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四、永远单身的花痴3

初恋情人在他之后还是处女这件事对他来说一直是个耻辱,就和他近来为数不多的几次面对女人的裸体竟然莫名其妙地阳痿一样,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耻辱。

每次阳痿过后诗人都要加倍洗刷耻辱,但初恋情人在他之后还是处女这件铁的事实却没法洗刷,好在别人也不知情,初恋情人自己也不好意思讲出去的。他就恶意地打电话骚扰了初恋情人几次,那可怜的人儿,当着老公的面接他的电话吓得都语无伦次了。

不过,也不是诗人特发善心,对初恋情人手下留情,那时他们俩都太稚嫩,连点起码的生理常识都不懂。在那些月黑风高的夜里,他把初恋情人拽到学校附近的草丛中图谋不轨,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一激动,就在初恋情人的大腿根儿泄了,吓得她对自己的肚皮警惕起来,惊慌地问他:“小孩子会不会跑出来了?”

诗人的童男子身就这样保持到了大学毕业。

诗人的第一份工作是乡村教师,在乡场上的一个破庙般的小学。一副歪嘴歪脸的篮球架,挤在不规则的半个篮球场那么一小块地方,还经常被附近的农民占了当晒坝。几间低矮的教室,吱嘎作响的单身宿舍阁楼,诗人旺盛的情欲,还有那如洪水般肆虐的寂寞,是那时诗人生活的全部。

诗人去信用社取钱时,看上了出纳,其实不是看上出纳本人,而是出纳的职业。像他这样贫寒的乡村教师,农民世家,通常只能找个村姑做老婆,而出纳却是铁饭碗。

诗人是那么渴望摆脱他身上的农民烙印,几乎是连哄带骗地很快就把出纳给搞上了手。诗人对到手后的出纳还是有很多不满的地方。第一次单独在阁楼,诗人把手伸进了出纳的衣服里面,摸了她两个松松垮垮的乳房。奇怪,大姑娘的乳房竟然松松垮垮,像是有了几十年性生活史的中年妇女。但她的确是处女,很快他就亲自验证了这一点。

那是他们彼此第一次失身于对方。

出纳的父母不知道女儿早已失了身,坚决反对两人的交往,跑到学校来大闹了几次。诗人的单身宿舍是一间教室隔出来的,隔音效果不好,隔壁半夜起来撒尿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诗人和出纳在房间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隔壁。在隔壁的通风报信下,有一次两人正在运动,老岳母找上门来,诗人还以为是小青年们来串门,吓得半天不敢动。老岳母大声叫着自己女儿的名字,把门拍得吱嘎乱响。诗人忙穿衣起来去开门,盛怒的老岳母把羞愧万分的女儿带走了,诗人的**随着出纳的离去也就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