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如家旅馆的老板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柯恩把右手食指从这个中年男人的鼻孔放下来,对着在场的四个人——猪队友、猪脑子、买靴男、八分女——摇了摇头。

  猪队友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猪队友睁着一双失焦的眼睛,呆呆看着老板的尸体;八分女满脸惊恐,死死捂着自己的嘴;买靴男白着一张脸,身体和嘴唇微微颤抖着。

  柯恩观察了一会儿每个人的反应,又转过头,再次观察起死亡现场。

  老板的脸色很安详,肤色没有发青,脖子上没有勒痕,身上没有血迹,身体也是正常仰躺的姿势。没有垂死前的挣扎和痛苦。

  屋里没有翻动和打斗的迹象,空气里没有特殊的气味。窗户关着,仔细看,窗台上没有被昨夜的雨水淋湿的痕迹,证明一直没有打开过。卧室里,床上,床头柜上,没有肉眼能发现的异样。卫生间的门开着,狭小的空间尽收眼底,也没什么异常之处。

  从种种迹象上看,不像是谋杀。甚至也不是自杀。

  难道是……

  

  柯恩扭头又看看众人,然后向着猪队友和猪脑子问:“他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病?听说你俩是这里的常客,你们知道吗?”

  猪脑子缓缓转过头,睁着那双失焦的眼睛,茫然地看着柯恩。更准确地税,只是眼睛朝着柯恩的位置,神情一片恍惚。

  柯恩心里叹口气,知道从他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

  “他有心脏病。”

  猪队友突然开口。

  他扫了一眼买靴男和八分女,然后看着柯恩:“先天性心脏病。我们常住这里,前些日子喝酒的时候听他自己说过。你的意思,他是得急病死的?”

  柯恩点点头。

  猪队友紧紧抿着嘴,片刻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说:“确实很有可能。嗯,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然后他又瞧了瞧买靴男和八分女,问:“你们觉得呢?”

买靴男身子和嘴唇仍然微微抖着,不过看起来好像从震惊中恢复了一些。他努力咽了口唾沫,然后开口:“有道理。看不出来别的死因啊……要不,报警吧?让警察来验尸。”

  猪队友闻言稍稍一愣,而后沉吟着说:“报警……沾上死人的事情,会不会给咱们添麻烦?”

  “对呀,对呀,他和我们又非亲非故的。沾上官司很麻烦的。”

  八分女此时停止了干呕,刚刚直起腰,听到买靴男和猪队友的话,连忙苍白着脸附和猪队友。

  她又拉拉买靴男的胳膊,小声说:“报什么警嘛,咱们原本就是马上要走的。哎,现在就走,快走吧。” 

  买靴男看看她,默默点点头。

  猪队友牵着嘴角笑了笑,又看向柯恩,像是等着他表态。

  柯恩耸耸肩:“我无所谓。如果大家都不想报,那就不报好了。”

  猪脑子此时好像清醒点儿了,听见人们的对话,看看猪队友。猪队友瞄了他一眼,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猪队友笑了笑,似乎很满意人们的反应。

  “不过,”他看着众人慢慢说,“我们兄弟和老板毕竟相识一场,我想请大家帮忙,一起挖个坑把他埋了,也算让他入土为安。怎么样?”

  八分女有些不情愿:“非亲非故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你们想干就干好了,我们现在就走。”

  猪队友看着她,又笑了笑:“当然,帮不帮忙各位自愿。只是昨天夜里那么大雨,外面的路都烂了。咱们想开车出去,至少也得等中午太阳晒干一点儿了。想走也走不了。总之,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下午就各自上路了。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八分女回到房间去了。四个男人加入了埋葬老板的队伍。按照分工,猪队友和猪脑子负责抬尸体,选择挖坑的位置。买靴男到时候跟着挖坑填土。柯恩则领到了先找工具的任务。

  “206是储藏室,里面有几把铁锨,应该够用,你拿下来吧。”猪队友说。

  柯恩点头同意。

  推开206的门,里面光线很灰暗。柯恩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找到墙上的开关打开灯。屋里摆的满满登登,四处摞着各种杂物,毫无立足之地。最里面的墙角立着几把铁锨,柯恩手脚并用着在各种储物上翻山越岭爬过去,一看刚好四把。柯恩心中一动,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柯恩下楼来,看到其他三个人都站在院子里。买靴男拿着一支烟,一口接一口猛吸,边吸边咳嗦,咳得满脸通红,眼泪都咳出来了。猪队友和猪脑子也吸着烟,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猪队友见柯恩拿着工具过来,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伸脚碾了几下踩灭,抬起脚尖点点脚下。

  “就这儿吧。开挖。”

  四个人沉默地干活。雨后的土地很松软,挖起来并不费力气,用了大概两个小时,一个两米见方一米多深的坑终于挖好了。

  猪队友和猪脑子跳进坑里,举起双臂,让柯恩和买靴男把尸体抬到他们手上,然后轻轻安放在坑底。猪队友左右端详一下,对猪脑子点点头,两个人踩着坑壁往上爬,柯恩和买靴男伸手把他俩拉上来,然后开始回填。

  柯恩把一锨土扬下去,正落在尸体的脸上,把脸整个盖住。

  光明与这个中年男人彻底绝缘了。他从此永远沉没在黑暗中。

  柯恩突然联想起医院——一个面无表情的医生,穿着白大褂,在四面白墙的急救室里,将一张白床单盖住躺在病床上的人的脸上,用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说,送到太平间吧。太平间里开着灯是一片白,关上灯是一片黑。无论是白是黑,那个人都看不到了。因为他的脸被蒙住了。

  就像现在躺在坑里的这个人一样。

  这个人,自己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而第一次见到他,他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柯恩直起身,一手拄着铁锨,一手在背后捶着腰,长长吐了一口气。看着同样停下来休息的三人,回想起昨天来到旅馆前后的情景……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