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10.猴群的觉悟

独眼狼把网里的“唐僧”带回狼寨的时候,雀弟已经吃得肚子圆鼓鼓的在一旁睡大觉了,独眼狼兴冲冲的冲到疤痕狼身边,兴奋的说:“大哥,我们抓到唐僧了!”

疤痕狼听到好消息立刻喜笑颜开,露出一口黄黄的牙齿,说:“快快快,我们乘现在它睡着的时候吃它师傅的唐僧肉!”

疤痕狼看到了网里网着的“唐僧”,问:“这就是唐僧?”

独眼狼说:“恩,我们看到他们在森林里躲躲藏藏的,那个孙悟空不是说它和它师傅在捉迷藏吗,而且又是光头又是戴着帽子的,肯定是唐僧。”

疤痕狼说:“可是,它没有说它有两个师傅啊。”

独眼狼说:“但是它也没有说它只有一个师傅啊。”

疤痕狼说:“对!你说得有道理!快把这两个唐僧煮了吃了!”

这时候网里的“唐僧”动了动,疤痕狼说:“还想跑!”上去就是一脚,踢得网里的“唐僧”叫了一下。疤痕狼怒道:“你还敢叫!”说着上去又是一顿乱踢乱揍,网里面的“唐僧”被打得惨叫不断,痛喊声把睡梦中的雀弟给吵醒了,雀弟跑过来躲在一旁看看是怎么回事……

疤痕狼打得气喘吁吁了,才停下来。独眼狼跟疤痕狼说:“大哥,这唐僧的声音很熟悉啊。”

疤痕狼说:“有吗?”说着又一脚踹到了一个“唐僧”的头上,把这个“唐僧”的光头给踹破了,碎落了一地的蛋壳状物品。

疤痕狼定睛看了看地上的蛋壳碎片,疑惑道:“难道就连光头也阻止不了头皮屑了?!”

独眼狼说:“这事是有些奇怪,而且这唐僧的声音真的很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这两个唐僧是戴着帽子和面具的,要不,我们看看他们长得什么样的。”

疤痕狼说:“你去看吧,我打得累死了。”

独眼狼便走向网去,小心翼翼的把一个“唐僧”的面具摘掉,面具摘落的时候,独眼狼霎时被吓得魂都飞了,连连后退差点跌倒在地。

疤痕狼说:“出什么事了?怎么被吓成这样子?太不淡定了!”

独眼狼说:“它,它,它是,是,狗熊,是狗熊大哥!”

网里的狗熊渐渐醒了过来,它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是狼群把自己网住了,怒不可遏,一下就撕烂了网冲了出来,大吼:“你们敢把我网起来!”

疤痕狼被狗熊吼得直哆嗦:“狗熊大哥,这,这其实是个误会!”

这时候网里的另一个“唐僧”小虎也醒过来了,扯掉脸上的面具,怒吼:“刚才我昏睡的时候是谁打我!!”

疤痕狼随手往身边的独眼狼一指,说:“是它。”

独眼狼被大哥扣了个大黑窝,苦着脸支支唔唔的说:“这,这,其实,事实,并不是你们想的,想的那样……”

狗熊大吼:“这事一定要说清楚!不然我把你们全部都撕成碎片!!”

疤痕狼马上叫小弟们给狗熊和小虎准备美食,然后连连鞠躬道歉,说:“狗熊大哥,小虎大哥,这真的是个误会,对不起对不起,对了,狗熊大哥,你不是被那只小麻雀打死了吗?”

狗熊大怒,问:“什么小麻雀,什么打死了!?”

疤痕狼说:“独眼狼说,猴子们派了一只麻雀去讨伐你,独眼狼去你家给你报信的时候,看见你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不是那只麻雀打伤你的吗?”

狗熊想了想,说:“胡说八道!是我和小虎抢那只麻雀,我们俩才弄得两败俱伤的!然后我们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我们的发型和造型很丑,就做了一个蛋壳帽子和一顶面具戴着出门……”

疤痕狼说:“啊!这真的是个误会啊,那只小麻雀后来来我们狼寨,说它的师傅就是光头戴帽子的,而且它师傅的肉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于是我们就去抓它师傅,就不小心,碰到两位戴着蛋壳帽子像极了光头和尚的大哥了。”

狗熊怒道:“这肯定是那只小麻雀的奸计,挑拨我和小虎互相残杀,又引你们去抓我们,挑拨我们食肉动物之间的关系!”

