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四章北伐大军(4)

何良辉径直到乡下自己的一个田庄。

一路上,蒲公英花遍生山野,染得路旁金黄耀眼,马蹄子花山涧水流中黄色至娇艳,鱼戏水于小溪其乐无穷,渠中之水任其流淌,燕子于田野飞舞,一点也不惧怕赶路的何良辉;路边的斑鸠闻人声飞到村庄来了,在屋上还不时鸣叫着。

何良辉欣然信步,随斑鸠进入村庄,他已决定在自家的田庄发展农会,先下乡了解情况。

何良辉找了大半个村庄,才见一位老汉正在屋前劈柴,便上前搭话问稻子长势。老汉摇头说道:“今年天气好,禾苗长势好,如不涨秋水会有好收成。可惜到秋后交了租交了税,过年也要欠粮。”

“怎么会这样呢?”何良辉接过老汉的斧子劈柴。

“看你是个出家人,就诉诉苦吧。县衙一年要收五年的税!东家租子也一涨再涨!收成再好,粮食也挨不过冬。”老汉叹息道,“长势再好也赶不上苛捐杂税,你不知道!衙门已经把税收到二十年以后了!二十年后,我这身老骨头都不知在哪儿。”

“二十年后!”何良辉闻言,大吃一惊,一斧子劈在柴节上,柴暴跳起来,遂拾柴说道:“太没有道理了!这种过头税不要交!”

“不交行吗!迟一些都要吃鞭子,过年不交便抓去坐牢。”老汉说道,“没办法,谁让咱们是穷人。”

“我们把穷人组织起来要求减租减税,就不怕啊!”何良辉说道。

“一根灯芯草,说得轻巧。你没有看见东家和县衙在唐家庙前砍穷人的头。”老汉诉着苦,“出家人,你真是一副菩萨心,不知世间事。”

“广东的农村到处都是农会,把农民组织起来维护农民的利益。你知道吗?”

“那是广东,我们这里休得这么想。东家的枪、县衙的枪可都不是吃素的。”老汉说着,甚是不平。

何良辉没想到自己也是阻碍革命的力量,便说道:“如果东家说成立农会减租呢?”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都没有东家让农民反对自己的!”老汉看了看这奇怪的和尚,“你不是农民!也不是穷人!你劈柴也不会。我教你。”说着,教何良辉劈柴。

何良辉很有悟性,老汉示范几下便学会了,他抡起斧子,劈柴如竹:“广州的国民政府北伐军已经北上,听说整个湖南马上就要实行三**义政策,我看我们成立农会、减税减租减息的日子也不远了,甚至可以土地国有,分田给农民。”

“北伐军是过往君子,地主财东才是坐地虎。你想一想假如你是地主,你会把好处给佃户吗!不要信那套!”老汉说道,“大师,我们当了农民就要认命!”

何良辉拿着斧子犹豫了半晌:“如果我是东家我就会减租减息,地方强豪把持土地和政权是百姓苦难的根源。”

“你是个和尚,不是东家,要不然没有这么好。”老汉见何良辉似乎在说梦话,便笑着叹气。

何良辉把柴劈码好,放在屋檐下,遂告辞继续走访别的农民。

晚上,何良辉回到镇南楼,见过老诰命夫人,找来管家:“我们把粮食、田土、山林分给农民!”

一席话把管家气得如丧考妣。

老诰命夫人略思考后,说道:“这些田土都是取之于民,分一些给大家,也是积德的善举。但须记得,你的几个崽也要保留一些的。”

管家慌了:“老夫人,老太爷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业,可不能败啊!我们分一些粮食给穷人,也算是非常之举了。”

“现在真是粮荒季节,良宝崽,你就先分粮食吧。分田的事以后再说。”老诰命夫人见孙儿一脸难色,又说道:“那你先把租子和利息减半吧。”

“那也要十万大洋啊!”管家心有不甘。

老诰命夫人吃斋念佛,心态不同:“我们这么多钱花不完,种田人却没饭吃,我们做做善事,对子孙有好处。”

“就按奶奶说的办。我们还要建立农民协会,成立时每个农民分得一担粮食和十块银元。”何良辉说道,还是退了一步。

管家大惊失色地说:“少爷,千万使不得!”

“有何使不得?”

“成立农会是自找麻烦。农民一旦组织起来抗租,局势将无法控制。”管家捶胸顿足。

“农会又不是洪水猛兽,不必惧怕。广东已经实行扶持工农的政策,农会正大行其道,减租减息革命正热火朝天。那才是一个人间的极乐世界。”何良辉说道。

管家疑惑地问:“少爷的意思是?”

何良辉沉声说道:“北伐军已经占领湖南全境,马上将成立国民政府,实行三**义。我带个头,也了却多年普度众生的心愿。”

这一句话从东家的嘴里说出,管家无话好说了,勉强地应着“我去安排”。

一连数天,何良辉到佃户家走访。佃户们总是半信半疑,何良辉干脆说明自己就是东家,一些佃户始信其真。

几天后,在镇南楼举行的佃户农民协会成立大会上,何良辉安排苦大仇深的贫雇农诉苦,罢了,自己走上主席台,号召大家团结起来,谋求自身的翻身解放。会后,他将参加大会的贫苦农民带到自家粮仓,开仓分谷。每个贫苦农民都分得一担粮食和十块银元。

何良辉的革命从自己家里开始,在当地成为佳话。老朱、小李和老宋趁势发动群众,农会这个革命组织迅速壮大。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