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四、永远单身的花痴4

诗人常常在跟女人**时充满敬意地回忆起他的出纳。出纳姓羊,诗人在别的女人面前都尊称她为羊老师,而提别的女人时通常就用个编号,或者统称**,小姑娘就叫小**,老女人就叫老**。出纳独得诗人的尊称。其实在这所有的女人中,羊老师最婊,第一次进屋就让他摸了松松垮垮的乳房,第二次就让他上了。

诗人一直怀疑是他被羊老师上了,因为那时诗人还是个处男。诗人对羊老师的尊敬是缘于羊老师对**最敬业,技术最高,在他们那个很封建的小乡镇,是很有开拓精神的。

羊老师翻阅了好多性爱方面的书,给他介绍的很多这方面的实战知识,至今都还是他的**宝典。羊老师还说,老年人和身体不好的不宜玩什么花样。羊老师最可贵的是理论联系实践,还勇于把她那些翻来的知识亲自演练。

诗人过后常常回忆跟羊老师在野外最精彩的一次战斗,那黑暗中的激情。那个不要脸的**叉开腿骑坐在他的器物上,活蹦乱跳的像一团灼人的火焰,百般**,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每当诗人疲软不在状态的时候,回想到这个细节,就会立马亢奋起来。

诗人跟被师姐编号为3号的红颜**时讲起和羊老师的那个激情之夜,红颜在诗人的讲述中被撩拨得兴起,死死地抱着诗人,抱着这风月的一刻,明知这一刻不能长久,却还想紧紧地抓住不放。那一刻,红颜想成为诗人桃花路上的终结者,虽然她明知在自己之后,诗人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女人,不可阻挡,即使她成了他的妻子也无可阻挡,就像她此刻不能阻挡自己要深深地融入诗人的冲动一样,她的占有欲连同**被那个**深深地刺激起来了。

那个不要脸的臭**!红颜死死地抱住诗人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能听到身体深处骨骼碎裂的声音。红颜想象多年以后,也是在这样一个相似的场景,诗人和另一个女人缠绕在一起互相吮吸着对方,诗人抚摩着另一个女人,跟她讲起自己,红颜突然感觉一阵刺痛,尖叫了一声。

红颜从没在与男人**时叫过,诗人还以为是红颜的**到了,很有成就感。

红颜受了刺激,回去后彻夜难眠,作了一首诗,题目是《墓地》:

我请求

在你心中,给我留一块墓地

把我埋葬吧,深深地

请别在另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在另一个女人的娇声里,说出我的名字

就像此时

那些在你嘴边轻轻滑过的名字一样

那些曾与你肌肤相亲的女人

曾被你狠命地**过的女人

曾在你身体里蹦跳过的女人

曾被你深深吮吸过的女人

曾经,被你的爱情和诗浇灌过的

身心饱满得如那三月的白玉兰

如火如荼怒放的女人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