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丑小鸭 不再安徒生 作者:王舶溪  更新时间:2014-07-28
目录

老鹰阿翔

这只老鹰,正是刚才那两只蝴蝶在篱笆上看到的,那只从天而降抓住了蓝毛鼠最后又放走了蓝毛鼠的老鹰,它的名字叫阿翔,它也正是当年那只被扔下山崖然后飞起来变成了老鹰的丑小鸡。

人们总是有这样的一个习惯,在一首流传千古的好诗里挑出几句名句,然后渐渐的,大家便只记住了名句,而忘记了诗的全部。就好比丑小鸭和丑小鸡的故事里,大家挑选出了最励志的段落来传唱,而遗忘了它们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和从丑小鸡变成老鹰后的种种烦恼。

先说说由丑小鸡变成的老鹰阿翔吧,如果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是丑小鸭“自找”的话,那么,阿翔变成老鹰,则完全是“被逼”的,阿翔生在农场,长在农场,过的是无忧无虑的农家生活,吃的是清茶淡饭的五谷杂粮,它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平常日子,它也爱上了这样的人生,然而,阿翔的主人却用一种善意的残忍,把它从山崖上扔了下去,它飞翔的天性被坠醒的那个瞬间,于世界而言,是它给世界创造了一个美丽的故事,而于它而言,则是世界对它公开了一个巨大的生世骗局。

阿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放弃曾经所有的信念和生活,去开始一段新的冒险和新的人生。它从悬崖上掉落下来,得知自己是一只老鹰之后,它还想继续回到农场,去过原本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它的妈妈和兄弟姐妹知道它是一只老鹰后,都害怕它,不敢接近它,农场里的人们也开始驱赶它,它只有走投无路地回到鹰谷去过老鹰的生活。

然而,鹰谷的老鹰们都是吃肉的,阿翔从小都只吃五谷杂粮,看到它们去捕杀猎物,爪子上沾满着各种猎物的鲜血,用嘴撕咬下猎物腥臭的皮肉,它就感觉残忍和恶心,于是它总是躲避着它们,自己独自偷偷地吃各种树种和果肉,渐渐的,老鹰们发现了它从不去捕猎,就取笑它:“阿翔,你不会是在鸡窝里呆傻了,连捕猎都不会了?”

阿翔逞强道:“谁说我不会捕猎,捕猎是老鹰的天性,我是老鹰!”

其他的鹰就说:“那好啊,你去捕一次猎给我们看看。”

阿翔被它们这样一激,只好硬着头皮去捕一次猎。它翱翔在天空心里想着这个闹剧该怎么收场的时候,恰巧看到农场边的草丛里有一只头上长着一搓蓝毛的老鼠正在聚精会神的在画一个蛋,阿翔的脑袋顿时闪过一个好办法,它立刻往地面上的老鼠扑去,那只老鼠因为画得太专注了,毫无逃跑的意识,被阿翔逮了个正着,老鼠吓得吱吱的叫着挣扎着,阿翔用爪子按住老鼠,俯下头假装要啄它,其实却是把嘴凑到老鼠的耳边跟老鼠说悄悄话——阿翔说:“嘘……别出声,快装死,我不会伤害你的。”

老鼠听到了阿翔的话,挣扎了一会,就不挣扎了,当真一动不动的装死了。

阿翔见到老鼠装死了,就放开爪子,想飞上天空跟上面的那些鹰兄弟说:“看吧,我捕到猎了!”

可是,当阿翔的爪子刚一松懈,蓝毛鼠就逮住机会呼噜噜的逃掉了,从木围栏下的一个小洞一下窜进了农场里,天空上的那些鹰兄弟们看到了阿翔的难堪摸样,个个笑得前俯后仰,而阿翔此刻,眼神枯萎,羽翼凋零,遥遥地望着那只背弃了自己的老鼠的背影,它难过了。

鸡妈妈和兄弟姐妹对自己的恐惧,它包容了,村民对自己的驱赶,它谅解了,鹰兄弟们对自己的嘲笑,它也忍受了,而这一刻,阿翔的善意和尊严被那只老鼠背弃了,它是真的受伤了。

两只蝴蝶此刻正遥遥的舞在木围栏的藤条上,像绽放着一朵蓝色和紫色的忧愁。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