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6.胆怯的牛爸爸

说到这条独眼狼,我们似乎很久没有提起那只顶伤独眼狼的牛爸爸了,牛爸爸在被狼群追赶的时候,被小鸡木木啄中背部的一处穴位,顿时有如神助,挫败了狼群,顶伤了这头独眼狼,然后,牛爸爸请求小鸡木木陪伴着它一同去狼群去拯救它的儿子。

小鸡木木站在牛爸爸的背上,两人火速奔向狼窝。幸运的是,他们很快就遇到了刚才那群劫走了小牛的狼。

牛爸爸看到这几头狼,他不知道小牛已经被小鸭可可和小鳄给救走了,牛爸爸对着狼群怒吼:“我的儿子呢?!”然后牛爸爸又发了疯一样,俯着身子端着牛角,对着狼群一阵狂顶,那些狼群刚才还被小鳄给教训了一顿,早已没有什么还击之力了,一下子都被牛爸爸给撞翻在地,木木叫停牛爸爸,说:“别顶它们了,它们已经没力气了,快问你儿子的下落。”

牛爸爸停下攻击,用牛角抵住一只狼的脖子,问它:“我儿子去哪了?”

那只狼奄奄一息:“你儿子,被,被鳄鱼给,给抢走了……”

牛爸爸收起牛角,用牛头狠狠的撞了一下这头狼的额头,把它撞晕了,然后跟木木说:“糟了,我儿子被鳄鱼抓走了!”

木木问:“怎么办?”

牛爸爸说:“我们现在去鳄鱼潭!”

牛爸爸和木木又飞速的往鳄鱼潭赶去,牛爸爸冲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这个让陆地生物毛骨悚然的鳄鱼潭,鳄鱼潭是森林里的一片小湖泊,湖泊的边缘就像沼泽地一样,浅浅的水漫过一大片广阔的水草,这片湖泊的水看起来很清澈很甜,但是即使是口渴得几天都没沾一滴水的动物,都不敢来这里饮水,因为,这片水草里杀机四伏,水草下有无数双冷若寒冰的眼睛正在锁定着你,只要你一靠近,它们就会炸出水面,一口咬住你的脖子,把你拖下水去……

牛爸爸冲到了鳄鱼潭旁,对着那些蛰伏在水草里的杀手咆哮:“我儿子呢?”

但是那些鳄鱼依旧冷静的蛰伏在水草中,冷冷的看着岸上的那头够它们美食一顿的大牛。

可可说:“它们不理你。”

牛爸爸冷冷地说:“它们不理我,我就让它们理我。”

可可问:“你要干什么?”

牛爸爸说:“只要你在我的背上,我什么都敢干!”

只见牛爸爸轻轻的走近水草处,慢慢的俯下身子,把嘴凑下水面,轻轻的舔了舔这甘甜的湖水,它的眼睛一直在警觉着周围的动静,只见几条隐隐约约的水痕慢慢的向牛爸爸喝水的地方靠拢过来,一切非常平静,平静得只听到牛爸爸舔舐湖水吧唧吧唧的声音,以及那牛鼻子在水面吹出的轻微的喘气声……

鳄鱼潭旁边的大树上也飘然落下了几片叶子,当这几片叶子缓缓的掠过牛爸爸的耳根的时候,“噗通”一声炸响,只见牛爸爸左边的湖面霎时喷放了一朵沸腾的大浪,这是一朵危险的浪花,它不是玫瑰,而是食人花,它的花蕊,是一条鱼跃而起、张着利牙大嘴的鳄鱼,它就像马蹄遇见远方一样,要在牛爸爸的脖子上吻下一个烙印!

牛爸爸早已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只见牛爸爸在鳄鱼腾空而起的瞬间,把头猛然的往右边甩去,避开了那头鳄鱼的撕咬,那头鳄鱼扑了个空摔到了岸上,牛爸爸乘势用脚往鳄鱼身上一蹬,又把那条鳄鱼踢得离水潭远了点。

牛爸爸见这条鳄鱼被自己引上岸来了,怒问它:“我儿子呢?!”

牛爸爸话音还未落,只听见身后又炸开了一个浪花,牛爸爸只觉得左后腿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瞬间失去了知觉,一下跪倒在地,牛爸爸扭头往后看去,是一只鳄鱼咬住了它的左后腿,它急忙用右后腿往那只咬住自己的鳄鱼的头上用力一踹,把这只鳄鱼又踹回了水潭里,而左后腿则被这条鳄鱼撕出了几条深深的伤痕。

牛爸爸倔强地站起了身,这时水潭里越来越多的鳄鱼都上了岸,像铁屑被磁石吸引一样,往牛爸爸围拢过来。

牛爸爸对木木说:“别怕,我现在很勇敢,我会保护你的!”

