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9.重逢

自从大虎把雀哥从小虎口中救走,然后送它走叫它快点离开森林之后,我们似乎很久都没有提到雀哥了,因为雀哥一直在疯狂地飞,大虎送别它的时候跟它说森林很危险,使得它很恐惧,恐惧使得它老是在森林里不停的撞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树,石头,刺猬,马蜂窝……

这一下,它又撞到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正是我们熟悉的牛爸爸,牛爸爸在鳄鱼潭和鳄鱼战斗的时候,发现木木从自己的背上掉下地了,它便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它逃跑了,它疯狂地奔跑在森林里,它跑着跑着,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急迫的喊声——“让开!快让开!”

牛爸爸定睛往前一看,是一只迎面急速飞来的小麻雀,正是雀哥,雀哥正像一支箭一样朝着牛爸爸的左眼扎去,如果牛爸爸不让开的话,它的眼睛就要被雀哥啄瞎的。牛爸爸急忙刹车漂移,身子往右摆去,然后,它一头撞向了右边的一棵大树上,雀哥则重重的撞到牛爸爸的脊骨上,双方都撞得歇菜,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一群黄蜂嗡嗡嗡的追来,围住了地上的雀哥。

黄蜂S说:“这只麻雀把我们的窝撞掉了,终于追到它了!”

黄蜂B问:“扎不扎它?”

黄蜂N说:“扎它扎它扎它!”

黄蜂C说:“算了,它已经够惨了,我们撤!”

于是,SBNC都走了。

而在森林的另一边,小鸭可可正和小鳄、小牛正要去救那个牛群口中“被一只小鸟绑架”的牛爸爸,牛爸爸刚才撞到树上发出的惨叫声传进了小牛的耳朵里,小牛一下就振奋起来,指着声音的方向,说:“我爸爸在那边。”

小牛边说边往前方跑去,它跑得非常快,可可和小鳄在后面奋力的追着:“小牛,等等我们啊!”

可可和小鳄跑得实在没有小牛那么快,追着追着,就看见前方的小牛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越来越小了。

就在这时,可可在小鳄的背上看到了森林的外面有一群鸵鸟跑过,可可激动的跳下了小鳄的背,向鸵鸟群冲去,一边冲一边喊:“妈妈!妈妈!”

小鳄看到可可往另一个方向去了,也跟着可可跑去,可可回头对着小鳄喊:“小恐龙,我找到我妈妈了,我是安全的,那只小牛需要你的保护,你先去保护它吧!”

小鳄听到了可可的话,停下了脚步,向着蹬着小脚丫追着鸵鸟的可可喊:“帮我向你的妈妈问好!”然后小鳄转头追向小牛奔跑的方向。

刚才牛爸爸撞到树上的惨叫也传到了大虎和小鸡木木的耳朵里,大虎在鳄鱼潭救下了被鳄鱼围攻的木木,听了木木和牛爸爸的故事,决定和它一起去找牛爸爸救小牛,这会儿听到了牛爸爸的惨叫声,木木着急的说:“这就是牛爸爸的声音!它好像遇到危险了!”

大虎问:“是在哪个方向,我们快过去。”

于是木木和大虎也往着牛爸爸晕倒的地方快速赶来!

最先到达牛爸爸晕倒的地方的是小牛,小牛看到牛爸爸昏死在树下,它伤心的跑过去抱着爸爸,流着泪说:“爸爸,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小牛哭泣的声音没有弄醒牛爸爸,却把晕倒在一边的雀哥弄醒了,雀哥翻了个身,说:“谁在哭啊?”

小牛扭过头来,看到雀哥,心里马上浮起了牛群里听到的爸爸被一只小鸟绑架的事,怒火立即烧上了眉头,对着雀哥怒吼:“原来你就是那只绑架我爸爸的小鸟!你把我爸爸怎么了?!”说着小牛就跳到雀哥身上,用两只前蹄死死的掐住了雀哥的脖子,大喊:“你把我爸爸还给我!!”

雀哥被小牛掐得眼泪直飚,咳着嗽艰难的挤出几个字:“误,误会啊,我不,不认识,不认识它!”

小牛火气更大了,吼道:“你不认识它你还要绑架它,你这个大坏蛋,我—要—你—的—命!!!”

说着小牛把雀哥摆好放在地上,然后它爬上旁边的一棵树,凌空跃起,对准着地上的雀哥来了一招泰山压顶,那一刻,雀哥只感觉一座山从空中压了下来,世界只剩天黑……

在小牛教训雀哥的时候,鸵鸟们听到了身后可可的呼唤声,都停下了奔跑,一只鸵鸟回过头望来,顿时热泪盈眶,激动的朝着可可奔袭而来:“孩子,我的孩子,我总算找到你了!”

