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3

  在太阳快升到头顶的时候,坑填满了。四个人站在上面来回踩,再拿铁锨一下下拍。

  “应该立个碑吧。”

  猪脑子突然说道。

  “至少弄个木牌子啥的,写上他的名儿。”

  买靴男表示同意:“对,立个牌子,他的家里人寻过来,还可以知道埋在哪儿。”

  “哪儿有木牌子?我去拿。”

  柯恩自告奋勇。既然是做善事,总要追求个圆满。父亲说过,日行一善,有始有终。

  猪队友摸摸下巴,眼睛四处看看,转身走向几步外院里停着的那辆改装越野车。柯恩这才注意到,车顶上安了一个行李架,有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板横在行李架上,露出半截。

  猪队友把木板拽下来,看了看说:“淋湿了,等完全晒干估计至少天黑了。现在能用不?”

  柯恩走过去用手摸摸:“再晒两个小时估计就差不多了,可以用毛笔写字。哪儿有笔和墨?”

  “你刚才在储藏室,看见煤了吗?”

  柯恩回忆了一下,点点头:“有一小堆煤块。”

  “那行。正好快吃午饭了。吃完饭,等木头上能写字了,就拿煤块写吧。”

  猪队友把木板倚着车身放好,拍拍手上的土,看着越野车叹了口气。

  “可惜啊,车还在,人没了……走吧,还都没吃饭呢,先吃饭去。”

     

柯恩坐在自己的床上,端着碗夹起一块肉放到嘴边。然后停住了。就这样过了几秒钟,又把肉轻轻放回到碗里。

  不对。

  是的,不对。

  他把碗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按着鼻梁,在房间里慢慢踱步。刚才脑海里突然蹦出来的一丝灵感,渐渐将一些细节穿起来,构成清晰的脉络。

  第一,门。201的门。旅馆老板房间的门。昨夜,他、买靴男和八分女,三个人去办入住手续的时候,门是从里面锁上的。嗯,可能还插上了插销。可今天早上,他跟着二人组进屋时,大门敞开。在厨房里,也没听到猪脑子去叫老板吃饭时开门的声音。这也意味着,当时门就是开着的。而门只能从里面打开。谁打开的门?老板?他昨夜说自己病了,已经**睡觉。是他夜里起来打开的门?为什么打开?起夜?可卫生间就在房间里面。而且,他开门之后为什么又不锁上?忘记了?有这个可能性。但可能不是一定。再说,他感冒了,一个感冒的人意识当然有可能是不清醒的。可他还记得**前把门锁上,为什么开门后会忘记这一点?无论如何,这是个疑点。

  第二,狗。旅馆的看门狗。昨夜在院子里,自己没有见到看门狗,但是看到了浅浅的人的脚印和狗的爪印通向大堂门口。在旅馆里别的地方,柯恩仔细回忆,确定没有见到那条狗的影子。逻辑上,狗应该在老板的房间里。但是自己也没看到。狗去哪儿了?一条狗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实在让人费解。

  

  柯恩点着一支烟,吸了一口,然后食指和中指翻转一下,将烟垂直,眼睛盯着烟头,看着烟雾袅袅升起。

  奇怪啊。他轻声自语。

  此时隔壁传来低低的说话声,是买靴男。柯恩心中一动,轻轻走到门口听着。声音清楚一点了。

  “……你明白了吗?”

  买靴男压低声音说。

  “嗯。那,现在就走?”

  八分女低低应着。

  “等把坟头上的牌子立上以后走。不要让他们起疑心……只可惜看见晚了。那张条案是个宝啊……再想带走它,就太惹人注意了。”

  他叹了一口气,房间里沉寂下去。

  柯恩等了一会儿,踮着脚尖坐回床上。

  他的眼前闪现着死者安详的脸色,没有勒痕的脖颈,自然卧姿的身体,没有异状的房间。像高清电影画面一样清晰。是啊,一切都不像是谋杀。可如果并非如此呢?

