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12.牛爸爸的救赎

牛爸爸焦急地说:“糟了!我儿子被它们抓走了!木木,快上我的背上!”

木木急忙爬上牛爸爸的背上,牛爸爸载着木木火速地去追赶狼群,它一边跑一边对木木说:“木木,抓稳我,千万不要放弃我,我现在不能没有你。”

木木在牛爸爸的背上,说:“放心,我不会放弃你的。”

大虎和小鳄也跟着牛爸爸一起去追,然而它们刚才都被咬伤了腿,伤痛使得它们无法快速奔跑,但是它们还是咬着牙一瘸一拐地往前冲,它们跑着跑着,都不小心踩中了地上的香蕉皮,被摔了一个大跟头,爬起来的时候,它们居然看到木木回来了。

大虎问木木:“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木木难过地说:“我不知道,我放开它了。”

小鳄说:“啊,你放开了它了?你怎么能放开它呢,它没有你不行的,而且疤痕狼是它最恐惧的噩梦。”

木木伤心地哭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是想我绝对不能放开它,而且我的手一直都紧紧的抓着它的背的,可是,那一瞬间,它一跃而起,我看着自己冲向蓝天,心里像触电一样,不知道是自己放开了手,还是手里抓着的牛毛被扯断了,反正我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就掉落下地了,掉下地之后我也没有告诉它,我就那样傻傻的站在地上,看着它一个人冲向战场……”

大虎安慰木木说:“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们快点追上去救它们吧。”

木木说:“我们追不上它们了,我是在牛爸爸跳过一条深沟的时候松开它的,你们都受伤了,你们跳不过去的。”

小鳄说:“我们先到那条深沟再想办法吧……”

它们到达了那条深沟前面,发现这条深沟有七八米深,六七米宽,原来这里是有一座小木桥的,不过疤痕狼刚才拖着小牛走过桥的时候,把桥给拆断了,牛爸爸救子心切,并且力大无穷,才勉强跳得过去,其他人除了大虎之外,没有人能跳过去的,但是大虎现在受伤了,也无法跳过去。

小鳄说:“这条沟过不去,怎么办?”

大虎说:“造桥。”

这时候可可和雀哥雀弟以及其他的牛群朋友和猴群朋友也纷纷赶来帮忙了,牛群用角顶断树木,猴子用藤条把这些树木绑住固定在一起,可可让雀哥雀弟把藤条衔到深沟的对面绑到树上,让猴子顺着藤条爬过对岸去架桥,就在大家开始忙活的时候,忽然听到对面的森林深处传来一声悠远的牛哞声,随后又传来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啸。牛哞声和狼啸声撕裂了深沟对面那片森林的安静,无数鸟类“哇”的一声从对面的树丛中惊走天际,森林里开始刮起了大风,大风穿过莎莎的树丛扑到深沟这边所有人的脸上,大家都嗅到了厮杀的味道。

大虎焦急地说:“快快快,它们打起来了,我们要加快速度。”

森林里还不断的传出奔袭的蹄点声、愤怒的咆哮声以及悲痛的哀嗷声,深沟这一头,大家在争分夺秒地架桥,就在桥刚要架好的那一瞬间,对面所有厮杀声霎时戛然而止。

这突如其来的静谧比方才的喧杂更令大家揪心,木木这时紧紧地握住了可可的手。

而且这突如其来的安静把正在对岸拉着藤条的猴子们吓楞了,猴子们手一懈,藤条便从它们的手里滑脱了,藤条的另一头绑着的木桥立刻往深沟里滑落下去,猴子们这时才回过神来,想用力地把桥拖起来,但是木桥滑落的冲击速度太快,重力很大,它们无力拉动,快架好的木桥就这样摔断在了深沟下面。

老猴子非常焦急:“桥断了,怎么办?要不要重新再架一座。”

大虎苍茫地望向牛爸爸的方向,摇了摇头,说:“算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在这等它回来吧。”

然后大虎对雀哥说:“你先飞过去看看牛爸爸的情况。”

雀哥点了点头,便扬起翅膀向对面的森林飞去,而大家都紧紧地肩并肩地拥护在一起,急切地等待着牛爸爸的消息,不一会,雀哥脸色苍白的飞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不好了,我看到,牛爸爸和小牛躺在地上,还有很多狼也躺在地上,看起来它们都死了,但是那头疤痕狼还活着,它正在咬牛爸爸和小牛,它一会儿去咬一口牛爸爸,一会儿去咬一口小牛,牛爸爸和小牛躺在地上没有反抗的迹象,它们……它们……它们死了!!!”

