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三、男博士女博士(5)

师姐在深入了这个博士圈子后,对博士由仰视到平视到俯视。小时候最远大的理想就是当博士,以为做了博士人生就登顶了。没想到真成了博士后,愈发感觉自己的矮小,一点儿伟岸的感觉也没有。

当然博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一路上的艰辛曲折自然是苦不堪言,也有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残酷真实。

马导是个务实、严谨的老一辈学者,反对学术领域中崇洋媚外的风气,认为那些在论文中“言必称老外”的人是极度自卑的表现,自己肚子里没货,就到处拉虎皮作大旗,表面上是旁征博引、学富五车,实则是东拼西凑、有学无识。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知道分子”而缺少真正的知识分子。但对什么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马导自己似乎也很迷惘,因此他从不不认为自己就是个知识分子。

师姐好强,回头恶补了些诗学理论,和实际一联系,自觉得对诗的精神有了独到的理解。半个学期后,师姐就作了个本以为会一鸣惊人的发言。师姐说:“海德格尔认为,人在本质上都是诗人。”师姐最近刚刚从别人论文里知道海德格尔的这句话,感觉正中下怀,道出了她的心声,她觉得自己在本质上也是一个诗人,她的那些疯狂的念头也都有了理论根据。

师姐一兴奋,就忘了马导对“言必称老外”的忌讳,她刚说完“人在本质上都是诗人”这句开场白,半边烧就在一边龇牙咧嘴地给她使眼色,她也没理会,继续胡诌说:“但人的存在本身却是个悲剧。在这个爱好秩序的人类社会,诗人的天性却不得不被改造和压制,因为诗人是制造心灵骚乱的暴动分子,诗人释放出人们内心的魔鬼。因此,诗人们的出路,便只有如柏拉图的理想国那样被驱逐,或者被改造成像各位在座的一样的正人君子。大家知道,真正的诗人,他们的下场都不好,他们或者发疯,或者自杀。”

半边烧把头埋到桌子底下去了,恨不得钻进地洞。大师兄似笑非笑的,转过头去看马导的脸。马导面无表情,若有所思地摆弄着桌面上的一支签字笔。

师姐见状,刚才发言的气势蔫了大半,赶忙住口了。

热烈的讨论场面立即陷于休克,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马导这才开口说:“大家都发表意见呀,怎么都不说话啦?”

在马导定基调之前,没人敢响应。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