小虎问:“那只小麻雀现在在你们狼寨里?”

疤痕狼说:“恩,它现在在睡觉呢,我马上去把它杀了!”

小虎说:“不!现在不能杀它!我要留着它,在我哥的面前亲口吃掉它!我要哥哥亲眼看到,我吃到了天下掉下的馅饼!哈哈哈哈!”

疤痕狼说:“好,我等会就去把它绑起来!”

狗熊重重的锤了一锤身边的桌子,说:“那些猴子敢反抗我,我让他们好看!”

独眼狼说:“狗熊大哥,这事可能比你想象中更复杂。”

狗熊问:“为什么?”

独眼狼说:“现在森林里乱套了,猴子们敢反抗你,而今天早上有一头胆小的野牛也反抗了我们狼群,而且我听鳄鱼帮的兄弟们说,这头野牛还去挑衅了鳄鱼帮,并且有一条鳄鱼好像还站在野牛那边了!”

小虎说:“对,我哥哥今天也很奇怪!它居然站在那只麻雀那边,和我作对!”

独眼狼说:“小虎大哥说得对,这些绝对不是小事,而是一连串的阴谋,严重威胁了我们肉食动物在森林里的霸主地位,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今天早上那只反抗我们狼的野牛,它身上也有一只小鸟。”

狗熊疑惑不解:“小鸟?”

独眼狼说:“不知道是不是小鸟,反正就是跟小麻雀一样的小东西;而这次猴群反抗狗熊,也一样有一只小鸟;大虎和小虎的决裂,还是因为一只小鸟;我们狼群去冒犯狗熊大哥和小虎大哥,也是因为一只小鸟;而我听别人说,那只从我们兄弟手里抢走那头小牛的鳄鱼身边,也有一只小鸟。每一个关键事件,每一个场景里,都出现这些小鸟!这些小鸟正在用各种手段要把这片森林从我们的手中抢去,我们要立即召集所有的弟兄们,打一场大战斗,让森林里所有的动物都知道,我们是森林里的统治者!”

狗熊率先鼓起掌来,说:“好,分析得很好。”

随后,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

疤痕狼说:“我马上通知鳄鱼帮、豹子会跟我们集合,由狗熊大哥和小虎大哥做首领,先去捣毁猴窝,再去围攻牛群,让它们再也不敢反抗我们!”

而刚才被吵醒的雀弟听到了它们的话,想起自己和雀哥还有可可和木木是被农场弹弓打过来的,独眼狼说的那几只小鸟大概就是指它们四个,雀弟这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像喜鹊说的那样是一场梦,而是真实的。

雀弟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一只小巧玲珑袖珍可爱楚楚怜人的小麻雀进到了凶险的狼窝里了,它的两只小翅膀慌忙的扇动起来,跌跌撞撞的逃走了。

雀弟一边飞一边想,我可千万别飞回猴子的领地去啊……

只见雀弟冲过一堆浓密的树叶,啪的一声,撞到了一个毛茸茸的胸膛里,被这个毛茸茸的东西用手抱住,周围立刻响起欢喜雀跃的呼喊声:“大王回来啦!大王回来啦!”

雀弟听到这五字符咒,霎时面如屎色:“不是吧……”

然后雀弟被这只猴子抱上了王座,猴群们在下面兴奋而猴急着问:“大王,你打败狗熊了吗?”

旁边的喜鹊见到雀弟居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问:“你竟然回来了?”

雀弟横了喜鹊一眼,压着声音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孙悟空,你还让我去送死,你这坏鸟。”

喜鹊愣愣地张着大嘴:“啊,你都知道了啊。”

猴群还在下面猴急的追问:“大王,大王,你打败狗熊了吗?”

雀弟立即换一个春风得意的表情回答猴群:“哈哈,你们大王我,我能不打败狗熊吗?那只狗熊,狗熊被我揍惨了!!!”