大家听到了雀哥的消息,都哀伤地垂下了头,木木一下子哭了起来,抽搐着说:“都怪我,我不应该放开它的……”

大虎俯下身子,把脸暖暖地贴到了木木身旁,说:“别太难过了,因为有你,它才能成为一个勇敢的英雄,但是它不能只依靠你来获得勇气,现在虽然它走了,但是它证明了,没有你,它一样也战胜了自己的恐惧,成为了真正的英雄。”

木木擦了擦眼泪,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难过,它是一头很好的牛,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我再也不能见到它了……”

这时候深沟对面传出一句大家都熟悉的声音:“你再也不能见到谁了?”

木木听到声音,惊喜地抬起头:“牛爸爸!”

大伙看到,深沟的对面,牛爸爸和小牛正从树林中走出来,大家立即化悲为喜。牛爸爸问:“你刚才说再也不能见到谁了呀?还有大家干嘛都那么难过啊?”

木木兴奋地说:“牛爸爸,你还活着啊,刚才我弟弟飞过去,它不是说它看到你和小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被那只疤痕狼咬吗?”

牛爸爸呵呵笑了起来,说:“我一下子就把那些狼都打垮了,就剩那只疤痕狼还能站起来,它的牙都被我踢断了,它还不屈不挠地来咬我,我发现它那一口破牙咬得我就像挠痒痒一样,所以我就躺在地上给它挠痒,它一下扑过来帮我挠痒痒一下跑过去给我儿子挠痒痒,它咬得气喘吁吁了都咬不动我们,最后它累趴下了。我就对它说,我不怕你,你一点都不可怕,我的小儿子就能打败你了。”

小牛接着牛爸爸的话说:“然后我就走到它前面,用后腿用力一蹬它的脑袋,它就……”

喜鹊接下小牛的话,说:“它就脑残了!”

大伙都被逗乐了,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牛爸爸问木木:“木木,刚才你一直都没有在我背上吗?”

木木愧疚地说:“牛爸爸,对不起,我放弃了你。”

牛爸爸摇摇头,说:“不,我应该谢谢你。我刚才一直以为你在我背上,所以,我不怕那些狼,也鼓起勇气不怕那只在无数次噩梦中吓醒我的疤痕狼,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不在我的背上,我也可以勇敢的,我需要的不是依赖谁,而是相信自己,我勇敢的理由不能是你在我的背上,而是我的儿子正处在危险之中,我内心的恐惧不能让你去解决,而要由我自己亲自去战胜。木木,你没有放弃我,你是解放了我,你让我成为了一个真正勇敢的爸爸,谢谢你。”

木木说:“牛爸爸,你真好,谢谢你谅解了我。”

小鳄说:“你们难道不觉得,隔着一条深沟说那么贴心暖心窝心的话,有些别扭吗?”

木木笑着说:“还好还好。”

大虎说:“快想办法让牛爸爸和小牛过来吧。”

小鳄说:“重新架桥吧。”

大虎说:“刚才折腾那一阵证明了架桥可不是个好主意。”

雀弟举手说:“我有个好主意!”

大虎说:“说。”

雀弟说:“让牛爸爸在对面做一支大弹弓,然后用弹弓把它们打过这边来……”

大虎转身对大家说:“大伙快架桥!”

