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三、男博士女博士(4)

不按规矩出牌是要付出代价的。

师姐的导师马导就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别的导师带学生都要开出古今中外的一长串书单,单是看看那些大部头的书名,你就要晕。你计算一下你生命中的时间,赔上吃饭、睡觉都不够。而马导却认为,一个人的一生,能从书本里学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如今的学者们长期吃书本这种细粮,一个个营养不良,精神萎靡,人格羸弱,在书本的高墙内做学问,却对现实中生龙活虎的社会和人生闭上眼睛,那能有多大成就呢?

马导鼓励学生谈恋爱,就像他一直鼓励做研究要兼顾创作一样。五谷杂粮都要来一点。

马导的著名言论是——一个没爱过的人,是做不出活的学问的。

马导这面旗帜之所以还立得住,那是因为他这面旗帜还有用,他们需要他的影响力。他就是后来者们的阶梯,他们要踩在他肩上才上得去。即使这样,马导也只能混个不好不坏——不会过得太好,不坏就已经很不错了,不坏就得付出极大的牺牲,至少要牺牲一些现实利益。

马导自称他是仙风傲骨,不愿对新老权贵溜须拍马,站队拉圈子。马导年轻时候本来是有机会从政的,那他现在至少就是市级领导了。但马导分析了自己典型的诗人气质,做事任情任性,孩子气,不够圆滑,不足以驾驭和掌控政治舞台上错综复杂的人事纠葛,客观地评价自己,说穿了,就是不具备高层次的领导才能。

但马导又和中国古往今来的大多数文人一样,对权力又怀有觊觎之心,权力使文人那与生俱来渴望被尊重的旺盛需求得到极大的满足。毕竟,中国人从漫长的封建社会沿袭下来的根深蒂固的权力崇拜和鲁迅深为鄙薄痛恨的奴性意识,不是一代两代就能够从遗传基因里根除的。

马导在临近退休之际出席各种宴会时,对这一点的感受极为深刻。大家极力敷衍示好的,还是那在台上的官人,难怪教授博导们先后竞争起学校的领导职务来。

马导尽管资格老,但领导的只是一群一无所有的学生。人家在对他礼貌性地表示应有的尊敬之后,就懒得敷衍了。马导基本上拒绝参加这类应酬。

马导还是喜欢跟学生交往,在学生面前,他永远都是中心。学生相对单纯,是他永葆青春的秘诀。尽管年龄在一年一年地攀升,但他自己都感觉不到老的迫近。马导桃李遍天下,经常带学生出去参观郊游,学生就是他的一个个孩子,散落在四面八方,到哪里都有人接待。马导身边热闹惯了,别人都盼望放寒暑假,好好地休养生息一番。但马导不喜欢,学生一走,他心里就空荡荡的,像个真正的退休老人了。

历届都会有几个女生喜欢在马导面前争宠。感觉自己有资本争宠的,要么是美女,要么是才女。花丛中的马导有时就难免有所偏袒,毕竟是性情中人,好恶都是摆在脸上藏不住的。

但在被认为是水分最大的博士招生问题上,马导尽量做到公开公平公正。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总有一些却不过的情面,一些不得不顾及的关系。

当然,谁都有些拿不到台面上来的东西,包括历史上的伟人们,这样一想,马导在训导学生做学问首先要先学会做人时,腰板就又挺得笔直了。

马导爱才心切,对一些特别优秀而又在比如英语等方面不够录取条件的,不惜摆出自己的老资格来,亲自在各个部门奔走呼告,还真有两个才女就是这样被他给救“活”的。

师姐庆幸遇到这么率性的导师,可惜自己才疏学浅,不能即时地报答导师的知遇之恩,但她相信自己的资质,如果假以时日,如果导师对她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她会很出色的。但目前的底子实在是薄,好多常识性的专业知识她都不了解,更别说什么独到的研究心得,所以在每一次的专业讨论课上,听同门们在那里唇枪舌战,她都心虚得不敢开口,。

一次上课,马导点名要她发言,众目睽睽之下她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看同门们脸上那忽明忽暗的表情,不知道他们背地里怎样地轻蔑自己,甚至会质疑她是怎么考进门的。她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什么足以震慑他们的成果来。

师姐暗自下了决心,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博士,不能浪得虚名。

其实心虚的不只她一个人,在跟别人聊天的过程中她才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的心理。大多数博士都心虚,都深知自己不配博士这顶高帽。圈外人不明就里,还以为博士有多渊博,其实是“薄士”。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