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二、 狗 日的英语(1)

那天师娘一大早亲自打电话告诉诗人这个消息时,诗人正在一个民办高校准备试讲,考博耽误了他找工作,机会越来越少。好在他是男生,人家好歹同意给他一个试讲的机会。本来他紧张得很,知道考上博士后,特别放松,讲课时简直就是在手舞足蹈,听课的几位主管领导都频频颔首,第二天就通知他把协议带来准备签合同,他当然是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读博。

巧的很,文科博士班的英语老师正是诗人的师娘。师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童玲。师娘眉目清秀,粉面含春,推算过来该四五十岁了,但看上去跟这班年龄大都在三十来岁的老博士们同龄。师娘看上去也和和气气的,应该好说话,不料在油腔滑调的老博士们面前却是油盐不进,严格考勤,而且每节课点名的时间忽早忽晚,打游击战,让你摸不着规律。师娘和老油子们打交道多年,积累起了丰富的教学和管理经验,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早已是驾轻就熟。

文科班的老博士多,尤其是那官人商人们,事务繁忙,没多少精力和心思在学习上。以前的英语课多是应试教育,开不了口的,但师娘坚持让每个人开口,你钻进地缝里都不行。老博士们学了一辈子英语,口语仍然停留在初级水平,吭哧吭哧半天,也表达不清楚一句简单的话。眼看学位考试迫近,个个心里都有些发毛。

被英语压迫了一辈子,投入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效果却不大好,尤其是上了年纪后,心事繁杂,记忆力又严重衰退。还有那该死的英语六级,学校的文件规定,英语要过六级才能拿学位,而听力这个对博士们来说是“老大难”的比分又逐年加大,以致每年有好多来读博镀金的商人、官人都拿不到学位,怨声载道。

关于是否把英语考级和学位挂钩,各个高校也争论得厉害,为此学生和校方因六级不过拿不到学位这个问题起纠纷打官司的年年都有。

本来就畏惧英语,师娘又格外认真,每次上英语课老博士们都如临大敌,提前半个小时来抢占教室后面的座位,怕被师娘提问。据观察统计,坐前排的被点到回答问题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左右。结果几次课下来,前三排只剩下几个口语好的应届生,一节英语课几乎就成了他们的口语表演,年纪大点的都缩头缩脑地挤坐在后面。

师娘改变了策略,又从后面开始提问,大家就又挤坐中间,搞得气氛特别的紧张。师娘还让每个人都上台演讲,这下可热闹了,那些从不开口说英语的一开口,憋得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像爆爆米花儿,每节课下来都要闹好多笑话。

师娘的听力真是厉害,老博士们南腔北调的发音师娘几乎都能心领神会,相反师娘一口漂亮标准的发音却只有少数几个应届生听得懂。

刚开始师娘就只认识诗人一人,再加上诗人在课堂上又敢于抛头露面,于是师娘就点名让他当英语科代表。一般年纪大点儿的都知趣,知道该装熊的时候就尽量保持含蓄稳重。诗人好表现,在任何场合都要争个上镜率,而不顾自己语调的阴阳怪气,还配上大幅度的肢体语言,那是八十年代通行的几种传统演讲姿势,听得师姐寒毛倒立、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即两耳失聪、双目失明,直替他害臊。

师娘很有涵养,在全班同学前仰后合的哄笑声中,一直保持了相当的镇定,始终微笑着注视诗人,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背过身去擦掉笑出的泪花儿,很快就又回转身来,恢复平静。

为了最后的口语考试不至于爆爆米花地丢脸,师姐请英语科班出身的阿美配合,拟订了一个突击口语计划,临睡前在被窝里操练半个小时口语。

万事开头难,最初要把习惯的母语思维转换成英语,仿佛患了失语症,想要表达的东西如万马奔腾,却找不到出口,心里堵得慌。

平时师姐长期处于失眠状态,想要个深度睡眠烧香拜佛都请不来,失眠在师姐这里安家落户了,成了无人能解的绝症。师姐曾经试验过各种治疗失眠的方法,物理的化学的心理的,都宣告失败。没想到一练口语睡眠却好得要命。因口语这个更大的恶魔,睡眠来得全不费功夫,动不动就迷糊过去、人事不省了。真是一物降一物。

原来治疗失眠症还有这么个绝招!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