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一、零起点(3)

诗人小时候很寂寞,没人理他,他一个人在田坎间、山坡上放鸭放羊,他能把一群四散的鸭赶成整齐的方队,还能在鸭群的游动中清点数目,看有无走失。

但诗人最心疼的还是老家那些有女人味儿的羊。

有一次诗人和师姐在护城河边散步,杨柳依依,芳草凄凄,诗人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诗人说:“我是为老家那些老吃不饱的羊们流泪,你是知道的,我们那里哪有江南这么丰腴肥沃。我小时候在山坡上放羊,放一整天才勉强能让羊们吃个半饱,近点儿地方的草早就让村里的牛羊啃得癞头癞脑的了。”

诗人看到护城河边那一路上还沾着露水的茂密的嫩草,心痒痒的,恨不得把没过足踝的茂草全拔个精光,一车车地拉回老家去。

诗人说:“江南这个地方太富庶了,真是富得流油。这么茂密的青草竟然被环卫工人一车一车地当垃圾给清理掉了。”

诗人一路上在师姐耳边唠叨个不停。

寂寞使诗人疯狂,寂寞的诗人后来成了一个话痨。诗人把年少时候的寂寞储存起来,和生理的**一起转换成了力比多,释放力比多的方式之一就是倾诉,逮着人就倾诉,从他小时候放羊开始,讲那些被羊召唤来的女人,每一个倾听者都是他的亲人。

当然,他的听众也主要都是女人。

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那也是因为寂寞。小时候诗人没什么可以消遣,在村小教书的叔父家里有几本残角缺页的字帖,字帖上都是些唐诗宋词,放羊的时候,诗人看一会儿羊,又看一会儿字帖,把字帖上能看到的字句都记得溜熟,就这样学会了作诗。

小时候,诗人喜欢看羊吃草,看公羊骑在母羊身上“打架”,寂寞就如山坡上的野草在心里疯长。

性成熟后的诗人就特别喜欢那种动物式的**方式。不久前他晚上做梦,梦见在长满青草的小河边放羊,其中有一头肥母羊和她的两个孩子,肥母羊被套在树桩上,诗人看着羊妈妈那一双温柔的眼睛,突然**中烧,跑过去提起羊妈妈的两条后腿就要操……这时候突然闹钟响了,诗人就醒了过来。

被闹钟吵醒的诗人很遗憾闹钟响的不是时候,不知道操羊的感觉如何。醒来后的诗人多次回忆那个梦,想续上被闹钟中断了的那最精彩的部分。

其实如果不是闹钟响诗人也会醒过来的,也不会梦不到操羊是怎么回事。关键是醒过来的诗人就疯到真正想去操一头羊。

诗人在床上跟老婆讲起他的这个梦,老婆骂他是畜生。

诗人说我就是在操畜生!

诗人把床上的老婆想象成一头羊。但老婆的眼神没有羊妈妈那样温柔,诗人找不到梦里那种春心荡漾的感觉。

诗人也把他这个荒唐的淫梦告诉过师姐,师姐仔细询问了羊的价格,又问了诗人的生日,然后说:“等你生日那天,我送你一头羊。”

诗人问:“为什么?”

师姐说:“我很好奇,想知道人是怎样和畜生杂交的。”

诗人不觉得师姐是在骂他,反倒认为是师姐的浪漫,他那个老实巴交的老婆什么都好,就是不解风情,老婆就想不到要送他一头羊,想不到观摩人和羊杂交的壮举。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