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11.迎战毁灭联盟

在猴群逃离家园的时候,狗熊小虎以及狼群也正从狼寨出发。

狗熊问:“鳄鱼潭和猴窝是不同的方向,我们是先去捣毁猴窝呢?还是先和鳄鱼帮会合?”

疤痕狼说:“我们现在排场太小了,看起来就像蝇营狗党,不够气派啊。”

小虎说:“说的对,要是纠集了鳄鱼帮和豹子会一起,再取个好听点的联盟名字,狗熊和我走队伍前头,你胸口纹条癞蛤蟆,我手臂纹只沙皮狗,那个气场真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走到哪都要尖叫不断啊。”

狗熊拍腿称赞道:“好主意!我们就先去和豹子会鳄鱼帮会合,大家来帮我们联盟想一个好听的名字。”

疤痕狼问:“如果和它们会合了,那么我们就离牛群很近了,不如我们先去教训牛群,再折回去教训猴子。”

狗熊说:“好,先去教训牛群,不过这些现在不重要了。”

疤痕狼问:“那什么重要。”

狗熊和小虎异口同声:“帮我们联盟想一个好听的名字!”

疤痕狼说:“既然是小虎大哥和狗熊大哥带领我们的,那就用两位大哥名字的首字来命名联盟的名字!”

小虎说:“你这个构想是不错的,可是我的名字首字是小,狗熊的首字是狗。小狗联盟听起来……”

狗熊兴奋的说:“听起来很可爱啊!我喜欢我喜欢!”

小虎说:“拜托,我们现在是去砸场子,不是去献爱心,搞得那么可爱干嘛。”

独眼狼说:“对对对,要有毁灭性!”

小虎说:“对,毁灭!我喜欢这个词,就叫毁灭联盟!”

小虎和狗熊很快纠集了鳄鱼帮和豹子会,毁灭联盟声势浩荡的往牛群扑去。

而小鸭可可和小鸡木木这边,也正和大虎、小鳄送牛爸爸和小牛回牛群,而刚才被小牛当成绑架牛爸爸的小鸟而狂扁一顿、被小鳄重扫一尾晕掉的雀哥在可可的怀抱里醒过来了,雀哥看到可可和木木在身边,开心的说:“可可木木你们来救我了啊,我刚才被一只……”

走在可可身边小牛和小鳄听到了雀哥的声音,马上都把头凑过来,关心地问:“你醒了?”

雀哥一看到这两个狂扁自己的人,头一歪舌头一吐,又晕掉了。

不一会,它们就找到牛群了,牛爸爸怕大虎和小鳄惊吓到牛群,就让它们送到离牛群几十米远的地方,说:“你们就送我们到这里吧,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我肯定救不回我儿子的……”

然而牛爸爸话还没说完,身后的牛群就沸腾了起来,原来,狗熊和小虎带领着毁灭联盟已经早已埋伏在四周,并且可可和木木它们送牛爸爸回来的时候,也不知不觉的走进了毁灭联盟的包围圈里。

小虎看到大虎进了自己的包围圈,马上呼啸着从隐蔽的草丛里冲出来,牛群慌乱得如一锅沸水,想往回逃跑,但是这时候狗熊、狼群、鳄鱼帮、豹子会,上百只凶狠的猎食动物都从四面八方扑了出来,牛群和可可它们都被团团围住,毁灭联盟张牙舞爪地逼退它们,包围圈越缩越小,它们渐渐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虎和小鳄护在可可和木木前面,大虎说:“大家别怕,这里有我。”

小鳄说:“对,大家都别怕,就算大虎打不过它们,也还有我!”

大虎瞄了瞄小鳄,说:“我比你厉害。”

小鳄也瞅了瞅大虎,说:“你打不过我。”

可可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吵呢。”

小鳄说:“这根本没有争议,大虎不是我对手。”

大虎说:“我吹牛确实不是你的对手。”

……

小虎走上前来,对大虎说:“大虎,你已经被包围了,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你现在过来还来得及,我们会欢迎你的。”

大虎说:“我不会跟你们一伙的,乌合之众。”

小虎说:“为什么?我们都是老虎,你为什么要站在它们那边?”

