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五、 在春天里思春(4)

诗人这帮狗日的哥们儿,已经成长为新一轮的地头蛇,在各自的领域里拉帮结派、把持一方。他们违规贷款、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在酒桌上把那些严肃的国家三令五申的国计民生问题搞成了饭桌上的笑话。他们对外号称资产几千万,可手里连几万的现金都拿不出来。这帮人抽的烟是中华,开的车最差也是桑塔拉。

这帮人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他们手机里都有不同娱乐场所小姐的电话号码,每次惠顾,她们就会甜蜜地称他们老公,她们知道怎样使男人消费,花更多的钱,然后用最快的方式把他们打发掉,迎接下一批客人。

久而久之,他们也觉得**无情,想正儿八经地找个情人。他们的老婆只能在家里做做饭带带孩子,看惯了小姐们粉嫩的娇媚的脸,再看到老麻脸水桶腰的老婆就没情绪了,他们几乎早已不跟老婆**了。老婆闲置在家中,外面再养一房小情人,尤其是找个有文化有品位的情人是他们的理想。当然这样的情人大学校园里多得很,可他们和大学校园一点关系都没有,诗人就是他们和大学的唯一联系。

诗人自认为自己在他们中间是比较纯洁的,至少他破坏性没有那么大,他也就是搞搞女人,引诱那些有夫之妇出轨,做些在那帮哥们儿看来没出息的事情。

每次哥们儿都强烈要求诗人带几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去,诗人不敢,知道这帮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可他喜欢和他们喝酒,在家乡人开的馆子里吃家乡菜,酒足饭饱后去洗个头。洗头的地方很多,他们通常只去那种只招待男顾客的理发店。洗完头还要按摩,如果没有特殊服务,这样简单的洗头加按摩就几十元钱左右。

但通常这帮哥们儿不会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洗头,在小姐们给他们按摩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小姐身上动手动脚的。小姐见你动了手,她就不认真给你按摩了,就趁机偷懒。这样低档的洗头店,是他们这帮人身上没钱时常去消费的地方。消费要高一级的,就是澡堂子,那里有各式花样的按摩,洗完澡,开个包间,小姐用身体的各个敏感部位给你按摩得舒舒服服的。

通常诗人是舍不得去消费的,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舍不得钱。那一百两百的,可以买很多东西,要代好多节课才挣得到。跟老家那帮有钱的狗日们混,把诗人的胃口刺激起来了。

诗人的出身使他痛恨这帮花天酒地、没有经过艰辛就享受的家伙,他以为他在起跑线上就输了,他们成绩都没他好,但他们的工作都比他强,尤其是他们的老婆都比他老婆漂亮。他的起点是零,就只有靠书包翻身,才能跻身于那帮权贵中间。当年考研,考了八年,八年啊,那个艰辛,不堪回首。

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激动得哭了,想去庆祝一番,然而老婆走亲戚去了,通常有喜事的庆祝方式,就是回家跟老婆在床上庆祝,比如他在他们地区报纸的副刊发表第一首诗歌的时候。那是一首情诗,诗人只会写情诗,那是献给他的小情人红颜的,然而,写诗到发表,一年半过去了,红颜早已不知去向。尽管如此,庆祝的时候还是心安理得地回家和老婆庆祝,说起来有些无耻。

老婆当然不知道,诗人从老婆身上下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内容和形式的背离,扑哧笑出声来。

老婆问他笑什么,他当然不能说,觉得自己很无耻。

人怎么就这么无耻呢?

后来诗人跟师姐说起这回事,感觉自己还是很真诚的。

诗人说:“我觉得我不是无耻,我和那些无耻之徒的最大区别就是,我无耻之后还会反省我自己。看来我还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就是懂得自我批判自我认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