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小溪边的鹅卵石

蓝毛鼠那天在农场外画蛋的时候逃离了然然之后,呼噜噜的钻回了老鼠洞里,甚至蜷缩到了床底下面。

鼠妈妈看到了蓝毛鼠神情慌张,问它:“孩子,是不是去偷油吃被大花猫看到了?干的好!你终于学会偷东西了,虽然被大花猫发现了,但是这是你的第一次尝试,失败是成功之母,你已经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总有一天你会变成神偷的……”

蓝毛鼠竭斯底里地捂住耳朵,痛苦地叫道:“不要烦我!”说着蓝毛鼠冲出了鼠洞,爬上了农场里的一棵枇杷树的树顶上,它仰起头,看到雪白色的然然在天空上冉冉地往远方的地平线飞去,它感到很难过,它拼命的朝然然喊:“然然!然然!”

尽管它拼命的叫喊,但是它的吱吱声也只传了十多米而已,刚好传到了枇杷树下的布鲁斯•蓝的耳朵里,布鲁斯•蓝大怒,对着蓝毛鼠吼道:“懒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不想挨揍的话,就马上给我滚!”

蓝毛鼠听到布鲁斯•蓝的呵斥,马上就滚下树了。布鲁斯•蓝,就是一只住在枇杷树下的懒蛤蟆。

蓝毛鼠很难过,它耷拉着脑袋没有目的的一直走呀走,它没想到要跳河,却走到了小溪边。小溪的水又清又甜又叮叮咚咚,小溪边的鹅卵石又圆又滑又呆头呆脑,蓝毛鼠看到这些像蛋一样的鹅卵石,它感觉很亲切,它决定把这些鹅卵石画得漂漂亮亮,它决定每画一颗漂亮的鹅卵石,就代表了自己对然然的一声道歉,虽然这两件事好像没什么联系,但是它觉得这样听起来很浪漫。

蓝毛鼠画了很久很久,终于把小溪旁边的鹅卵石都画得漂漂亮亮了,漂亮得好像春姑娘一样,小溪里的鱼儿小虾小螃蟹都跑出来围观这些好看的鹅卵石,蓝毛鼠觉得自己仿佛在开一个画展,它很开心。

而在蓝毛鼠刚画好这些鹅卵石不久,它忽然听到有脚步声以及狗吠声逼近,它慌忙的离开了小溪边,钻回了鼠洞里窝藏起来。

它听到的脚步声和狗吠声,正是农场主华叔的大儿子,阿杰,和他的贴身猎犬,独狼。

阿杰平时除了打猎,他自己还有一个独特的任务——追捕丑小鸭然然。因为然然以前还是丑小鸭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农场长大的,阿杰从小也喜欢留意奇怪的东西,他那时候还年幼,他也觉得这只丑小鸭很奇怪,因为它和其他的鸭子并不相同,而且小时候的阿杰还特意拔过一根丑小鸭的毛来探究。现在阿杰和丑小鸭都长大了,丑小鸭已经蜕变成了白天鹅然然,而阿杰则成了村庄里打猎最出色的年轻人,可是阿杰却远远不满足自己现在的成就,他还有更大的野心,他要成为这个国度最富有的人,从前他的野心只是朦胧的幻影,而自从丑小鸭的故事传遍世界各地的时候,他这个朦胧的幻影就渐渐开始明朗了起来,因为,阿杰知道,这只闻名世界的丑小鸭,就是在他的农场长大的。

阿杰想把这只丑小鸭抓回来,然后把这个农场改建成一个丑小鸭主题动物园,到时候世界各地的人都来这里观光,他就会成为这个国度最富有的人了。而且,在东方的某个国度,甚至有富可敌国的煤老板开出天价要吃一锅丑小鸭汤。 

阿杰的手上有他小时候拔的那根然然的羽毛,所以,他可以让他凶猛的猎犬嗅着羽毛的气味去猎寻然然的踪迹。但是然然的行踪一般都是在高空中,而独狼的鼻孔,似乎老是朝下的,所以阿杰至今都没有找到过然然一次。

这几天阿杰也一直在森林里一边打猎一边找寻着然然的踪迹,他带着独狼回到农场外的时候,独狼忽然一阵狂吠,冲到了一处草丛中,那里正是那天蓝毛鼠画蛋的地方,然后独狼叼着一根那天然然降落的时候抖落的天鹅羽毛回到了阿杰的身边,阿杰看了看手上的羽毛,狞笑道:“丑小鸭,我终于找到了你了,哼哼,你这次回来是为了谁呢。”

阿杰问独狼:“除了丑小鸭,这里还有谁的气味?”

