹钟,紧接着睡意再次袭来。真累啊。他又打个哈欠。渐渐意识迷离,不觉间酣然入梦。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