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二、 狗 日的英语(3)

阿美的眼神也确实不好,老是对不准焦距,你以为她是在看你,还咧着嘴笑,你在那里生气,结果才发现是自作多情,其实她是在看别处;你跟她说话的时候,她眼神漂移,你以为她是在藐视你,其实冤枉,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看。

就因为这种似看非看,阿美从小到大多挨了好多骂。小学时班上的男生一跟她吵架就骂她是母狗眼。考博士体检时,学校把她归于体检不合格之类,结果她父母找到校方大闹了一场才算过了关。

面试时阿美的导师也为她眼神的扑朔迷离难以捕捉而感沮丧。导师在学术圈里摸爬滚打了好些年,在五十好几时才刚刚有了资格做博导,眼看做不到几年就该退休了,因此对每一年的博士招生都非常的严格,期望选上的种子都颗粒饱满,都能以一当十。

幸运的是,阿美那一年上线的就两个人,两个都不是导师想要的,导师想招的都被英语挡在了门外。阿美是英语科班出身,她的英语成绩高出别人好几十分,尽管专业排不上号,但总体排名还是第一。

阿美的导师这几年招进来的博士大都不是本专业的,英语专业的居多。据说学英语的考博一考一个准,而本专业的考生英语往往过不了关。所以导师指导起这样的学生来非常吃力,有的好几年都毕不了业。他出去开会都不敢带自己的学生,怕拿不出手。

阿美的导师多次在会上呼吁降低英语要求,他说再这样下去,所有的博士都只有一个专业,那就是英语了。

英语倒是帮师姐在考博时拉了分,不过,在师姐看来,那全靠运气。考试时跟她住一个房间的东北女孩,已经考了三年了,专业年年都第一,导师说只要她英语过关了就铁定招她,但结果每次英语都没过。

师姐的英语也不好,加上专业也不行,导师又没有任何表态,完全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师姐正式跟导师联系考博之前,也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师姐并不是热爱诗歌才投考导师门下的,而是抱着一种投机心理。她没有任何优势,专业和背景两手都不硬,争不过别人,诗歌研究是冷门,报考的人不多,所以她想兴许还能多点机会,反正最后都是博士文凭。

师姐读博是形势所迫。因为没有博士文凭,她在母亲退休后的楚江学院吃了很大的亏,比她晚来的博士一来就是副教授了,学校什么都按级别来,比如开个会,每个人跟前有个牌子,人家刚来的博士的牌子都排在了她这个老板凳的前面。不管系里进多少新人,她的排名总是最后,除了本科毕业的教学秘书给她垫底。学校排队分房子,刚来的博士排在她前面一百多号,人家分到了两室一厅,她只排到了有三十年房龄的筒子楼。

在网上查阅了有关导师的所有资料,又在图书馆去借了导师的著作回来仔细研读,师姐自以为把导师吃得很透,然后设想导师会问她的问题,把准备要说的话反复地编排了好几遍,在电话机前坐了半个小时,才鼓起勇气拨通了导师家的电话。

导师那天正好在家,师姐刚作了自我介绍,还没来得及表白,导师就打断了她,问道:“你写过诗没有?”

这个问题可没在师姐的准备范围,师姐略微踌躇了一下,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说:“还是中学时期写过一点。”

导师问:“还记得吗?背两句给我听听?”

师姐当然记得,那是她唯一的一首原创诗歌,还是模仿泰戈尔的,在中学时得过三等奖。尽管能倒背如流,但要把诗歌这种内心语言说出口,还是让师姐的舌头很是僵直了一阵:

不是没有动听的弦,

只是奏不出好听的乐曲。

要想唱的歌总是没有唱出,

只有愿望的痛苦。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