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六、 半个柏拉图(6)

为了监管师姐,怕师姐这个**去勾引那些男人,诗人好几天都没有去幼儿园接儿子了,回家后儿子早睡了。

有一次儿子破例还没睡,在等他,扑过来吊住他,两条小腿缠在他的腿上,亲热极了。

儿子说:“老爸(儿子在学校刚学会了老爸这个称呼,立即在他面前显摆),你上哪里去了?你这么多天都没有吃饭,你不饿呀?”

这个傻儿子,以为他没在家吃饭就是没有吃饭。诗人母性大发,把儿子搂在胸前狠狠地亲了两口,说:“傻儿子,老爸在学校吃了的。”

送儿子上幼儿园,送到学校门口,跟儿子再见,儿子快走到教室门口又回头喊他。他问:“宝贝,什么事?”

儿子说:“老爸,晚上你来接我吗?”

诗人说好的。

儿子说:“老爸,你这次不要走远了啊!”

诗人鼻子发酸,都是这个女人害的,他恨师姐,又恨又爱。他想,去她的吧,这么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谁稀罕谁要去!

他暗暗发誓,不给师姐打电话,也不去找她。可是没到一天他就憋不住了,他知道师姐是个犟驴,绝对不会主动跟他求和的。

黄昏时分,他又心烦意乱起来,从幼儿园把儿子接回来的路上,儿子兴奋地讲学校里的事情,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半路上就给师姐打了个电话。师姐没接,又拨,还是没接,他不由得怒火中烧,想象力空前活跃起来,师姐身边肯定有个男人,说不定还是她导师,说不定两人此时正在苟且。

诗人嫌儿子走得慢,背起儿子就跑,一口气上了楼,放在家里,跟老婆说导师找他有急事,转身就走。赶到师姐楼前,跟看门的阿姨打了个招呼,一蹿就上了四楼,拍门。他要把奸夫淫妇堵在屋里。

师姐穿着睡衣开了门,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一脸诧异。他一把推开师姐,奔到床前,被子一掀,空的。又蹲下来,看床底下,除了个大箱子,几双鞋盒,废纸,厚厚的一层灰,塑料袋,掉的一个卫生巾,小半卷卫生纸外,什么都没有。

师姐这才反应过来,又好气又好笑,问他:“找到没有?”

诗人问:“把人藏到哪里去了?”火气已经消了一半。

师姐火道:“你神经病啊!”

诗人说:“那你怎么不敢接电话呢?”

师姐说:“我手机开的是静音,写论文,再说,我接不接电话那是我的自由。”

诗人又火了:“你牛逼什么?”说着就把师姐扑倒在床上,去扯她的衣服,说,“这就是你不接老子电话的后果。”

师姐边挣扎边打他,憋着嗓门喊道:“你真是个畜生,门还开着呢!”

诗人扑哧笑了,松开她道:“我说你是个**你不信,真正的良家妇女在这个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门开着还是关着,而是怎样不被强暴。”

一说笑话,很严肃的一件事情变得滑稽起来。

师姐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头发,说:“没见过你这样赖皮的。”

师姐报复诗人这个**,估摸着诗人正在家吃饭,故意给他打电话。诗人当着老婆孩子的面接她打来的电话,那声音就极其庄严,先是你好,继而在“你”后面处处加上“们”字,表复数。

据说诗人那傻儿子贼精,能从诗人接电话的语气中判断出男女关系,能从他父亲出门时的穿着判断是否去约会。

有一次诗人自以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出门前一本正经地叮嘱儿子别看动画片,认真做作业,他办完事马上回来,没想到小家伙一脸坏笑地把父亲从头打量到脚,然后问:“老爸,你玩了多少个女人?你老实交代,我就不告诉妈妈。”

诗人绷着脸把儿子厉害了一通,一出门就笑得不行。

师姐听诗人在电话里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故意在电话里逗他,结果是两个人在电话里各说各的,诗人完全答非所问。

诗人在电话里“你们”长“你们”短的,师姐便故意说笑话逗他笑。诗人有时一个人演戏演不下去了,师姐老在电话这头调侃破坏他的庄严情绪,他绷不住失声笑出来,老婆就过来要抢他的电话。

过后见了面,诗人就要扑过来打师姐,说老婆在旁边说是他相好打来的电话,也破坏了他在孩子心目中作为一个父亲的崇高形象。

师姐讽刺他说:“你还顾及你的形象啊,我以为你不在乎。你看你发起疯来,都不像个人。”

诗人说:“不像就不像。”说着就故意要动手动脚,直到师姐暴怒起来才罢手。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