可可也张着双翅热切地朝它跑去:“妈妈!”

两人越来越近,然后,鸵鸟妈妈跨过了可可,牢牢地抱住了在可可身后不远的一只小鸵鸟。

可可张着翅膀抱了个空,回头看见这位“妈妈”被另一个小鸵鸟给抱了,郁闷的说:“妈妈!你抱错人啦!”

鸵鸟妈妈听到了可可的话,扭头来看它,问:“你是在叫我吗?”

可可说:“当然是在叫你啊,妈妈!”

那只小鸵鸟说:“这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我的蛋前几天被森林里的狗熊偷走了。其实我早出世了,刚想出壳就听到外面狗熊偷走我的动静,后来我被狗熊带回了狗熊窝里,是乘着狗熊睡着的时候破壳而出逃出来的。”

鸵鸟妈妈微笑着说:“对啊,我们这次进森林里,就是为了找我的这个孩子,你是只鸭子,我怎么会是你妈妈呢?”

可可说:“我不是鸭子,我是始祖鸟,我是从几百万年后穿越时空来这里找你们的。”

鸵鸟妈妈说:“你是始祖鸟啊,但是我们不是始祖鸟啊,我们只是鸵鸟,始祖鸟在几亿年前就消失了呢,还有,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穿越时空的?”

可可说:“我们做了一个大大的弹弓,弹弓的速度非常快,超越了光速就能穿越时空。”

鸵鸟妈妈说:“奥,原来是这样啊,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你没有穿越时空,你只是被弹弓打到了另一个地方而已,你知道吗,最近人类还发明了一种叫**的东西,那东西比弹弓快多了,都不能穿越时空呢。”

可可说:“啊,怎么会这样啊,那我遇到了一只恐龙,是怎么回事呢?”

鸵鸟妈妈问:“你遇到的那只恐龙长得什么样子的?”

可可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说:“它的嘴很大,张开的时候有那么大,身上的皮很厚,长得长长的,四只脚……”

鸵鸟妈妈说:“好了好了,我大概知道了,你遇到的那只不是什么恐龙,它是鳄鱼,它是很凶险的动物,你最好离它远点。”

可可摇摇头说:“不会啊,它很好的,很有正义感,现在它还在保护一头小牛呢,呀,不知道现在它们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得快赶过去!鸵鸟朋友们,再见!”

可可边说边往小牛的方向跑去,鸵鸟妈妈和小鸵鸟看着可可远去的背影,异口同声地说:“这只小鸭子真有意思。”

在牛爸爸这边,小鳄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小牛豪扁雀哥,小鳄问:“你确定这就是那只绑架你爸爸的小鸟?”

小牛愤慨的说:“对!就是它!我爸爸晕倒的时候它就在旁边!你也来揍它一顿吧!”

小鳄说:“好,我就爱教训坏人!”

说着小鳄冲刺到雀哥身边,对准雀哥的脸一尾巴扫过去,雀哥便吐着舌头,晕过去了。

小牛用蹄子点了点雀哥的肚子,说:“喂喂喂,别装死啊!我还没打够呢!”

这时候可可赶了过来,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雀哥,急忙冲过去抱住它,痛心的说:“弟弟,弟弟,你快醒醒,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了!”

小牛和小鳄听到可可的话,两人的嘴立刻变成了簸箕,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

小鳄说:“这,这是,这是小牛让我干的。”

小牛说:“可可,这,这其实,其实是个误会……”

正在这时,牛爸爸醒过来了,它缓缓睁开眼睛,首先看到了小牛,它开心的喊:“儿子!”

小牛听到了爸爸的喊声,开心的冲到牛爸爸的身边,说:“爸爸,你醒了啊!”

小牛跑过来之后,牛爸爸才看到小牛的后面还有一条鳄鱼,它想起狼群说小牛是被鳄鱼抢走的,它急忙站起来,把小牛护在身后,对小鳄说:“你这条坏鳄鱼,你敢靠近我儿子,我就拔了你的皮!”

小鳄莫名其妙,说:“嘿,请你搞清楚,我不是什么鳄鱼,我是恐龙!还有,我没有伤害你儿子,我救了你儿子!”

小牛也拉了拉牛爸爸,说:“爸爸,别紧张,它说的都是真的,它是正义的恐龙!”

