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九 、 雪在你心中发芽5

师姐把诗人的那首《雪在你心中发芽》保存在她的抽屉里,替他收藏着,连同他以前的那些情诗,想着以后他可以结集出版。每次师姐拉开抽屉,感觉都是满满一抽屉的雪。

新千年的庆典仿佛还在昨天,转眼呼啦一下时间就滑出去好大一截。

眼看春节又要到了,校园里行李箱咕噜噜滚动的声音响得人心惶惶。师姐喜欢过年,喜欢放假,喜欢流水一样的日子被什么事情给打断一下。但诗人不喜欢放假。对他这种喜欢忙碌的人来说,一放假就闲寂无聊,就不知所措,同时也意味着有一个月左右看不到师姐。诗人尽管谈了很多次恋爱,但遇到师姐后,似乎才真正体验到了爱情的滋味,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离愁别绪。他和师姐交往,从来就觉得是正大光明的恋爱,而不是偷情,不是越轨。他的已婚身份也无法妨碍这个事实,在情感上,他感觉自己还是单身。

放假前诗人心情不好,跟师姐关系紧张,三天两头就要小吵一场,而毕业也一天天临近,所有因读书而搁置的生存问题都迫在眉睫了,对现实世界无能为力的郁闷日积月累,精神上有些不堪重负。

诗人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焦躁,他整夜整夜地坐在电脑前,在虚拟游戏时空里和敌人撕杀,直杀得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诗人终于理解游戏为什么会令大人孩子都痴迷的原因了,那是一种**,满足人的天性里那种原始野蛮的征服欲望,甚至是施虐本能。

诗人挽留师姐多待几天再回家,师姐不同意,说要回去提前准备过年,母亲一个人在家。送师姐去火车站,站台边的小店正放着费玉清的《千里之外》,很浑厚饱满的男中音: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

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

生死难猜,

用一生,去等待。”

诗人此时听着,有一种特别的揪心。诗人揪心的是,师姐这个女人在他生命中注定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他哪怕拥有她的身体,他也无法拥有她的心,她的心在一个他所不知道的地方,他们只能“遥远的相爱”。

师姐听这首歌又是另一番滋味。诗人的相伴相随让她感动感激,继而充满了爱怜。可他们之间有那么多不可逾越的距离,他们必须保持距离,否则两个人都会遍体鳞伤。她不再年轻,有些经不起折腾了。

可是她多么的渴望厮守,面对着以前和可预知的未来那一长串形单影孤的日子,她常常对着电脑上打出的“厮守”这个词发呆,一阵阵的揪心。

可是,谁又能承担得起长久的相守呢?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座城市。

太遥远的相爱虽清苦,还是可以忍受的,甚至可以是有滋有味的,而长久的相守往往又会令人倦怠。

相守和爱似乎不能两全。

爱人总是在远方,只能“用一生去等待”。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