猴群听到了雀弟的回复,都喔喔喔的欢呼起来。

雀弟又偏过头压低声音对喜鹊说:“其实真相是,狗熊等下会和一只老虎还有一群狼过来收拾猴子们。”

喜鹊被吓得羽毛都零散了,惊恐的说:“啊,那怎么办?”

雀弟说:“想个办法脱身呗,还能怎么办?”

喜鹊说:“好主意。”

只见喜鹊走向前去,跟猴子们说:“大伙安静一下!我有重要事情宣布!”

猴群听到了喜鹊的话,停下了呼叫声。喜鹊说:“你们大王已经替你们收拾了狗熊了,我也必须公布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我就是你们大王的师傅——唐三藏!”

猴群和雀弟听到喜鹊的真实身份,都惊得目瞪口呆。

喜鹊继续说:“我因为和你们大王玩捉迷藏,所以化妆成喜鹊的样子,我其实是一个胖和尚,我用身形缩小术把自己压缩成鸟那么大,然后粘上了喜鹊的羽毛,这个身形缩小术要等到一个星期才会自动恢复原形,而这个喜鹊的羽毛你们看起来很真实,其实,全是假的!”

雀弟站起来,紧紧抱住了喜鹊,哭喊道:“师傅!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然后雀弟放开喜鹊,对着猴群说:“它真的是我师傅,不信你看。”说着雀弟就刷刷刷地拔掉了喜鹊七八根羽毛,对着猴群们说:“你们看,我拔它的这些羽毛,要是真的,它早就痛死了,你看它一点事都没有,说明这些羽毛是假的,它真的是我师傅化妆成的。”

喜鹊忍痛苦笑,说:“我一点都不痛,真的,完——全——不——痛——!”

说话间雀弟又拔掉了它三根羽毛。

喜鹊压低声音说:“够了!等下搞砸了我们都走不了了。”

雀弟轻声说:“这是你骗我的代价。”然后转身对猴群们高呼:“猴儿们!还不拜见你们大王的师傅!”

猴群们热情的鞠躬:“大王的师傅好!”

喜鹊说:“免礼免礼,你们的大王已经替你们收拾了狗熊了,他呆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再多呆一下子,就延误取经的时机了,到时候西天打烊关门了,我们就取不到经了,所以,我们得马上上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大家保重!!”

说着,喜鹊就攥着雀弟飞走了,猴群们看着天空上它们飞走的背影,说:“大王保重,大王的师傅保重,祝你们早日取得真经!”

喜鹊和雀弟飞着飞着,雀弟问:“我们就这样走了?”

喜鹊说:“如果我们这样走了,等下狗熊它们来了,猴子们就会被撕成碎片踩成肉饼。”

雀弟说:“可是我们回去,告诉它们真相,它们会先把我们踩成肉饼,然后奉献给狗熊吃。”

喜鹊说:“不能回去!”

雀弟说:“不行,一定要回去通知它们!”

喜鹊点点头,说:“对,你说得对,一定要通知它们!”

雀弟又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能回去!”

喜鹊用爪子挠着头,抓狂的说:“到底是回去还是不回去!”

雀弟用翅膀扇了它一耳光,说:“都是你骗人!”

喜鹊说:“我没骗它们,真的有孙悟空。”

雀弟说:“你骗它们说我是孙悟空!”

喜鹊说:“它们要把我送给狗熊吃耶!我当然要骗它们了!”

雀弟说:“你把我骗到狗熊窝送死!”

喜鹊说:“你刚才都拔过我的毛了,我们扯平了!”

雀弟说:“才拔那几根,不够。”雀弟说着又拔了喜鹊一根羽毛。

喜鹊痛喊道:“嘿!够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到底回去还是不回去!”

雀弟说:“猜拳吧,我赢的话,就回去,我输掉的话,就不回去。”

喜鹊说:“我不会告诉你我等会出剪刀的,来吧!石头剪子布!”

雀弟出了个布,说:“我输了,我刚才说了,我输掉的话,就不回去,这是天意。”

喜鹊点了点头,说:“对,上天告诉我们叫我们不要回去的,不能怪我们,我们走吧。”

两人飞着飞着,雀弟问:“你愿意做一分钟的英雄,还是愿意做一辈子的懦夫?”

喜鹊问:“你呢?”

两人目目相视,然后调转了方向,往回飞去。

猴群们看到雀弟和喜鹊又飞回来了,都欢呼着:“大王又回来了!大王又回来了!”