牛爸爸听了小牛的话,非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紧张了,对着小鳄吼道:“你这个坏东西,你给我儿子吃了什么,让我儿子居然相信你的鬼话?!我跟你拼了!!”

小鳄因为牛爸爸对自己恐龙身份的怀疑,它也生气了,小鳄说:“来啊来啊来啊,跟我拼啊!”

牛爸爸紧紧攥着小牛的手,说:“儿子,你别拉我!我要跟它拼命!”

可可看到场面紧张起来,就抱起晕倒的雀哥走到牛爸爸和小鳄的中间劝架:“你们别吵了!这都是个误会!大家其实是朋友!”

正在这时候,大虎和小鸡木木也从鳄鱼潭那边赶过来了,木木看到牛爸爸护着小牛在跟一条鳄鱼对峙,急忙对大虎说:“那就是我的牛朋友,快,把那条要伤害它们的鳄鱼赶走!”

大虎听到木木的话,把木木从背上放下地面,狂吼着扑向了小鳄,两人厮打在了一起。

木木冲到了牛爸爸的身边,跟牛爸爸说:“牛爸爸,你救回你儿子了啊!”

牛爸爸见到木木来找自己,愧疚的说:“木木,对不起,我刚才在鳄鱼湖丢下了你,当时你不在我背上,我真的被吓坏了。”

木木说:“没关系,我也要和你说对不起,是我先不小心滑下了你的背,才使得你害怕的,是我先放弃了你,我应该道歉。”

牛爸爸听到木木的话,一下子就哭了,它说:“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不够勇敢……”

这时候可可发现了木木,开心的跑向木木:“木木,你也在这里啊!”

木木听到了可可的声音,也开心抱起可可:“你怎么也会在这里啊?”

可可说:“我从天上掉下来,就掉到了那条鳄鱼身上,然后和它成为了好朋友,一起在森林里救下了小牛,然后和小牛一起来这里找牛爸爸。”

木木说:“我从天上掉下来,是掉到牛爸爸身上,然后和牛爸爸去救小牛,在鳄鱼潭发生了意外,是这只老虎救了我,然后和它一起来到这里找牛爸爸。”

可可说:“啊,那边那只正在和小鳄打架的老虎是你的朋友?”

木木说:“额,那边那只正在和大虎打架的鳄鱼是你的朋友?”

两人急忙过去拉架:“别打了别打了,这是个误会!”

牛爸爸和小牛也过去帮忙拉架,好不容易才把大虎和小鳄拉开,只见小鳄的左眼一个黑眼圈,大虎右脸一个巴掌印。

大虎说:“既然是误会,那么就算了,不打不相识嘛。”

小鳄愤愤地说:“它们拉开我们的时候,你还多踹了我一脚,你当然这样说了。”

大虎说:“都说是误会了,你还计较这些,太小气了吧。”

小鳄说:“好吧,我宽宏大量原谅你……”

大虎问:“现在我们去哪?”

可可说:“牛爸爸现在把小牛救回来了,我们先送它们回牛群吧!”

牛爸爸说:“谢谢你们。”

然后它们往牛群走去,路上小鳄走在大虎的后面,走着走着,大虎忽然对着小鳄喊:“嘿,你故意踩我的吧,是不是为了刚才我多踹你那一脚报仇。”

小鳄淡然地说:“我不是故意的,你这人真小气,刚才的事我早就忘了。”

走着走着,忽然大虎急停下了,走在它后面的小鳄一不留意就撞到大虎屁股上,小鳄对它喊:“喂,你故意的吧!”

大虎说:“没有啊,我只是停下来系鞋带。”

小鳄说:“你连鞋子都没有,哪来的鞋带。”

可可说:“你们俩消停一下可不可以?”

小鳄说:“只要它消停就可以了。”

大虎说:“也不知道谁打不过我心里不服气。”

小鳄说:“谁不打过你啊,刚才是你偷袭我,我根本没留意,要是我留意,我就来一招神龙摆尾把你扫得吐血。”

大虎说:“你要是神龙摆尾,我就来个脚踩壁虎,把你的尾巴踩断。”

小鳄说:“我就来个屎壳郎滚地让你扑个空,然后一招黄狗撒尿,踢你的要害!”

大虎说:“那我就用那招野猪上树,避开你的绝招,然后在树上用一招鸡飞狗跳!”

小鳄说:“那我就接一招黑猫叫春,喵喵喵!喵死你!!”

木木说:“你们的招数名字起得真不是一般的烂。”

……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