木木说:“好的,加油!打败它们!”

牛爸爸听到了木木的声音,发觉并不是从自己的背上传过来的,连忙扭头看自己的背,上面空空如也,木木不在上面!牛爸爸惊慌地问:“木木,你在哪?”

木木说:“我在你下面。”

牛爸爸问:“哪下面?”

木木说:“一定要说的那么仔细吗?好吧,我在你又圆又翘又丰腴的屁股下面。”

牛爸爸拱下头往下面看,看到木木果然站在自己下面,原来刚才自己被鳄鱼咬伤的时候,木木也因为自己的失衡而从牛背上跌落下来了。

那些鳄鱼越来越逼近它们了!

是木木的出现使得牛爸爸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而现在没有木木站在牛爸爸的背上,牛爸爸觉得自己和以前一样,只是一只普通的懦弱的野牛,看着无数鳄鱼向自己逼近,牛爸爸胆都被吓破了,霎时它的脑袋一片空白,只顾着拔腿就跑!

鳄鱼们把木木团团围了起来,说:“看来那头笨牛丢下你不管了!”

木木说:“它只是忽然肚子疼,去上个厕所,你们可以等等它。”

一只胖鳄鱼说:“可是我们想先吃掉你。”

木木神气地说:“哇靠!你们敢吃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始祖鸟!”

鳄鱼们惊讶道:“哇,始祖鸟,我被吓死了!”

木木说:“怕了吧,等我长大,可以一脚把你们都踩成肉饼!”

胖鳄鱼说:“本来你这个小东西身上这点肉连我们塞牙缝都不够,但是你现在说你是什么狗屁始祖鸟,我倒非常想尝一尝始祖鸟的肉是什么味道的!”

其它鳄鱼也纷纷表示好奇:“我也要尝一口,我也要尝一口……”

木木见这些鳄鱼都张牙舞爪地往自己扑来,便摆出一个迎战的架势,气势汹汹的说:“来啊来啊,你以为我始祖鸟会怕你们啊!”

而刚才为了争执“天上会不会掉下馅饼”这个问题,而从小虎的口中救下雀哥的大虎,送走了雀哥之后,正在附近寻找水源,忽然它听到了木木叽叽喳喳的声音,它以为是刚才它送走的雀哥,急忙寻着声音赶来,正看到木木被几十条鳄鱼围攻。

大虎心想,这只小东西,刚才不是让快跑出森林吗,怎么又惹上了一群鳄鱼。

大虎闪电般地冲出丛林,像猫一样窜进鳄鱼群中,衔起木木就一抹烟儿撤走,速度之快动作之敏捷令那群鳄鱼只感觉到一阵虎纹色的风从面前掠过,小鸡木木就不见了。

大虎把木木叼到了几百米外,把木木放到地上,说:“我不是叫你快走吗,怎么你还在森林里啊?”

木木看了看大虎,没有回答它,而是跳起来,抱住了它毛茸茸的脖子,说:“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第一次有人这样拥抱着大虎,大虎感觉到有些不知所措,楞着在那里一动不动。

木木从大虎的脖子上跳了下来,问:“你刚才说什么?”

大虎晃回了神,说:“哦,我刚才说,我不是叫你快走吗,你怎么还在森林里面啊,很危险的。”

木木说:“可是我才第一次见你啊。”

大虎问:“你不是刚才那只小麻雀吗?”

木木说:“你说的那只小麻雀,可能是我的兄弟吧,我们从另一个时空而来,然后都掉落到了不同的地方。我刚才掉到了一头牛的背上,啄到了它的某一处地方,使得它很勇敢打败了狼群,然后我和它一起去狼群里救它的儿子,结果狼群说它儿子被鳄鱼抢走了,刚才我们就去鳄鱼潭去抢回它的儿子,和鳄鱼战斗的过程中,我掉落到了地上,它看到我不在它的背上了,可能它就觉得自己不那么厉害了,它就跑掉了,然后,你就出现救了我。”

大虎听得一楞一楞的,说:“你们的旅途真是精彩……”

木木说:“我们现在去找刚才那头牛吧,它的儿子还在坏人手上,它不能放弃的,我也不能放弃它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找它吗?”

大虎说:“我觉得你们的故事蛮有意思的,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找它。”

木木说:“那我们出发吧。”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