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六、 半个柏拉图(2)

在扑哧扑哧压抑不住的爆笑声中,两人遭来周围抗议的目光,只好收拾起书本,自觉地出了图书馆。

阿美还觉得不过瘾,没地方施展她这样经典的人物简笔画,回去要来师姐所有的证件,一律在师姐玉照的香腮边添上一对招风大耳,把师姐最有风韵的古典美人般的樱桃小嘴改成了猪拱嘴。

师姐说,下次这些证件就只好作废了,所有场所都规定了,猪狗不得入内。

其实那天诗人不是来赏花,而是来图书馆外面偷看师姐的。在赶往图书馆的路上,诗人把他那辆刚从二手车市场上淘来的还没来得及充电的电瓶车当自行车使,踩得比电动车还快。在上坡的时候,诗人的整个身子如大鹏展翅般凌空腾越起来了,看那矫健的身姿,完全就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与他那张明显沧桑的脸及他这个父亲级的身份很不协调。

了解诗人的人,一看就知道,他又恋爱了。钱钟书说,老头子谈起恋爱,就像是老房子失了火,没得救。诗人还正当盛年,而且小打小闹的恋爱不断,只是好久没掀起过这样的**了,如枯木逢春,来势凶猛,没人能阻挡他心中的洪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难以承受。有了这一次,别的那许多次寻死觅活的恋爱又都不作数了。诗人心中充溢着一种神奇的爱情,这是一种蛮横不近情理的感情,爱情的魔力使人像一头中了邪的困兽,难以驯服。

有一首网络歌曲唱道:恋爱是一种病,是世人皆醒我独醉,是叫人欢喜叫人忧。但没人想真正治愈这种病,因为生这种病自有他的快乐。那是一种整个身心被搅荡的幸福,没有时想它,生病后又痛不可支,难以招架,病愈后又怀念生病的幸福时光。

恋爱是一种病,但要两个人同时患上这种病,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就要缘分了。往往是一个人病入膏肓,而另一个人却全无知觉,并且爱莫能助。

但诗人不这么想,女人是感情的动物,只不过比较慢热,通常和男人不一个步调,尤其是像师姐这种上了点年纪的老姑娘。诗人虽然在追女人方面是快枪手,但不能速战速决的时候,他也有相当的耐心,不会还没把对方点燃就引火**,也不会一个人等着这场大火自生自灭,他要把他爱的人点燃,虽然他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让他发烧的那个人安静地在图书馆看书,并且规定不准他跟她同时出现在那个阅览室,别的地方又见不着,诗人熬不住,只好在外面可怜巴巴地偷望,见师姐回眸,才假装别过脸去赏花。

诗人心中涨满了对师姐的爱情。爱情是不治之症,诗人不无痛苦而又幸福地相信,他患上了爱情这种绝症。

诗人一连几天都在一首接一首地为师姐写酸诗,隔两三天都要私下里塞给她一张纸片,有时是报纸的边角,有时是超市账单的背面,有时墨迹间还浸了一小块儿茶渍和酱油,可见是激情驱遣下的即兴之作。

诗人那天憋了一泡尿,激情之下为师姐赋诗一首,去厕所小便时,还在慢慢品味。在排尿的过程中,诗人突然悟到写诗的过程其实就和排泄差不多,都有不吐不快之感。

诗人感觉很爽,也很安宁。安宁是内心诉求的满足,一个好女人就是让男人感受安宁,而不是躁动,躁动就是匮乏。他才发现他原来并不是一个天生就花心的男人,他的花心是因为他没有遇到师姐这样能让他内心安宁的女人,师姐止住了他汹涌的洪水。

诗人为自己这个重大发现而激动不已,又有了写诗的冲动,然而这泡尿憋了老半天,像水管子里的水,老也不见完,也像骆驼撒尿。五一节他带儿子去动物园,正好碰见骆驼撒尿,父子俩在旁边看,想等骆驼撒完尿再走,然而两人腿都站酸了,骆驼那一泡尿还没完没了。儿子没耐心,吵着走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