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二、 狗 日的英语(2)

可现在师姐需要的不是睡眠,而是清醒。这该死的瞌睡虫,火烧眉毛时却又不请自来,不是成心捣乱么?

有时阿美正在长篇大论地口语演说,师姐摆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听,听着听着就云里雾里了,等阿美发觉这边好半天没反应了,叫了两声,师姐早已睡死过去,哪儿喊得醒。

有时师姐也的确是被阿美给叫醒了,但也装作没醒,害怕醒来受那个狗日的英语的折磨。

阿美抱怨说,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这个状态哪是想要过关的样子!

师姐也确实感觉自己意志薄弱,又痛下决心,哪怕用棍子把眼皮撑开,也要把这个口语突击计划坚持下去,争取最后的胜利,否则拿不到学位,她这个博士不是白读了?!

阿美在得到师姐的口头保证后,每次叫醒师姐的意志就格外坚决,师姐在香浓的睡意中挣扎着起来,感觉与睡意搏斗一点也不亚于与失眠搏斗的痛苦和艰辛,有时恨不得把那个在耳边唠叨个不停的阿美给一脚踹出去,好让那被强力撕裂的睡眠重新愈合,放开手脚睡它个地老天荒,那将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师姐痛苦万分地想,等英语过关后一定要睡它个三天三夜!但她知道,真到了那个时候,那顽固的失眠症又该找上门来了。

师姐步履蹒跚地去卫生间洗把冷水脸清醒清醒,等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阿美已开着床头灯睡着了。师姐窃喜,轻手轻脚地过去把阿美的床头灯扭灭了,回身**,深怕把有点一根筋的阿美给吵醒了。

这样断断续续地坚持了一个月的口语突击,师姐感觉有了明显的进步,哪怕结巴,至少能开口了,也就懈怠下来了。

晚上的英语口语练习改成了黑灯瞎火的母语卧谈,一段时间都有一个焦点人物,诗人是她们持续最长的一个话题,因为诗人最骚,不分场合地没正经,还爱吹牛。

一次阿美在诗人来寝室吹牛时当面揭穿他道:“拜托你吹牛时认真构思,真诚点,别不把吹牛当个事,那不是藐视别人的智商嘛!”

这一天,阿美说:“我发现最近诗人有情况。”

师姐明知故问道:“他会有什么情况呢,无非是跟美女们调调情。”

“你没发现他连续几次上课都老挤坐在咱们旁边吗?他还找我打听了你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比相亲的问得还详细,叫我别告诉你。我看他是对你有意思,想下手了。”

“他对谁都有意思,只要是个女的,无论美丑,他都会摇尾巴。”

阿美狡黠地说:“如果他贿赂我,我还是愿意当这个灯泡兼红娘的。”

“你这也叫红娘啊,人家可是拖家带口的。”

“连这个你都知道?原来你早就注意到人家了,看来我这个红娘还真没得当。”

师姐早就注意到诗人的这个动向了,好几次上课时她都发现诗人以阿美为屏障偷看她。师姐心中窃喜,以为是自己年轻时的美人胚还风韵犹存,回头揽镜自照,竟然也能寻出点相片上十八岁时的味道。当年她可是被男生们册封为\"四大美人\"之王昭君的。

不料阿美见了她的昭君像,大惊失色道:“你怎么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除了一双眼睛外,哪里还有一点你当年的影子!”

这个打击不小,师姐好几天都不敢照镜子了,私下里生阿美的气,怪她眼神不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