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男女 作者:张立新 梅纾  更新时间:2014-08-06
目录

一、零起点(2)

父亲对诗人这样家境赤贫的文学青年很扶持很爱护,父亲说,诗人家里很穷,直到上高中都还没正式穿过一双鞋子。父亲给诗人送过书,还送过衣服,诗人至今都还记得。

“诗人”这个称呼最开始是怎么叫响的,没人考证,也许是诗人自己说起的,大家都叫他诗人,包括师姐的父亲,虽然很少有人见过他发表的诗。

诗人逢人就自称他在中学起就开始创作和发表诗歌,初二那年,当时全国唯一的一家大型少年文学期刊《少年文艺》刊登了他的两首童心未泯的代表诗作,在他们那个县中引起了轰动,在他之前,他们县中还没有哪个学生能在那么高级别的刊物上发表作品,他一下子成了学校的名人,也从班上的一名小组长一跃而成为校级学生干部,班主任见面就昵称他“诗人”。

他的“诗人”名声自然也延续到了高中,诗人说他上高中后还参加过有当代著名诗人参加的笔会。

后来师姐在诗人的箱子里,看到他所谓的发表的诗歌,那是些印制得很粗糙的自印刊物,最高级别的就是一个地方报纸的副刊,《少年文艺》已无迹可寻。

通常吟风弄月的诗人们都是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他们只是在诗里发疯,在诗里无法无天。但诗人却不,他把诗写在行动上,而且生猛得像一头好斗的公牛,在顶撞别人时自己也鲜血淋漓。

博士们生龙活虎地进校,等终于戴上博士帽离校时,也被去势得差不多了。连师姐的同门师兄“半边烧”那么一个见到美女就流口水的人,在博士论文写到中途时,也感叹说,就是美女赤条条地躺在他身边他都打不起精神来。

但博士帽却没能把诗人这头蛮牛给阉割掉。

师姐对诗人这头蛮牛是既爱又恨,既打击又同情。

师姐心里清楚,究其实,诗人也就是另一个自己。

一个疯子在另一个疯子面前发现了自己的疯。

师姐表面文静,其实内心和诗人一样疯狂。不过,师姐的疯只是一场场内心的野火,自己都会给镇压下去。而诗人则是殃及城池的明火,自己也是要葬身火海的。

他们一个公开,一个隐秘,就如一个是行为犯罪,一个是思想犯罪。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