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七、 身心赤裸(4)

诗人大病一场后,整个人还是蔫了许多,不时在师姐面前表现出虚弱不堪的样子。师姐不满,揭穿他道:“你已经恢复了,别再装病了。”

诗人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恢复了?”

师姐说:“你看人时又色迷迷的了,不像真病时眼神涣散,我一看就知道你好了,想骗人照顾你。”

瘫痪事件后,诗人知道这个年纪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拼命,也开始注意劳逸结合了。需要放松时,诗人便带师姐去畅游城市的各个景点,开辟了许多新的线路,没去过的地方没见过的风景,他都要去填补空白。

有时师姐担心迷路,说不要走太远,诗人说,只要大方向不错,就迷不了路,大不了走错了再倒回来。诗人走南闯北过,方向感很强。

在森林公园,松涛阵阵,一派原始森林的阴森浩荡,诗人放开嗓门大叫大喊,师姐受了感染,也发疯似的吼了几嗓子,那是人生最畅快的一次叫喊和释放。

诗人带师姐去爬了好多次山顶,师姐对爬山没兴趣,懒得费那个劲,她通常都是在半山腰或者山脚下等。他非要拉她上去,一次次地挑战身体极限。终于汗流浃背地登顶后,极目四望,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的确很荡气回肠,人生仿佛又上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诗人还带师姐去参观了他们湘西老乡聚居的贫民区,师姐没想到这么繁华诗意的S城,还有这么一块又脏又乱的小乡场。诗人一路跟人打着招呼,诗人在这里租住过半年,那个时候,他们几乎还没有什么来往。

最惬意的是夜游古城,S城的夜晚真是绚烂璀璨,妩媚温婉。天光水影中,师姐柔情地把脸贴着诗人的后背,诗人感觉到了,一只手扶车把,腾出一只手回来摸她的脸,握她的手。她很享受地把眼睛闭上,置身于天地之间,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一学期下来,他们走遍了S城的各个角落。没有诗人的话,师姐可能就会和大多数学生一样,过着那种单一的几点一线、足不出户的校园生活,活动空间也就是寝室的十几个平方之内,视线在阳台辐射得到的地方,整天耽于冥想却没有行动。

贫穷的诗人尽其所能开发了身边极其有限的资源,活得很富足。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