  从尸体呈现出的情况看,老板应该死于昨夜的某个时候……

  昨夜风雨大作,雷电交加,自己心烦意乱,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早上自己刷牙的时候,他们的房间静悄悄的……

  他和八分女是最晚来到厨房的,没人注意到他们从哪里来……

  不要让他们起疑心……只可惜看见晚了……

  是他?

  不过,他是怎么进入老板房间的呢?门是锁着的。如果是敲门叫醒老板,即使自己再迟钝,也会听到声音。而且老板不认识他。在这么偏僻地方开店的人,不会那么大意,随意给陌生人开门,尤其还是夜里。

  

  等等,如果他其实认识呢,会不会假装不认识?

  柯恩慢慢搓着额头,随即否决。

  他要去办入住手续的,难道还能算准老板不会开门见到他?还是做了整容手术?而且,即使认识,就像是二人组那样的熟客,也总要敲门说话。老板如果睡熟了,能叫醒他的声音,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听见。难不成老板和他还约定好了,某时某刻开门相见?

  那如果,不是从门口进屋的呢?

  柯恩想了想,摇摇头。窗台上没有水迹,自己进门的时候特意看过的。那么大的雨,如果是从窗户进来,即使后来关上,雨也一定会淋湿窗台。绝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如果真是他,那他又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为什么要杀一个陌生人?

过了一会儿,柯恩突然自失一笑。是不是杀的,怎么杀的,为什么要杀……这些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死了,事也就了了。太好奇,会害死猫的啊。

  他决定把这事儿放下。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下午一点了。再过大约一个小时,人们会为死者立个木牌子,上面写上他的名字。等着他的家人来寻他,就会知道他埋在这里。即使是一场谋杀,经过人们一通折腾,现场也破坏殆尽,警方来了也徒呼奈何了。

  就像那件毫无头绪的牧民家的凶案一样。

  

  等等。

  还是不对。

难道是?

……要不,报警吧?让警察来验尸——买靴男为什么这么说?是试探?还是说,并不是他?

  ……沾上死人的事情,会不会给咱们添麻烦?——对,没错,猪队友就是这么说的。他为什么不愿意报警验尸,是真的怕麻烦?还是……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我们常住这里,前些日子喝酒的时候听他自己说过……

  一个完美的解释,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也消除了别人的疑虑。

  那么,难道是他?

  如果是,那他提议入土为安,就是为了……破坏现场,毁尸灭迹?

  是他,还是他?

  或者,有没有第三种可能?

  比如,那个杀死牧民一家的凶手?

  ……

  不可能的。他能藏在哪里?

  203、205、207,几间卧室里根本藏不住人。204,自己昨夜进屋前,大门是完全敞开的,清晰可见空无一人。202,昨夜房门半掩,可是只能看到条案前,可是今天进去看,条案后面不是水桶就是柴禾,根本没有能让人落脚的地方。206,昨夜关着门,可里面到处堆满了杂物。再怎么小心,走动一下也会叮当乱响,自己上午去拿铁锨时就已经见识过了。而且就在自己对门,以自己的听力,里面发出响声足以听见,可昨夜静悄悄的……

  疑问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儿,再次回到原地。

  不是他,就是他。

  柯恩看看表,再有半个小时,就该给老板立牌子了。

  ……

  尘归尘,土归土。我们和你告别,你和世界告别。无论如何,你已入土为安。几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还有杀死你的凶手,一起为你送行。至于我,还有自己的生活。

  柯恩轻叹一声,向后躺去,在挨上枕头的一刹那,一阵灼痛从手上传来,让他一个激灵又挺身坐起来。手上的烟已经烧到了烟蒂,过滤嘴散发出烧焦的气味,火光在烟灰中若隐若现。它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又想起了自己一铁锨土扬下去时,盖住的那张脸。

  让他入土为安,自己做了件善事。既然是做善事,总要追求个圆满。

  日行一善,有始有终。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