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八、 护城河畔的仪式1

护城河边的桃树开花了,桃树又结果子了,果子从小拇指长成乒乓球那么大了,乒乓球又变成了诗人儿子的小拳头,诗人说吃得了,伸手就去摘,师姐阻止了他,说再等等,还没成熟呢。

诗人说:“等成熟了还有你的份?早就被人摘光了。”

师姐说不会,这两天我们密切监察。

桃树中间被铁丝勒出一道很深的沟痕,那是环卫工人为防止被狂风吹折而给树套上的绞绳,因为沿海地区台风频繁登陆。诗人见一次都要去把铁丝解开一次。只有这棵桃树结的果子大,才可以吃,别的桃树都是观赏性质的,果子永远都只有拇指那么大。

果然,过两天来摘桃子时,树上就光秃秃的了。诗人好不容易在一个最隐秘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遗漏的小桃子,蹬着铁栏杆爬上去摘了下来,跑到水龙头下边冲洗了一下递给师姐。师姐不吃,说不卫生,要回去用水果刀削了吃。

诗人呸道:“你们城里人穷讲究!”自己咬了一大口,说:“好吃,好香脆。”又送到师姐嘴边。

师姐生气了,说:“你吃过的还给我?

诗人说:“吃过的又有啥,接吻都不怕,你这是啥逻辑?”

师姐不吃,诗人自己几口就吃完了。师姐更气了,跳着脚说:“你赔我的桃子!”

诗人一脸坏笑地说:“晚上赔你。”

师姐骂了声“滚蛋!”扭头就走。诗人拽住她说:“你等等,我再给你找一个,说不定树上还有幸存下来的。”结果翻遍了每一个枝桠,都找不出一个来。

诗人说:“只有等到明年了。”

师姐说:“明年你在哪里,我又在哪里?”

诗人一想,明年这个时候他们早已毕业了,一想到毕业,诗人心口猛地疼了一下,仰面长啸,之后又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子朝河中心猛地一掷,正好有一辆游船莺歌艳舞地开过来了,导游小姐正在对着游客解说他们这所有百年历史的天堂校园。

师姐一把拉住诗人说:“你疯啦?”

诗人醉红着眼说:“我就是想发疯!美人,我们去喝酒。”

师姐知道诗人又要犯毛病了,不敢再跟他计较桃子的事。诗人自己却计较起来,红着眼睛说:“不管明年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我都回来给你摘桃子。”

师姐说:“算了算了,外面卖的桃子比这种毛桃大得多,也好吃得多。”

师姐回寝室后,不多一会儿,诗人就给她送桃子来了。大个儿的水蜜桃,白里透红。

有时下了晚自习后,师姐突然嘴馋,跟诗人说,想吃板栗。

诗人骑上他的电驴,带着她满城去找板栗。有一次找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一家卖板栗的,问以前买过的一家,那老板娘说:“你们年轻人不知时令,现在是什么时节了,哪还有板栗哟!”

没办法,只好吃点臭豆腐之类的替代,但臭豆腐往往搔不到痒处,解不了馋,肚子吃得撑撑的,可心里还想吃。那就只能吃到不想吃了为止。师姐不愿意像别的女孩那样为了保持身材而牺牲食欲,就这样一天天地胖起来了。

男博士们私下开诗人的玩笑,问师姐是不是怀上了。

晚上和师姐在河边散步时,诗人向师姐表达了男博士们的关心。

师姐问诗人怎么回答的,诗人故意玩笑说:“我就说,如果她怀上了的话,我就破费点,每天熬一锅鸡汤给她喝。”

师姐扑过去打他,诗人一把将她抱起来,说:“我称一下,到底长重没有?”

被诗人举在空中,在比平时更高的视线里打量护城河,师姐突然感觉美轮美奂。还有那种被举起来的感觉,生疏而迷离,那还是她很小的时候,父亲把她举过头顶,她比别人更高看得更远的那种感觉让她兴奋无比,她总是要求父亲再举高点。

师姐对诗人说:“再举高点。”诗人举不动了,把她放下来,喘着粗气说:“你让我歇歇好不好,你也太沉了。”

师姐尝到甜头后,动不动就让诗人把她举起来。诗人当然举不动她,只能抱高些。她喜欢诗人把他抱起来,高高的,看灯光水影中的护城河的两岸风光。诗人有时发疯,抱起她一路飞跑,跑到路灯很亮很开阔的地方,也不怕丑,羞得师姐把头埋在手腕里,怕熟人看见。

那条护城河,又叫情人河,白天晚上,多是一对对勾肩搭背的小恋人,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是千姿百态,常常黑糊糊的一团,只有动作没有声音。

当然也有处于发展阶段没捅破那层纸的恋人,说话高声大气的,两个人距离也很开。诗人说,一看就是还没到手的,但双方已有意思,恐怕下次再狭路相逢时,就只有动作没有声音了。诗人有时也要来点动作,但师姐不肯,诗人只有搞点偷袭。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