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九、雪在你心中发芽2

阿美的老公来了,晚上请大家一起在大排档吃龙虾,喝夜啤酒,飙歌。师姐为久别胜新婚的小两口腾地方,自己主动提出晚上住到辣妹的单身宿舍去。师姐给辣妹打电话,辣妹竟然出差去了。诗人说他有个博士后老乡的宿舍空着,老乡委托他出租出去,他还没来得及张贴广告。

阿美不放心诗人,悄悄跟师姐耳语说,怕诗人对师姐起坏心,到时她不好跟与师姐相过亲的那个副局长交代,他们还是到宾馆去住。

师姐也有这个担心,可学校的宾馆也实在太贵,住一晚就要两三百,阿美的老公大老远的来一趟,是要住一周以上的,这样下来太破费了。

诗人看两人在边上叽叽咕咕,猜出了是怎么回事,过来跟阿美保证道:“我会把师姐给你完璧归赵的,你看她这么强悍,如果出了什么事,那也是我被强暴了!”

师姐回寝室拿了几本书,随诗人去了他老乡的寝室。博士后楼虽然破旧,却很有人间烟火味道,过道里挂着小孩子的尿片,厨房飘出蒜苗炒腊肉的香味,几家电视的晚间新闻在楼道里发出共鸣的回声,一家开着的房门里传出热情的新疆舞曲,几个长得很俊朗的新疆小伙子正在和着音乐唱歌。那种久违了的浓郁的家庭氛围令师姐感觉分外亲切和温暖。

那老乡寝室里只有简单的几样学校的配套家具,床上铺的还是夏天的凉席。诗人赶回家拿了一床厚被子和床单给师姐送来,顺便带了一包师姐最爱吃的板栗。有这么个人鞍前马后地服务,师姐感觉暖融融的,真想嫁给他算了,当然,只是一闪念而已。

诗人吃龙虾时陪阿美老公喝了点白酒,脸还醉红着,眼睛里有血丝。师姐怜惜他太辛劳,让他早点回去休息。

诗人说下雪天他回去也睡不着,赖着不走。

诗人去给师姐烧水,让师姐烫烫脚,晚上才睡得暖和。水烧好后,师姐却不洗,不好意思当着诗人的面把脚脱出来,说等会儿,反正她现在也不急着**。

诗人说,等会水就冷了,伸手就要脱师姐的长筒靴,师姐只有自己动手。洗完脚,诗人让师姐赶忙**用被子捂着,免得热气散失。

诗人说:“我老婆的脚一到冬天就冷得像冰棍,每天晚上都要我捂着才能暖和,老婆说我的身子像个火炉子,有我就不需要电热毯过冬了。”

师姐说:“那你还不赶快回家捂脚去?”

诗人说:“我今天想给你捂捂。”

师姐说:“我不需要,我体温高,自带火炉。”

诗人说:“这样的下雪天,要是能抱着你睡一觉就好了,你不要想歪了,只是抱着睡觉,又不做什么。想想就流口水。”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