大虎说:“以前我以为我能杀掉森林里所有的动物,我才是森林之王,但是,当我在你嘴里救下了那只小麻雀,和在鳄鱼潭救下了木木,当它们对我说谢谢,跟我拥抱的时候,我才知道,能够保护这片森林和这片森林里所有的动物,才是真正的森林之王。”

小鳄在一旁夸赞道:“你打架打不过我,说话倒是比我会说。”

大虎笑道:“我是森林之王,你才打不过我。”

小虎对大虎说:“既然你已做出错误的选择,等下兵戎相见,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这时鳄鱼帮的首领鳄霸认出了小鳄正是自己的侄儿,鳄霸走上前呼唤小鳄:“小鳄,你站在那边干嘛?还不过来!”

小鳄说:“你叫我?”

鳄霸说:“当然是你,你是鳄鱼,你跟我们是一伙的,怎么能站在对立面,快回来。”

小鳄听到鳄霸的话,不屑的说:“我怎么可能是和你们一样蠢的鳄鱼,你这只蠢鳄鱼,擦亮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恐龙!我是这片土地的霸主,比森林之王还要高一级别的王者!!”

大虎在旁小声的嘀咕道:“肯定没有森林之王级别高。”

从来没有鳄鱼敢顶撞自己,鳄霸听到小鳄的话,顿时气炸了,狂吼着猛扑向小鳄,它的攻击速度风驰电掣一般,小鳄躲闪不及,被咬住左前爪,大虎看到小鳄被袭,立刻扑到了恶霸的身上,一口咬住了鳄霸的上唇,用力的把鳄霸的嘴掰开,小鳄急忙把自己的痛爪从鳄霸的嘴里抽出来,然后摆头一口咬住鳄霸的脖子,小虎和狗熊见鳄霸处于劣势,赶紧参战,只见小虎一个虎掌抽到大虎的脸上,把大虎咬住鳄霸的牙给抽松了,狗熊也上前用利爪往大虎的肚皮上一挥,想把大虎的肚子挠破。而咬住鳄霸的小鳄及时发现,急忙一甩尾给了狗熊的脸一鞭子,狗熊被甩得的身体一倾,利爪也偏了方向,没挠到大虎的肚皮,只抓伤了大虎的右腿。

牛爸爸急忙拱下身子,对木木说:“快快快,跳上我的背!”

木木迅速的跳上了牛爸爸的背,牛爸爸问:“站好了吗?”

木木说:“站好了!”

牛爸爸立刻拱下牛头,冲撞出去,用牛角对着狗熊狂顶,狗熊刚才给小鳄甩了一尾巴有些昏昏沉沉的,看到牛爸爸锋利的牛角逼近,急忙往后退闪,缩回了狼群中。

牛爸爸的冲撞使得小虎分了神,大虎见势立刻冲刺跃起,一掌劈到了小虎的脖子上,小虎感觉好像被火车撞了一样,横摔在地,在地面滑了几米才停下来,脖子疼得不行,身体一侧的毛皮也被地面擦出了血迹。小鳄咬住鳄霸的脖子,立即来了个死亡翻滚,在地上狂转了十几圈,然后摆头一甩,鳄霸就被甩倒到了远处。

大虎喘着粗气对小鳄说:“你太逊了,刚才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就被那只大鳄鱼咬死了。”

小鳄也气喘吁吁了,对大虎说:“你不出手,我早就解决它了,就是因为有你拖后腿,我才耗那么久,还有刚才如果我不救你,你就被狗熊撕破肚皮了。”

大虎看了看小鳄的伤腿,说:“你快痛死了吧,还不赶紧退到我屁股后面舔伤口。”

小鳄抖擞了一下伤腿,说:“这点伤,就跟蚊子咬一样,我看你被狗熊挠的那只腿快要废了吧,还不赶紧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腿哭,说不定你妈妈会带糖来哄你哦……”

大虎也踢踏了一下伤腿,说:“狗熊刚才只是给我挠下痒痒而已,我还觉得挺舒服的。”

而牛爸爸还在追着狗熊冲撞,小鳄对大虎说:“小花猫,你留在这里捉捉蜻蜓捕捕蝴蝶,我上去帮牛爸爸。”

大虎说:“小蜥蜴你还是在这里晒太阳吃点蚂蚱吧,我一个人去帮牛爸爸就够了……”

正在大虎和小鳄要冲上前去助战的时候,忽然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朝着牛爸爸的头砸来,牛爸爸被这个东西砸停了冲撞,因为砸它的东西正是一只从牛头上取下的牛角,这只牛角掉落在牛爸爸的跟前,牛爸爸看清楚了这只牛角,它非常独特,因为它的顶部是深蓝色的。

牛爸爸看着这只牛角,晶莹饱满的泪珠顷刻间就溢满了眼眶。它背上的木木问:“牛爸爸,怎么了?”

