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五、 在春天里思春(2)

马导说师姐适合做学问,做学问的人就是要耐得住寂寞。马导近年来的一系列与寂寞厮守抗争的动作给日益浮躁的学术界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马导资格老,做了好多年的学术带头人,本该是志得意满。不料在年届退休之际,突然来了个大动作,从热闹花哨、频繁变脸的小说领域转向一向沉寂的诗歌研究这块不毛之地,有心坐冷板凳,想安安心心地做几年学问。

这十年来,马导忙于开学术会议,当大奖赛的评委,出席新书发布会、小说研讨会,成了地地道道的“学霸”。可扪心自问,自己的学术水平似乎还停留在十年前,还吃着前几十年的老本,这是当他的弟子们在“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旗帜下发出自己的声音时,马导才逐渐意识到的问题。

看来不仅爱情要时时更新,这做学问更是吃不得老本,需要像恋爱那样,全身心地投入,需要勤于思考的头脑。

创见是做学问的根本,来不得半点虚假。

马导辛苦了大半辈子打下的江山也还不够他十年的休养生息,临到退休了,还得跟年轻人一样,从头开始。

当然,他也可以混日子,反正都快退休了,但马导生性刚硬,如残兵败将般谢幕,那不是他的性格。

对马导的这一转向,反对的居多,尤其是他的弟子们,为导师的身体着想,认为是吃力不讨好。

马导表态说,他弄诗歌走的是旁门左道,抱着玩玩的心态,不是非要另立个山头。在他看来,诗歌是去除一切浮文之后的最纯粹的文学形式,马导退休在即时转向诗歌,也就有点叶落归根之感,他早年本就是诗人出身。

转向后的马导门下的招生从爆热到爆冷,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有一年竟然是靠调配才招满了名额,都知道诗歌专业的毕业生出去除了教书,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一想到马导对她耐得住寂寞的信任,师姐决定去图书馆。

刚开学,学校人气不旺,宿舍还相对冷清。灯光雪亮的教室,那一排排座位却空荡荡的,只零星地坐了三两个人,还主要是一个假期没见的一对对相互缠绕的恋人,全没有放假前的那种紧张和忙碌,篮球场上也没有往日的人声鼎沸,只有一个人在孤独地练习投篮。

在桥头,师姐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给他们开过文艺心理学的罗教授,近几年在学术界发展势头强劲的青年才俊,据诗人从他们廖导那里得来的小道消息,因才华着实超群,一路破格晋升职称的罗教授也是文学院院长的热门人选。

罗教授正在指挥男男女女的一路人马搬家。师姐放慢了脚步,犹豫着是绕道走开还是前去打招呼甚至搭个帮手。师姐在搬家队伍中还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其中就有她的大师兄。

马导最看不起罗教授。前天在有几十人参加的马导生日宴上,马导以祖师爷的身份指名道姓地公开讨伐说:“罗教授这个人写出来的文章倒是蛮漂亮,就是做人太差,心眼比针尖还细,这样的人怎么做学问呢?我给我每一届的学生的第一句话就是——做学问先得学会做人。”

满屋的人都频频颔首,表示赞同。坐在马导身边的大师兄补充说,罗教授做事就是心细,罗教授是博士班的班主任,有一次他们几个班干部和罗教授一起去吃饭,请他点了菜,服务员通知菜上齐后,罗教授不放心,对着菜单一份一份地检查有没有上漏的菜,埋单时又亲自拿自带的计算器重算了两遍。

大家哄堂大笑。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