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3.麻雀兄弟驾到

小鸡和小鸭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着陆点了,而被花猫推上打弹弓的两只麻雀兄弟呢?它们是一起上的弹弓也是同时被打出去的,它们会不会掉落到了同一地方呢?这个问题麻雀兄弟俩在飞行中也讨论过了。

刚起飞的时候,麻雀兄弟只顾着喊:“啊——!”

但是飞行的过程实在太长了,两兄弟喊得破音了,它们还在飞,它们就不喊了。不喊了之后雀哥就渐渐感觉到自己困了,它急忙对雀弟说:“快问我问题,我不敢睡着,我怕我睡着之后就醒不来了。”

雀弟就问了:“有一个农场,鸡的数目是鸭的4倍,鸭比猪少9只,鸭跟猪加起来有67只,请问整个农场所有动物的脚一共有几只?”

雀哥头疼道:“别问数学,问语文!”

雀弟又问:“上面一个‘王’,下面一个‘八’,这个‘兲’字怎么读?”

雀哥霎时痛不欲生,说:“你还是问点实际的吧。”

雀弟说:“为什么我们本来会飞的,但是现在为什么飞不起来呢?”

雀哥说:“弹弓打的速度太快了,在那么快的速度下和气流下我们这双小翅膀掌控不了,就像鱼儿会游泳,但是掉进漩涡里一样被吸进去。”

雀弟又问:“我们俩被同一个弹弓打上了,你说我们会不会掉到同一个地方去啊?”

雀哥说:“我觉得应该会吧。”

雀弟问:“那为什么我感觉,我好像比你飞得越来越快了呢?”

雀哥看到雀弟确实飞得越来越快了,它着急的拉住了雀弟,说:“遭了,我们俩体重不一样,会掉到不同的地方去的,我们快抱在一起,这样就能掉到同一个地方了。”

雀哥雀弟紧紧的抱在一起,它们还在飞。

良久,雀弟轻悄悄地问:“哥哥,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抱在一起,感觉很尴尬吗?”

雀哥面无表情,说:“好像是有点尴尬。”

雀弟苦着脸,说:“太尴尬了,尴尬得我都不知道和你说什么了。”

雀哥说:“那我们还是放开好了。”

雀弟说:“恩。”

然后,它们放开了拥抱,只见雀弟的速度越来越快,抛得雀哥越来越远了。

雀弟对雀哥喊:“哥哥,我们要掉到不同的地方去了!”

雀哥说:“弟弟,一路顺风!”

雀弟说:“哥哥,请你自由的飞翔!”

雀哥说:“弟弟,千万别和别人说起我们刚才拥抱的事,别人会觉得我们很奇怪的!”

雀弟说:“我记得了!哥哥再见!”

雀哥说:“弟弟再见。”

雀弟见自己飞得离哥哥越来越远了,就对着雀哥喊:“哥哥,还有一件事我要逞现在我们分开的时候要告诉你,有一次我们家里穷得只剩下一小把米了,我们都很饿很饿,后来那把米不是被老鼠偷掉了嘛,其实,是我吃掉的,也许是我太自私了,所以,我拉了好几天的肚子。”

雀哥说:“弟弟,我也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其实那把米被我放了泻药了,那泻药只有我有解药,我这样做事想让你吃了一口后就不敢吃了,然后让给我一个人吃完。”

雀弟说:“我还有一件事,那天你跟小雀姑娘约定在农场的木栅栏旁一起吃稻谷,后来被一只土狗破坏了,其实那只土狗是我引过去的!”

雀哥说:“弟弟,其实小雀姑娘那天约的是你,我是瞒着你然后冒充成你去和小雀姑娘见面的。”

雀弟说:“哥哥,还有一件事,你以前每天起来梳洗的时候都问我你帅不帅,我都说你很帅,其实是骗你的,其实你一点的都不帅,你丑死了!”

雀哥有些激动了,说:“什么!你敢发誓说我不帅?!”

雀弟说:“我发誓,你一点都不帅!”

雀哥愤愤然,说:“那我也告诉你,你有口臭,每次和你说话我都想吐!”

雀弟也开始生气了,说:“你有狐臭,每次飞在你旁边,看着你呼扇呼扇的胳肢窝,我都有一种要坠机的冲动!”

雀哥说:“你,你睡觉打呼噜!”

雀弟说:“你吃饭挖鼻屎!”

雀哥说:“你唱歌像鬼叫!”

