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四、永远单身的花痴1

诗人**说,他这一辈子离不开女人,他哪一天没抱女人,心口就空荡荡地发疼,他经常想女人想得心口发疼。

诗人自称他一生有三大嗜好:酒、女人和诗。诗人醉酒后特别想女人,就到处打电话,有时怀里搂着小情人还给以前的老情人打电话,甚至让现任情人跟老情人对话。酒醒后面对情人们的追问讨伐,只好耍赖,拒不认账。

酒和女人两样发酵出来就是诗。

诗人的诗无一例外都是情诗。他需要不停地谈恋爱,恋爱的过程就是写诗的过程,是他无处喷射的力比多作用的结果。

诗人为每个恋爱过的女人写诗,诗人的诗血肉饱满欲望充足,由此可见,诗人是个有“火”的男人。在越来越多的男人身心都处于被阉割状态的今天,有“火”的诗人格外有女人缘。

诗人的诗是一支支丘比特的利箭,他的那些如师姐一样清高孤傲的红颜知己都应声而落、无一幸免。每个红颜知己那里都收藏着诗人十几首诗,加起来可以出一本厚厚的诗集了。

难怪,“诗人”又称“骚人”。

诗人动不动就发点儿骚情,他会时刻地想到你,给你写几句酸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短消息告诉你,他正在为你失眠,在为你种红豆,哪怕短消息一发完,他就转身和老婆恩爱去了,或者,把同样的消息稍微改动几个字就转发给了另外一个红颜知己。

诗人说他生命中的女人他都想念。

诗人对师姐说,以后我也会想念你,也会给你打电话的。

诗人像是得了一种病,民间有一个较为形象的描述,就是“花痴”。对于花痴,只有女人才是唯一的解药。

让诗人变成花痴的是女人,但不是哪一个女人。

诗人的长辈友好都曾多次忠告诗人,他早晚会栽在女人身上。

诗人也知道,假如他把花在女人身上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习或事业上,凭他的智商和情商,他早就功成名就了。

可是让他戒了女人,那活着还有什么滋味?他问自己。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有一段时间他真的没有女人,他感到时间一大把一大把不知道怎么打发,反倒瘦了,像一块丰腴的沃土荒耕了。

一位全国知名的心理专家来学校讲座,故弄玄虚地设问:“现代社会最受欢迎的是哪种人?”

在举座茫然中,心理专家给出了答案:双性人。

师姐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诗人。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师姐正想破解诗人讨女人喜欢的奥秘,这样她就可以找到抵御诗人这种已婚男人的“情流感”病毒的疫苗,就可以毫不伤身地免疫了。

诗人有女人的多情,又有男人的生猛,故而在这帮拥有高学历却不再青春、享有崇高的孤独的资深美女中颇受青睐,虽然提起他个个都骂不绝口,但那骂里却又有着由衷的欢喜。

女博士们喜欢被诗人**,在形而上的清苦艰涩的生活中听他说些色味俱全、为老不尊的话,不时被他形而下地骚扰一下,被他色迷迷地行注目礼,那无疑是一份极为珍稀的奖赏,那被学术阉割的女性性征就又起死回生了,仿佛绝经的妇女重新来潮。

时代真是不同了。

诗人发觉女人容易上手得让他都不敢相信,文化层次越高的女人,内心反倒越寂寞。你只要表现出对她们的兴趣,她们就很满足了。

诗人追女人频频得手,就是因为女人比男人更寂寞。男人可以三朋四友地喝酒,男人们有更多的社会活动,而女人们就只有在家带带孩子,上班,给男人做做情人。女人们对正人君子通常是敬而远之,对诗人这样的**,反倒多了几分亲近。她们喜欢他的没正经,他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明目张胆地**,言语中带点小动作,她们往往也就半推半就。

诗人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不少关系暧昧的女性朋友,各行各业的都有。诗人带孩子上医院,跟儿科的中年女医生相谈甚欢,还互相留了电话,一直联系着。他到移动营业厅去交话费,三言两语、几个眉眼下来,就跟营业厅的女办事员搭上了关系,每次去都要多送他一个小礼物。幼儿园的阿姨也对诗人有好感,特别关照诗人的儿子。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