独狼听了阿杰的话,又到处嗅了嗅,嗅到了蓝毛鼠的味道,于是一直嗅着,跟随着蓝毛鼠的气味,来到了小溪边,对着小溪边那些蓝毛鼠刚画好的鹅卵石一阵狂吠,阿杰看到这些奇怪的鹅卵石,心想,这些鹅卵石肯定和丑小鸭有关,先把它们带回农场去再说。

于是,阿杰便用口袋把这些色彩斑斓的鹅卵石装起来,带回了农场里,堆放在离鸡棚不远的院子里。

二十天后,鸡棚里的大母鸡的孵的小鸡们都纷纷出壳了,鸭棚里的大母鸭孵的小鸭们也纷纷出壳了,而那两只被老鼠涂上了颜料的“老鹰蛋”和“天鹅蛋”,或许是因为蛋壳上的颜料吸收了一部分温度,也或许是因为蛋壳上的颜料结成了一层硬结很难冲破,使得蛋里的小东西没有那么快出世,而这个时候,大母鸡和大母鸭才发现这个怪诞的蛋,它们俩被吓得马上从窝里跑出了鸡棚,它们跑到院子里的时候,发现院子里也有一堆这样的色彩斑斓的圆圆的东西,大母鸡问:“这些五颜六色的圆圆的是什么东西?”

院子里的一只晒太阳的肥猫说:“这些是农场主人的儿子带回来的一些鹅卵石,全农场也就你们俩大惊小怪,不会是产后抑郁症吧。”

大母鸭听了后,气的七窍生烟,说:“谁搞这种恶作剧!把石头放给到我的窝里给我孵,我明天放个屎壳郎到你的窝里给你孵!”

这时候一只屎壳郎滚着粪球从旁边经过,兴奋的举手雀跃,说:“谁要孵我谁要孵我!”

大母鸭白了一眼屎壳郎,和大母鸡回到窝里,把窝里剩下的那个五颜六色的“鹅卵石”推出了窝,那两颗鹅卵石顺着泥土的凹痕一直滚呀滚,就滚到了阿杰带回来的那一堆鹅卵石堆里了,谁也没听到蛋壳和鹅卵石碰撞出的轻微的破裂声。

小牧和小淇等待这两只蛋的出生已经很久了,他们每天都来观察着这两只他们放进鸡窝和鸭窝的“天鹅蛋”和“老鹰蛋”,刚才大母鸡和大母鸭把这两只蛋推出窝也被他们俩看到了,他们急忙把周围的鸡鸭鹅都赶走,想看看这两只蛋是不是坏了,当他们走近蛋的时候,这两只蛋摇摇晃晃的动了起来,原来是那两只蛋里的小东西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蛋壳震裂了,就使劲的用脚踹,踹了一下,两下,三下,终于,啪的一声,两只小脚丫从蛋壳里探了出来,先出来的两只小脚丫是那只“小天鹅”的,然后,那只“小鹰”的两只小脚丫也从蛋壳里探出来了,但是蛋壳撞击到石头的地方却只有底部,所以两个小东西只有脚丫子出来了,其他的部位都还在呆蛋壳里。两只小东西顶着个蛋壳就像一个喝醉的不倒翁一样,摇摇晃晃的走着。

小牧很开心,说:“小天鹅和小鹰终于出世了!来,我们在它们身上做个记号。”

说着小牧便捉住两个小东西,在它们的脚丫子上都套上一个精致的银环子,就像一个小小的手镯一样,然后就用一颗小石子小心的帮它们把蛋壳敲裂,还没等它们探出脑袋来,小牧和小淇就跑开了,他们不想让这两个小东西知道自己在关注着它们。

同样头部先探出蛋壳的,也是那只“小天鹅”,它的名字叫可可,可可探出脑袋第一次打量世界的那一刻,天空正好飞过一群洁白而美丽的天鹅,可可发出了它人生里的第一句声响,不是哭泣,也不是找妈妈,而是一句惊叹:“好美啊。”然后可可身边的那只“小鹰”也探出了脑袋,它的名字叫木木,木木第一眼看这个世界,也是抬头望向浩瀚无边的天空,它看天空的时候,天鹅们已经飞走了,天空湛蓝而寂寞,木木也发出了它人生里的第一句声响:“我是谁?”

木木此刻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对自己说:“你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雄鹰。”

木木扭着头四处张望,问:“谁?谁在跟我说话?”

可可听到了木木的声音,转过头来,说:“你好,我是你的姐姐。”

木木看到可可说:“刚才是你跟我说话吗?”

可可说:“说什么?”

木木说:“有一个声音说什么你是将展翅高飞的雄鹰,是你说的吗?”

可可说:“没有啊,我没说啊,我也没听到这个声音啊,可能是你刚出生接触这个新的世界出现幻听了吧。”

木木定下心想了想,说:“我刚才也是模模糊糊的听到,可能还真是幻觉吧。”

可可问:“你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木木说:“我是弟弟。”

木木看了看脚下的蛋壳,又看了看旁边那些和自己的蛋壳长得一模一样的鹅卵石,问:“它们怎么还不出世啊?”

