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四、永远单身的花痴2

男博士们嫉妒诗人的女人缘,背后说诗人前世肯定是女人变的,说话做事都一副媚态,没有男子气。

这么壮壮实实的一个老男人,除了色胆包天外,在其他方面却胆小得要命。路上一只黑猫蹿出来,同行的女人都还没事,他倒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吓得女人们也跟上了一连串的尖叫。

诗人是旱鸭子,怕水。文科博士班集体包车到水乡古镇去秋游,在著名的芦苇荡景区坐船游湖。诗人硬要跟师姐同一条船,那条船上就诗人一个老男生做党代表,一船的女生都很疯,个个都要跳上船头去当一回船娘,只有诗人一个人把屁股牢牢地粘在条凳上不敢挪动,神情紧张。

大家都看出来了,诗人一定是个旱鸭子,怕翻到水里去了。特邀嘉宾辣妹当即在船头扭起了秧歌,把身子大幅度地左右晃荡,诗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前后几条船也受水浪牵连,晃荡起来,女生们的尖叫也跟着起来了,尖叫声成了当天芦苇荡景区的一大风景。在诗人答应请大家吃学校南门口的香辣龙虾后,辣妹才从船头下来,芦苇荡又风平浪静了。

诗人那天吓破了胆,那么连绵起伏的芦苇风光都没顾得上欣赏,诗人说在毕业前请师姐陪他再去一次。

师姐自此知道诗人怕水,诗人发疯惹她生气时,她就威胁说:“你信不信,我找几个大汉把你抬起来扔进护城河里。”

诗人看了一眼那如长江般宽阔浩荡的护城河,想象了一下自己在河里挣扎呼救的惨状,果然心有戚戚焉。

师姐继续扩大战果,说:“我要从树上折根树枝下来……”

诗人紧张地打断她问:“要树枝干什么,救我上来呀?你要即时把树枝伸给我啊,迟了的话,我抓不住就沉下去了。”

师姐本想说“用树枝痛打落水狗”,但又觉得那太残忍,自己都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或许真是被雌化了,诗人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在公园里,想去坐一次大红花轿,**时喜欢让女人骑在他上面,体验被压的感觉。

照理说诗人该是一个同性恋者才对,但他却是一个热衷于追逐女人的男人,在这方面,他不再是男人中的女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中的男人,一旦有了目标,他都是奋不顾身、全身心地投入,都要搞得轰轰烈烈、两败俱伤,亡命得很,令身边那些有贼心而无贼胆、只能躲在背后做缩头乌龟的男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诗人发现师姐可以身兼多种角色,既可以是理想的情人,也可以是哥们儿,甚至也可以做老婆。但大多数时候诗人把师姐当哥们儿,诗人在师姐面前肆无忌惮地谈他的女人,他的一生的珍藏,就像一个爱酒的人,酒逢知己后把自己收藏的陈年好酒拿出来一一品尝。

诗人跟师姐说,他喜欢女人,不单单是为了性。他遇到的女人都很善良。他深入接触过的几个女人都比较包容,大度,真诚坦荡,她们给了他许多无私的帮助,从物质到精神,而他仅仅给了她们一点情人的体温和殷勤,给了她们恋爱的感觉。在她们面前,他常常感到性别角色的倒置,她们才是大男人,而他则是个小女人。

他看不起他身边的男人,和他一样的大话假话连篇,搞阴谋,争权夺利,人模狗样。他习惯在人前说三分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是真的,但在女人面前,他常常不自觉地敞开了自己,不设防。

诗人对女人很温柔,多情,再苦再累再忙再穷,他都牵挂着她们,他愿意把他最后一分钱用来给她们打电话,跟她们在电话里厮守,也不顾是长途还是漫游。

平时坐公交车都舍不得,但有次为了要跟他分手的红颜,诗人花二百元钱包了一个出租车,连夜追到红颜面前。红颜听说他打的过来,又惊又怒,发誓再也不理他了,而他回去的车费都没了,有车费他也不想回去,就在红颜家外面的草坪上坐了一夜。

诗人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他大学时的初恋情人,诗人人生中每进一个台阶,比如考上了硕士博士,他都会想方设法地让她知道,和她分享。

诗人遗憾的是,初恋情人经过了他之后还是个处女,便宜了她那个老狗日的秃顶老公。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