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六、 半个柏拉图(5)

诗人蔫了,想想还是家里的黄脸婆幸福,虽然她从来没有单独享有过自己的丈夫,但她是幸福的,她懂得享受,享受美食而不必思考哪些是对身体有害的,享受自己的男人而不必费心伤神是否被别的女人偷食。

诗人不喜欢强势的女人,也许所有男人都不喜欢女强人,但他的红颜知己偏偏个个都是强人。

诗人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一个让师姐臣服的机会。在诗人的理念里,一个女人,只要征服她的身体,她也就臣服了,男人一旦占有女人的身体,再高傲的女人也得放下架子了。反过来,占有身体后,也就失去了兴趣。占有的目的,已经不是生理意义上的,而是为了说服自己,学历高的女人也不过如此,Just so so,她的身体和别的女人都一样,甚至不如,不值得想念。

女人诱惑他,但最终是要被他打败的。

诗人邪恶地看着师姐,心想:哪天我把她上了,看她还居高临下不?

诗人邪恶的眼神扫了一下师姐饱满的胸部,就这么一个眼神,师姐这个女巫似乎立即就察觉到了,朝他背过身去。

师姐恰恰不满足于诗人仅仅把她当女人一样的喜欢,师姐相信自己的丰富和特别,可惜诗人并不懂得。她不想和诗人发展成固定的情人关系,她感觉到什么事情一固定下来就不好玩了,就失去了想象的空间和发展的余地,就成了一盘死棋。

师姐把这个道理也讲给诗人听,诗人不理解,说:“怎么你们女人会有这样的思想,这不明摆着是想多角恋嘛!”

诗人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花心的女人。

在师姐面前,诗人就变成了一个爱吃醋的小性子女人,而师姐则成了个拈花惹草的男人。诗人还没吃过女人的醋,都是女人吃他的醋。

诗人不时蹲伏在师姐的宿舍楼前候着,有次直到宿舍关门前才见师姐被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护送回来,谈笑风生的。要不是掂量了一下,自己身单力薄打不过那几个小子,诗人就冲上去了,疯狂的诗人还是保留了一点清醒。

师姐远远地就看到了树影里的诗人,知道他是在等她,跟同行的道再见后,朝他走过来。看他一脸的委屈,知道他要发难,就先发制人,骂他道:“你等我干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疯呢,都奔四的人了,你以为你还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啊!我不就是跟几个老乡出去吃个饭唱个歌什么的,你犯得着这么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催逼吗?你自己是有家室的人,我还单身呢,我就不能跟别的同学交往吗?我也不是你老婆,真不知你老婆怎么活?你也太自私了。”

诗人本想跟师姐耍泼,见师姐很生气,也不敢放肆,缓和下来说:“我不是爱你嘛,我爱你才吃你的醋,哪像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师姐说:“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话,还像个男人吗?怎么不把那兰花指也使出来,难怪人家说你娘娘腔。”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