可可说:“我们叫醒它们吧。”

木木说:“好。”

于是可可和木木就走到那些鹅卵石旁边,一边用小翅膀拍它们一边叫:“起床啦起床啦!”

两人叫了半天,这些鹅卵石也没动静,倒是叫声把一只公鸭子吸引过来了,公鸭子看到了可可和木木,以及地上的蛋壳,顿时扯起嗓子叫嚷起来:“不得了不得了,石头孵出小鸡小鸭来了,大家速速前来围观!”

不出片刻,可可和木木便被几百只家禽围得水泄不通,大家眼勾勾地围观着这两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玩意。人群里不时爆出各种评论“石头里还真能孵出小鸡呢,小时候我问我妈妈说我是从哪来的,妈妈说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原来是真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集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恐龙!这些肯定是恐龙化石!”“看,它们的脚下有那个银色套环,说不定是外星人啊!”“炒作,绝对是炒作!看到丑小鸭现在过气了,又想用这种俗套的方式来捧红一个新的丑小鸭,我才不会关注你们呢!”“高科技啊,这难道是试管婴儿?都试到石头上去了?”

站在围观群众最前排的一只小鸭子问:“我可以摸一下你们吗?”

可可点了点头,那只小鸭子便轻轻把手自己的翅膀伸向可可的翅膀,旁边的大鸭子急忙拉住小鸭子,说:“别碰它,小心被它一碰,马上变成一座石雕!”

可可听到这只大鸭子的话,马上就走上前去碰了一下这只大鸭子,大鸭子被可可碰到,仿佛像触了电一样外后退避,哇哇大叫着猝倒在地,舌头吐在外头,僵直躺着不动了,不一会,它发觉自己没有什么反映,又爬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没有变成石头,自语道:“咿,不但没事,而且感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耶。”

这时候大伙都乐了,纷纷要求与可可和木木互动,小鸡擦了擦自己的小爪子,说:“我也要碰一下。”猪抖了抖自己的嘴筒子说:“我能拱一下你们吗?”牛晃了晃脑门,说“能不能让我顶一下你的肺?”鸽子磨了磨嘴角,说:“你们行行好让我啄一下眼睛吧?”猫舔着嘴唇,说:“能让我咬一口吗,就一口,一口,喵……”狗说:“汪汪汪。”

大伙都来势汹汹的扑向可可和木木,现场可谓动物凶猛,可是冲在前头的一只大狗不知道被谁的脚给绊倒了,身子一倾,翻倒在了众人脚下,接着,一个绊一个,现场立刻是猪仰马翻,一片狼藉。

这时屋里的农场管家听到动物的动静,打开门走出来,只看到一片和谐景象:大狗抱着可可亲热的舔着可可的头,花猫搂着木木用脸一直在蹭木木,小鸡小鸭嘴上都叼着小虫送给它们吃,两只猪互相亲昵的轻轻的拱着对方,老牛在安然的吃着草……管家见一切正常,便又走进屋里去了。见管家走了,大狗和花猫立刻把可可和木木扔到一边,大伙都瘫在地上舔着自己的脚大叫:“妈呀,摔死我了。”

可可问:“你们知道谁是我们的妈妈吗?”

大狗舔着自己疼脚,说:“你的妈妈我不知道,小蝌蚪的妈妈我知道,是大蝌蚪。”大狗觉得这句话很幽默,说完就自己哈哈哈哈哈的狂笑起来,笑了许久见大家都没跟着笑,大狗便尴尬的停了下来。

肥猪说:“蝴蝶的儿子是个茧,茧长得也像石头,我不知道这些石头是不是大大的茧,不过,你们俩长得不像大毛毛虫,妈妈可能不是大蝴蝶。”

一只绵羊慢悠悠的说:“我看你们长得像鸟,我觉得,你们的妈妈应该是始祖鸟,你们的妈妈生活在几亿年前的恐龙时代,它刚生下一窝蛋,就发生地震了,然后这窝蛋就被埋进了土地里,慢慢石化,直到现在才被人类挖出来带到这里,给阳光一照射,温度适中,你们俩就出生了。”

众人听到,顿时都发出惊叹:“哇!酷!”

木木问:“那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找到我们的妈妈呢?”

绵羊说:“有一个办法,据说,速度达到光速以上,可以穿越时空。”

众人听到,又再次发出惊叹:“哇!酷!”

可可问:“怎么才能让速度达到光速以上啊?”

绵羊说:“动物里,马跑得快,但是鸟比马飞得快,弹弓又比鸟飞得快,如果能比弹弓快,也差不多有光那么快了吧。”

木木问:“什么是弹弓?”

绵羊说:“人类用来打鸟的东西。”

这时枝头上的一只小鸟发出惊叹:“哇!酷!”

它旁边的另一只小鸟一巴掌把它甩下树去,说:“酷个屁,吃弹弓去吧你!”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