牛爸爸呜咽着说:“是爸爸,是我爸爸的角。”

这时候疤痕狼叼着另一只牛角走出来,把嘴上的那只牛角也扔到了牛爸爸面前,说:“你果然是它儿子,这么多年,只有两头牛敢反抗我们狼群,第一头就是你爸爸,第二头就是你,那年你爸爸虽然用它的角划伤了我的脸,但是它最后还是被我杀了,我当年能够杀掉你爸爸,今天我一样也能杀了你!”

疤痕狼呲牙咧嘴,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双眼放射出凶恶的寒光,一步一步向牛爸爸逼近。牛爷爷是牛爸爸心里最英勇厉害的牛勇士,这只夺走牛爷爷生命的恶狼在牛爸爸的噩梦里出现不下几百次了,每一次牛爸爸都被它从睡梦中吓醒,如今,这个噩梦终于出现在现实里了。牛爸爸感觉到心跳开始减速,冷汗不停的冒,四肢好像泡在冰水里一样寒冷。

木木说:“牛爸爸,别怕它,今天你可以帮你爸爸报仇!”

但是牛爸爸已经逃缩到大虎和小鳄的身后了,它不住地喘着气,慌张的说:“我不行,我不行,我从小到大做梦梦到它都被吓醒,它是我的噩梦,我战胜不了它……”

大虎对牛爸爸说:“别怕,有我在。”

小鳄对大虎说:“大虎,你也别怕,有我在。”

疤痕狼看到牛爸爸退到了大虎和小鳄的身后,也不敢贸然冲过去,小虎和狗熊、鳄霸被它们打败了,窝在一旁舔伤口,毁灭联盟的其他人也不敢贸然上前去跟大虎小鳄战斗。

疤痕狼看到包围圈里的牛群惶恐不安地在原地打转,顿时心生一计。

疤痕狼对着牛群喊:“今天我们包围这里,主要是因为你们牛群中有一只不守规矩的牛,本来狼和牛的关系,就是猎手和猎物的关系,这是自然生存法则,狼饿了,来抓牛,跑得慢的牛,就要成为狼的食物,强者生存,这是最好的法则,你看我们遵守着这个法则这些年关系一直都保持得不错——我们狼不挨饿了,你们牛也把一些牛群里的窝囊废淘汰掉了,剩下的都是牛族的精英!你们为我们提供食物,我们为你们淘汰废物,这是一种共赢原则!对狼对牛都是很有利的!”

牛群听到了疤痕狼的话,纷纷议论起来:“好像它说得很有道理耶”“对啊,我们活下来的都是精英,被狼叼去的那只能怪自己平时不锻炼”“这匹狼说得对,我们和狼这些年的关系一直保持得很不错!”……

小鸭可可听到牛群们的议论,回头对它们喊:“喂!有没有搞错!这些狼每天都来捕杀你们的亲朋好友,你们居然信它的鬼话!”

那些牛群并没有理会可可。

疤痕狼继续说:“这些年,我们狼和你们牛的关系一直不错,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企图破坏我们的友好关系,很多年前,一头老牛破坏了我们的法则”——疤痕狼指了指地上的散落的牛爷爷的牛角,说:“它的下场就是这样!”

牛群里暗暗爆发出一阵骇然的恐叫声。

疤痕狼继续说:“本来它是一头非常健壮的牛,是我们狼为你们牛保留下来的优质品种,但是,它就是为了去挽救一只弱小的应该被淘汰的牛,破坏了这个法则,所以,我们狼主持了正义,惩罚了它——把它杀了!”

牛群里又爆出一阵惊悚的惋惜声。

疤痕狼指着牛爸爸,音调提高了不少:“今天!你们牛群中又出现了一头心怀不轨的败类,企图破坏我们狼和你们牛的友好关系,现在你们牛群被我们毁灭联盟包围,全是因为这头牛!如果你们现在把这个败类绑起来,交给我们,我们立刻撤掉包围,继续保持从前的友好关系,狼牛和平友好万岁!!”

