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三、 男博士女博士(6)

马导只好自己先发表意见了,马导对师姐说:“看得出来,你对诗歌是有感觉的,也是深入思考了的。做学问,就是要联系我们自身的实际,就是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得到了马导师的鼓励,师姐立即把刚才塌下来的半截身子又坐直了,看半边烧还有半个讪笑停留在左脸上下不来。

半边烧和师姐同届,年稍长,曾经暗地里动用关系和师姐竞争唯一的公费名额未果。但他也无所谓了,他是有单位的人,费用可以报销,领导还许诺他博士毕业回去就可以提拔为文学院的副院长,到时他就是他们院里的第一个博士了。

因有多年的工作经验,经导师推荐,半边烧一进校就被任命为博士班的班长。他本来就是以领导的身份来读这个博士的,自然不能被当作学生对待,哪怕是在自己导师面前。他那预期中的副院长架子原来都还端着的,让同门们很是打击挖苦了一阵才放下了。

师姐以为,半边烧爬到副院长这个位置可能就到顶了,他的门面也实在太差了点,看上去黑瘦干瘪、斜眉吊眼不说,还是个老烟鬼,整个人就像一块熏干的老腊肉,每个毛孔都饱和着烟味。

半边烧那张脸上最富有特色的地标就是牙齿,一张口,一口黑黄的碎米牙在嘴里乱滚,可谓满嘴的乱石嶙峋、犬牙交错。一到冬天,半边烧总是左脸和左耳朵通红发烫,而右边却铁青甚至发紫,辣妹就当面送了他这个“半边烧”的绰号。

但相片上半边烧的老婆却水灵标致得很,比半边烧还高半个头。半边烧偎在老婆身边,有点投怀送抱的感觉。老师妹们当面都说他老婆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周末,同门聚在半边烧的寝室里打升级,师妹们开玩笑问半边烧怎么把嫂子给搞到手的。

半边烧衔着根中华烟说:“那可是我老婆主动追我的,她倾慕我上课时的幽默风趣,每次课都坐第一排。”然后又得意地补充说,“我老婆比我小十岁呢!”

几个嫁不出去的老师妹对师兄的炫耀很生气,辣妹一把把半边烧的烟卷从他嘴里夺走,说:“你乱搞师生恋,还好意思说!”

半边烧喷了她一脸的烟,说:“你这话可得小声点,隔壁的人听去了,还以为你是在说他们导师呢!”

正闹着,半边烧寝室的电话就响了,半边烧要去接电话,却发现桌底下的拖鞋少了一只,原来是被辣妹悄悄踢到床底下去了。等半边烧一蹦一跳地扑过去,趴在地上从床底下掏出他的拖鞋,然后奔到电话边时,铃声刚好断了。

半边烧知道是老婆打来的,老婆每晚至少要打一个电话过来查房。半边烧只好用手机的亲情号给老婆打过去,拨通之前示意在座的师妹们别出声。

老婆在电话那边问:“在干什么呢,怎么这老半天不接电话?”

半边烧大声回道:“刚才在卫生间里洗澡呢,对面是女生楼,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出来接你电话吧,走光了怎么办?真是的!”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