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一、零起点(4)

诗人有一段时间喊师姐“笑笑”喊腻了,改称起“老乡”来。诗人蹬着自行车去上英语课的路上,碰到和室友阿美说笑打闹的师姐,老远就高声大气地喊她“老乡——好”!

师姐回了他一个“老乡好”!

诗人把自行车刹在师姐跟前,看着她,狡黠地笑着问:“我们是老乡好吗?”

师姐这才反应过来,诗人是取“老相好”的谐音。师姐也很大方,开玩笑说:“我们这么青梅竹马的,难道还不算老相好?”

诗人感叹说:“笑笑真是变了,以前是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现在变成了犀利尖锐又开朗风趣的女博士。”

师姐说:“一个人改变越大,就说明她吃的苦越多。”

诗人不以为然道:“你这样的娇小姐能吃什么苦呢?”

在诗人看来,任何人都不配在他面前提“吃苦”这两个字,更别说师姐这样好的出身了,那纯粹是矫情。

师姐无语,没法解释。与诗人为生存而吃的那些实实在在的苦相比,她内心的那一场场风暴,那些真实的伤痛,仿佛有些失重,有些轻浮。

诗人刻意强调自己的诗人身份,与诗歌发生关系,用诗歌的高贵武装自己,也许潜意识里就是为了掩盖他的赤贫出身,他的零起点。毫无疑问,诗歌给诗人的赤贫镀了一层金。因为赤贫,诗人从小自尊心就特别旺盛,动不动就会感觉受到伤害,就与人发生摩擦,他的门牙就是少年时期为捍卫尊严跟人打架打断的。从中师保送到省城读大学时,他就故意把自己打扮得很洋气,故意吊儿郎当。喇叭裤,黄头发,抱着个吉他,却从不会完整地弹一曲,这是他惯常的样子。

诗人对富人充满了憎恨,可他多么想成为富人啊!

后来师姐给他分析说,你也赢在这个零起点上,这个零代表一无所有,你一无所有,两手空空,所以你胃口特好,拼命去攫取一切,可以说,正是赤贫使你富足。

诗歌虽然为诗人赢得了有限的尊敬和女人,但很显然,诗歌不能解决温饱,不能使诗人富足,诗人在报考硕士和博士时,都从没考虑过诗歌专业,或者说他考虑的不是专业,而是专业以外的东西。比如,导师手里是否有资源和阵地,导师是否位高权重,在学术圈内外是否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诗人考博前,经过反复比较权衡,最终确定了在校内外身兼数职的廖导。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