牛群们听到疤痕狼的话,立即群情激奋,口号不绝:“把这个破坏狼牛友好关系的败类打倒!”“它是个大坏蛋!都是它害得我们被包围的!”“把它交给狼群,换回和平!”……

一百多头牛霎时像愤怒的海啸一样涌向牛爸爸,大地的脉搏被它们的蹄点敲击得铿锵地跳动,牛爸爸没想到自己的亲友居然会为了敌人来攻击自己,它绝望而伤心的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被它们的愚昧踩踏。

这些愤怒的牛群虽然不是冲向毁灭联盟,但是毁灭联盟的肉食动物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疯涌的恐惧,疤痕狼深呼吸缓和着紧张的神经,自语说:“幸好这些笨牛不是朝着我们来的……”

而此时,此地,除了毁灭联盟、木木可可大虎小鳄牛爸爸和牛群它们,还有另一伙动物也在现场,它们便是雀弟和喜鹊带领过来的猴群,它们正躲藏在四周的树梢上,猴群本想过来通知牛群狗熊它们要围攻它们,但是猴群们没想到狗熊它们没有先去猴子林,而是先来围攻牛群,雀弟和猴群赶过来的时候,牛群们已经被毁灭联盟包围了,猴群们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一直在寻找机会想帮牛群点什么。

愤怒的牛群冲向牛爸爸的时候,老猴子对猴群们说:“你们看,这些牛群就跟我们当初一样,因为惧怕敌人,而去伤害自己的朋友。”

雀弟说:“朋友们,现在是好机会,牛群们已经有勇气了,但是我们得让它们的勇气用到正确的方向!”

老猴子问:“我们应该怎么办?”

雀弟说:“大家快扔……”

独眼狼正在对着牛群们喊:“快快快,把那头牛踩成肉饼!”忽然,一块黄黄的软软的东西啪的一声贴到了它的头上,独眼狼把这个东西抓下来,百思不得其解,说:“香蕉皮?”

雀弟正在树上指挥猴群们:“大家快扔——香蕉皮!”

猴群们欢乐的回应着:“香蕉皮!香蕉皮!香蕉皮!!”

只见无数的香蕉皮从四面八方的树梢上飞舞出来,密密麻麻就像山洞里被惊扰的蝙蝠群一样,它们朝着牛群飞去,贪婪地吸附在牛群的背上,身上,和它们脚下的土地上,这些愤怒的狂奔着的牛群踩中了香蕉皮的时候,脚底打滑,便乱了方向,它们开始向四面八方冲撞起来,包围着它们的毁灭联盟看到这些恐怖的牛群居然改变了进攻方向,朝着自己冲撞过来,都纷纷四处逃逸。牛群们意外地看到这些平时自己恐惧的野兽,原来内心是那么的害怕自己,它们越来越勇敢了,疯狂地冲撞着这些平时欺负着自己的掠食者,这些狼鳄豹熊们逃的逃,伤的伤,毁灭联盟被打败了!

小牛开心的叫牛爸爸:“爸爸,你快看!”

牛爸爸睁开了眼睛,看到牛群们并没有来讨伐自己,而是去和敌人战斗了,它欣喜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小牛指着地上的香蕉皮说:“我们得感谢这些香蕉皮,还有树上的那些猴子。”

说着小牛开心地踏到一片香蕉皮上,在地上欢快地滑了起来。

牛爸爸仰头望到树上,看到一群红屁股正在用坚果砸狗熊和狼,它对它们喊道:“谢谢你们!”

可可和木木也望上去,看到了雀弟也在猴群中,它们说:“弟弟,我们在这里!”

雀弟听到了它们的声音,飞了下来,抱住可可和木木,开心的说:“太好了,我们终于在这个时空团聚了。”

忽然一声求救声割裂了欢欣的气氛:“爸爸,救我!”

大伙寻声看去,原来是小牛刚才踩着香蕉皮玩溜冰的时候,不小心就溜到了疤痕狼前面了,疤痕狼一口咬住小牛的腿,狼群们一起扑上来,快速地把小牛拖进了森林里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