大家便又热火朝天地造起桥来,雀弟在一旁喊:“唉!弹弓真的很给力的,你们要是被弹弓打过你们就知道了,那感觉,就好像时空旅行一样,身边的风景像流水一样冲刷过你的脸颊,大地就像拼图一样零碎在你的脚下,清风在你左手,漂泊在你右翼,你就那样任凭世界的喧嚣亦或寂寞在你眼眶中潮起又潮落,你就那样任凭人情的温暖亦或冷漠在你眉宇间紧锁又挣脱,你就那样自顾自的,飞扬抑亦或陨落……”

一只左手拿着树腾右手抱着柱子的猴子对雀弟说:“你太有文采了太有涵养了,我很欣赏你。”

雀弟说:“别拍马屁,要我帮什么忙就直说。”

猴子说:“你误会我了,我是真的很欣赏你。”

雀弟感激涕零,说:“终于有人能理解我了,谢谢你。”

猴子说:“不用谢,对了,你现在有空吗?我的屁股很痒,可是我现在没有多余的手,你能帮我挠一下吗?”

听到猴子的话,雀弟两眼发直,呆若木鸡,神情面瘫,无语凝咽。

小鳄问大虎:“小虎被我们赶跑了,你担不担心它?”

大虎笑了笑说:“我不担心它,至少它现在明白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可可和木木以及雀哥雀弟稀里糊涂的闯进了骨头森林,扰乱和改变了牛爸爸大虎小鳄还有猴群们的人生,现在它们:一只会保护动物的老虎,一只会拯救弱小的小鳄鱼恐龙,一只打败了狼群的牛,还有一群打败了狗熊的猴子,它们的故事传遍了整个骨头森林,它们的故事也改变了整个骨头森林,从此这片骨头森林不再是可怕的森林,不再到处充满危险和杀戮,而是处处充满了欢笑和帮助,对于小鸭可可它们,真是一段奇妙而快乐的旅行,不过,这段旅行到此也要结束了,因为,这段旅行虽然快乐,但是它们并没有找到妈妈,它们也发现自己并没有穿梭时空,它们得回到农场里了,继续寻找自己的妈妈,那里是它们旅程开始的地方,也是它们要回去重新开始另一段旅程的地方。

离别的时候,可可和木木和大家一一拥抱,雀哥雀弟告诉了可可和木木,它们其实不是可可和木木的兄弟,当初只是利用它们的蛋壳混进农场里偷东西的小麻雀,它们不想回农场了,它们喜欢上骨头森林了,想一直在骨头森林里生活下去。

可可和木木也和雀哥雀弟拥抱在一起,它们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好兄弟。

临走的时候木木跟小鳄说:“小鳄,我发现,我其实没有回到什么恐龙时代,我或许也不是什么始祖鸟,你或许也……”

小鳄笑了笑说:“其实我早就恢复记忆了,但是我觉得我做恐龙的这段时间很开心,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的出生是一条鳄鱼,但是我的出生并不能决定我的人生。其实大家都知道我是一条鳄鱼,但是它们现在都更愿意叫我做小恐龙。”

可可说:“小恐龙,再见,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小鳄说:“可可,再见,谢谢你赋予了我新的生命,记住,你有梦想的话,就去做吧,鳄鱼也能成为恐龙的!”

可可听到小鳄的话,它忽然觉得很温暖,它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旋转了一圈。

小鳄问:“可可,你刚才是?”

可可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快乐,所以,我就转了一下。”

小鳄说:“你转得很好看,我也转一下。”说着小鳄就用前掌撑着地面转了一圈,大虎看到小鳄转得很滑稽,它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转得太搞笑了,好像大笨钟的分针一样!”

小鳄说:“分针?分针有我那么快吗?应该是秒针才对。”说着小鳄就仰卧在地上,四脚朝天,把自己的尾巴挺得直直的,嘴里念着滴答滴答滴答,然后尾巴随着滴答声有节奏地顺时针转动起来,大伙哈哈哈的笑起来。

小鳄转完后爬起来对大虎说:“大虎,我打赌你连一圈都转不到就晕倒了。”

大虎不服气:“谁说的。”大虎便马上转了一圈。

小鳄在旁边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大虎你转得更搞笑,你好像一只在追咬着自己尾巴的狗,哈哈哈哈……”

大虎说:“是吗?是这样吗?”

说着大虎便学小狗一样追着自己的尾巴咬了几圈,还有模有样的“汪汪汪”的叫了几声,转了几圈后还学着狗吐舌头哈哈哈哈地喘气……

这次离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忧伤,因为大伙都被大虎和小鳄这对冤家逗乐了,大家都玩起了转圈圈的游戏,无比欢乐。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