雀弟和喜鹊降落到树梢上,雀弟对猴子说:“大家安静一下,我有话跟你们讲!”猴群们安静了下来,安静得让雀弟觉得就像面临着审判一样,雀弟鼓起勇气对猴群们喊:“对不起,其实我不是你们的大王!”

雀弟的声音炸开了猴群的喧闹,“什么!你不是我们的大王?”“大王,你有了师傅就不要我们了吗?”“奥,我知道了!你不是大王!你又是唐三藏假扮来逗我们玩的!”

老猴子招手让猴群们安静:“大家安静,让大王把话说完!”

猴群停下了喧闹,雀弟接着说:“其实我不是你们的大王,我只是一只小麻雀,我也没有帮你们打败狗熊,而且,狗熊现在正带着一帮恶狼正往这边赶来,你们快走吧!”

猴群听到雀弟的话,立刻乱成一锅,彪悍的胖猴骂道:“你吃了我们的香蕉,居然没去打狗熊,把香蕉还给我们!”妙龄女猴掩面而泣“奴婢还曾想过嫁给大王伺候大王一辈子呢,想不到你居然是个骗子……”暴躁的瘦猴抓起地上的石头对着雀弟咆哮:“把这个骗子小人打下来喂狗熊!”

愤怒的猴群们摩拳擦掌磨刀霍霍要冲向雀弟和喜鹊,令雀弟和喜鹊恐慌不已,这时候那只老猴子冲到了众猴前挡住了激愤的猴群:“大家不要冲动,你们想想,如果它不回来告诉我们这些,我们会怎么样?”

猴群听到了老猴子的话,稍稍平息下了众怒,一只小猴子回答老猴子:“如果它不回来告诉我们这些,我们就不知道二表姐一直在暗恋它。”

老猴子呆若木鸡,倒吸了一口凉气,问:“有没有精神正常逻辑清晰的回答?”

小猴子说:“是真的,二表姐刚才真的向它表白了,说什么奴婢还曾想过嫁给……”

没等小猴子说完,它就被它二表姐一巴掌抽晕了。

一只胖猴说:“如果它不回来告诉我们这些,我们就不会知道我们处于危险之中。”

老猴子点了点头,说:“对!如果它不告诉我们这些,等狗熊来伤害我们的时候,我们一点防备都没有,会被狗熊一网打尽!”

一只正在挖鼻孔的猴子问:“可是,它还是骗了我们啊!把我们当猴耍,这件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老猴子说:“你能不能不用‘当猴耍’这个词,听起来怪别扭的。”

挖鼻孔猴说:“那我换一个,不能把我们当鼻屎耍!”

众猴说:“这词用得恰当!”

老猴子说:“我想问大家,我们就没有做错过事吗?小麻雀和小喜鹊欺骗我们,是他们不对,但是,我们为了不被狗熊欺负,忍气吞声的帮狗熊收集食物,伤害各种小动物朋友,为了讨好敌人去伤害我们的朋友,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到底在干些什么蠢事!”

猴子们听到老猴子的话,互相看了看身边的伙伴,没有说话。

老猴子说:“这只小麻雀是不是我们的大王并不重要,它欺骗了我们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现在有勇气回来,跟我们澄清了一切,它有勇气去改过自己的错误,而我们呢?我们犯的错呢,我们有勇气不再错下去吗?”

猴子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一只胖猴问:“我们应该怎么才能不再错下去呢?”

老猴子迷茫地看着远方,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

雀弟说:“猴子朋友们,谢谢你们的谅解,现在狗熊和狼群快要赶来了,先生存下来最重要,以后的事再从长计议吧,大家快逃吧。”

老猴子问:“我们逃去哪里?”

雀弟说:“狗熊和狼都不会爬树,你们就从树上走,我听狗熊说他们破坏了这里之后还要围堵牛群,要不,我们就往牛群的方向逃去,通知它们好好应对吧。”

老猴子点了点头,对猴群们说:“大家就听麻雀朋友的安排吧,我们收拾好食物,往牛群出发。”

一大群猴子便像音符一样跳跃在树梢上,弹奏着一曲惊心动魄的逃亡交响曲。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