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一、零起点(6)

诗人没想到他在S城的第一呼噜这么早就吹响了,而且还被师姐的室友——阿美撞见。后来阿美当着诗人的面绘声绘色地跟师姐描述当时的情景,阿美说,她饭后到离她住的函授站不远的河边散步,听到不远处的草丛中发出一高一低、一长一短有节律的呼哨声,这种音响使人怀疑附近有个猪圈牛棚什么的,寻声望去,就见到一个乡绅似的男人正仰面躺在草坪上,半张着嘴,打着很响的呼噜,嘴角还淌着口水;一个黑色的帆布包枕在头底下,旁边还扔着一本英语书,封面上有“考博冲刺”的字样。阿美说她不好意思多看,转身要走,呼噜声戛然而止,只见乡绅翻身惊起,看看表,又警觉地四下里看看,发现她后,赶忙用手背擦擦嘴,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走了。走了一截又回头,冲她笑。

诗人痞着脸问阿美:“我那天全身上下加起来总共就穿了两件衣服,一件外衣,一件外裤,里面全都挂空挡,你一个大姑娘家盯着一个男人的身体看什么?老实交代,我睡着的时候你有没有猥亵我?”

诗人那天坐公交车坐错了线路,等好不容易摸到廖导家时,已快吃晚饭了。都说穷奔城市富奔乡,坐落在近郊的廖导家的两层小花园洋房真是漂亮,前后绿树环绕,中庭是造型别致的草坪、假山、喷泉,还有一排簇新的儿童游乐设施和健身器械。诗人想象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在这里玩耍的幸福场景,这辈子诗人爱过不少女人,但最爱的还是儿子。

诗人是老来得子,老婆倒是打过很多次胎,因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就没敢要孩子,后来诗人为考研八年抗战,辗转南北,条件更不具备,眼看老婆年龄一天天大了,说不定都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再不要就来不及了。在接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诗人就急忙播下了种子,因此儿子的小名就叫双喜。

一想起双喜那胖乎乎的小脸,诗人心口就发疼。忙着考博,诗人又有好久没抱过儿子了。一想到让儿子将来也能住上这样的别墅小区,诗人就更增强了要打赢考博这场硬仗的决心。

诗人按了按裤袋,红包鼓鼓囊囊地顶在那里,诗人就毅然按响了廖导家的门铃。

是师娘出来开的门。诗人自我介绍后,师娘说你早来一步就好了,廖老师刚出门,有个权威刊物的主编过来讲学,他陪人家吃饭去了。

师娘看诗人满头大汗,年纪也不小了,也就不顾廖导给她的考试期间不准考生进家门的训令,把诗人让进了屋,给他泡了杯绿茶。诗人天生具有女人缘,左一个师娘右一个师娘地叫得亲热,其实师娘看上去年龄也就跟他差不多。

师娘问起他家里的情况,这正中诗人下怀,诗人又开始了他最擅长的苦难叙事。从他小时候赤脚放羊,上中学了还没穿上过一双皮鞋,到最近老婆下岗,高龄老父身患重病也舍不得吃药,这段苦难叙事屡次在关键时候帮了诗人的大忙,师娘最后抹着眼泪把他送出了门。出门后他才想起红包忘了给,又回过头来,请师娘帮着给弟弟(师娘的儿子)买点礼物,他走得急,没来得及买。师娘坚决不收,说你自家这么穷,把钱拿回去给老父亲治病。

诗人见师娘执意不收,而且生气了,才罢了,这才觉得刚才的苦难叙事有点过火,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这五千块钱没送出去,这个考博的保险系数就要大打折扣。

结果那天师娘还因诗人挨了廖导一顿训。廖导是个非常理性的人,见的世面比师娘多,说师娘是妇人之仁,这些考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故事都编得出来。师娘是教英语的,没有这种重回历史现场的思辨意识,就是出生于沿海大城市的师娘,小时候的鞋袜也是补丁加补丁的,师娘是以现在的生活水平去体验诗人下雪天的赤脚,这里有一个时空的错位。

福柯说,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年代,重要的是讲述话语的年代。诗人说的是客观事实,只是诗人在叙述时充分地利用了修辞这门艺术,对善良的师娘产生了一个心理误导。

师娘的善良在高度理性的导师面前当然帮不上什么忙,但那一年诗人的运气特别好,导师招两名博士,诗人是第三名,没想到第二名经过了痛苦的抉择后,还是放弃了读博,出国了,诗人刚好补了这个缺。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