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下午两点,二人组敲响了柯恩和买靴男的房门。柯恩到储藏室取了几个煤块,四个人来到院子里。柯恩拿起车门边的木板摸摸,对另外三个人说:“可以了。谁写?”

  “谁写都一样。那就你写吧。”猪队友说。

  “他叫什么?”

  “王四海。”

  嗯,王四海,四海为王,挺霸气的名字。

  柯恩点点头,拿起一个煤块开始写。

  写下一个大大的“王”字,柯恩端详一下,还不错,虽然长期不写了,字还像点模样。接下来的“四”字,第二笔转折的时候,用力大了一点,煤块从中间断开。于是他又换了一块。这样写写换换,等“王四海”三个字写完,拿来的几个煤块正好全用上。

  “写好了。”

  柯恩吹去浮在字迹上的煤渣,举起木板给三个人看。

  “那就立起来吧。”

  猪队友说。四个人走到填好的坑前,猪脑子在坑中间拿铁锨刨了个浅窝,柯恩把木牌插进去,猪队友走出几步比量一下,点点头:

  “上香”。

  买靴男用打火机点着四根烟。四个人人手一支,在木牌前站定,双手握着举在胸前,拱手低头对着木牌拜了拜。然后猪队友上前蹲下,将烟插在木牌前的地上。其他三人有样学样,依次上前。烟雾缭绕,笼罩着“王四海”三个字。柯恩心里默念,生的时候,不知是谁罩着你。死了,至少有香火罩着你。愿你不枉此生,早登极乐。

  四个人又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直到香烟燃尽。

  “回吧。”

  猪队友招呼一声。大家转身往回走。

  “我看地也晒得差不多干了,我们打算现在就走。”

  买靴男突然对猪队友说。

  猪队友停下脚步,沉吟一下问:“那么着急干啥?”

  “事情该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他看一眼猪队友:“再说,这些事本来和我……和咱们也没什么关系。该走就走吧。”

  

  ……想跑?是他?

  柯恩看猪队友沉默不语,似乎无可不可,连忙插嘴说:

  “咱们上午想着给老板料理后事,有些事情我都忘了。从这里,无论往哪个方向,到最近的能住人的地方,都至少七八个小时的车程。现在都两点多快三点了。就是说等到了地方就得晚上十点以后了。草原上走夜路太危险。万一车抛锚了什么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天气非冻死人不可。我看,还是在这儿再住一晚吧。明天早上再走。”

  猪队友看着柯恩点点头:“说的有道理。”

  他又看向买靴男,笑了笑:

  “大草原上开夜车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这一带狼多,到晚上成群出没,每年都有人出事。再住一晚吧,明天再走也不迟。”

  买靴男看看猪队友,再看看柯恩,木着脸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下:“可是,厨房里已经没吃的了啊。咱们晚上吃什么?依我看,咱们都走吧。谁该去哪儿去哪儿。”

  柯恩这才想起来,现在旅馆里已经粮草断绝。猪队友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摸着下巴不说话。

  买靴男见状,脸上露出点笑容:“对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咱们车开快点儿,也许**点钟就能到地方。呵呵,你们走不走在你们,我俩可不能挨饿。”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猪脑子突然说话:“不用为晚饭担心。草原上野兔子多得很,一会儿俺去抓几只,不就有吃的了?”

  买靴男看着他:“抓兔子?你有**吗?”

  “有啥**?不知道早几年就都收缴了?再说,抓兔子还用得着枪?”

  猪脑子一指院里停着的大货车:

  “俺们车上有绳子,给兔子下套不就得了?”

  他又看着猪队友说:“强哥,咱俩干脆现在就守院里做套子吧。多做几个。”

  猪队友看着他,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回身对柯恩和买靴男说:“就这么的。这种事,你俩城里人也帮不上忙,回屋歇着吧。等兔子逮回来,再一块儿到厨房忙活。”

  说完,他和猪脑子两个人向大货车走去。猪脑子掀开车后部严实盖着的帆布的一角,挺身钻进去,随手撂下帆布。过了一会儿,果然抱着几根又粗又长的麻绳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就蹲在车后身,开始给兔子做圈套。

  柯恩和买靴男面面相觑。买靴男干咳一声,对柯恩点点头,转身进屋上楼。柯恩离他几步远跟在后面。已经到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走到楼梯口,柯恩回头看看,二人组躲在车的阴影里做着套子,看上去很认真。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