雀弟说:“你说话像放屁!”

雀哥暴跳如雷,一双小翅膀使劲的往前扑扇,想靠近前方的雀弟,说:“你别走,我要揍你!”

雀弟也面红耳赤,使劲的也往后方的雀哥扑扇,说:“我才不走!我要踹你!”

经过一阵折腾,它们越来越近了,两人就要打起来的时候,雀哥望着雀弟身后,惊愕地说:“不好,要着陆了!”

雀弟说:“想引开我的注意力给我一拳,我才不会上当呢!”说着雀弟就一个凌空倒钩,猛的踹了雀哥一脚,它刚踹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脑门用力的撞到了一处地方,然后又弹到了地上,它着陆了,但是刚才的碰撞让它晕倒了,在它的旁边,还晕倒着一头独眼狼。

原来,雀弟是撞到了那头刚被牛爸爸收拾正想爬回狼窝的独眼狼,两人都碰撞得眼冒金星,然后雀弟由于飞行的惯性在和独眼狼碰撞之后,被弹到了旁边的那块巨石的石头缝里面。而雀哥,刚才在空中被雀弟踹了一脚,它又往前滑翔了一段距离,降落在了远处的另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有两只刚长大成人的小老虎。

小虎捂着咕咕叫的肚子问大虎:“大虎,妈妈怎么还没带食物回来啊?”

大虎说:“你不觉得妈妈最近有点不一样了吗?”

小虎问:“有什么不一样吗?”

大虎说:“以前我们都是在家里等着,妈妈会带着食物回来,但是前几天妈妈都是带着我们一起去捕食的。”

小虎说:“对啊,妈妈怎么舍得让我们也去捕食呢,那样多累啊。”

大虎说:“弟弟,你还不清楚吗?妈妈走了,她以后不会再带食物给我们了。”

小虎问:“为什么啊?”

大虎说:“因为我们长大了,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妈妈把这块地盘交给我们了,我们要自己养活自己。”

小虎说:“别胡说了,妈妈等下就带食物回来了。”

大虎说:“弟弟,你怎么还不懂啊,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小虎说:“没有吗?”

大虎说:“没有!想填饱肚子就得自己去拼搏!”

小虎说:“我不信,等下妈妈就带美味的食物回来了……”

大虎说:“你不信也得信!”

就在两只老虎对“天上不会掉下馅饼”这个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嘭”的一声,一只麻雀掉到了两只老虎中间,这只麻雀正是刚才被雀弟踹了一脚的雀哥。

两只老虎眼勾勾的看着这只胖乎乎的小麻雀,小虎舔了舔嘴巴垂涎的唾液,说:“哥,你刚才说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大虎耷拉着下巴,木木的说:“天上不会掉下馅饼。”

小虎说:“那这个是什么?”

雀哥本来已经昏阙了,刚才无意识中听到“馅饼”两字,它又复活了,它轻轻的睁开眼睛,疑惑的问:“馅饼?”

小虎把脸凑近雀哥,用鼻子嗅了嗅它,说:“对,你就是馅饼。”说完,小虎就张着大大的嘴,要把雀哥一口吞下,这时候,只见大虎突然发力,重重的撞一下小虎,然后把雀哥一口叼起来,往远处跑去。

小虎被大虎的行为激怒了,大吼着向大虎追去:“哥哥,你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吃!”

大虎没有理会小虎,而是叼着雀哥继续跑,大虎因为平时都很勤劳的训练,奔跑的速度比小虎快很多,一会儿就甩小虎很远了,它见到小虎追不上自己了,就把雀哥放到地上,说:“你走吧。”

雀哥惊魂未定,喘着大气说:“你,你不吃我吗?”

大虎说:“我不吃不是自己捕获的食物,森林里很危险,你快点走吧。”

雀哥说:“谢……谢谢……”

雀哥便拍打着它的小翅膀慌乱的穿过一棵棵古老而婆娑的大树,往森林外面逃去。

大虎听到了雀哥刚才的那声谢谢,心底浮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它是老虎,是森林里最凶猛的动物,他只听过别人在它的利牙下求饶的声音,从来没有听过别人说感谢,大虎看着雀哥飞走的方向,轻轻的回了句:“不客气。”

然后大虎又回头对着小虎所在的方向,说:“弟弟,我不是抢走你的食物,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就算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也要自己努力去争取才能得到,希望你能懂。”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