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四章 北伐大军(3)

转眼已是五月,何良辉加入了国民党。那边厢,唐湘南早已接受广州国民政府的领导,率军北上与赵恒惕争锋,北洋军也南下应战,广州国民革命军决定提前北伐。湘南党组织派何良辉回汝城发动群众支持北伐军,又委托何如云和赖飞鸿在唐湘南军中开展政治教育。

何良辉即日起程,意气风发地乘船望汝城而去,几天后的上午,何良辉回到汝城,在镇南楼前久久站立,想当年离家到南华寺出家,如今返乡宣传革命,弹指一挥间。但突然意识到,镇南楼恰是一栋封建主义剥削的楼宇,而自己就是封建剥削的典型代表,心里不觉生出一阵寒意。

五个小孩从镇南楼飞了出来,在楼前阳光下飞奔游戏,五个胖女人从镇南楼走出来,对孩子们大呼小叫。这些女人多么熟识,何良辉认出了。他马上意识到五个小孩是自己的儿子,激动起来。老诰命夫人在丫环的搀扶着出来了,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她可爱的曾孙子们。

“奶奶!”何良辉流出了热泪,大步走向镇南楼,跑到老诰命夫人面前。

老诰命夫人虽然身体不好,但耳聪目明,听到孙子的声音,见何良辉直奔而来,也激动地颤抖着,喊道:“我的良崽!我的良崽回来了!”何良辉跪在老诰命夫人前面,抱住她:“奶奶!你的良崽回家了。”奶奶用手抚摸着何良辉的脸,激动得流下干泪。何良辉老婆们先是惊呆,然后也跑过了,扎堆抱着何良辉。孩子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客人吸引了,也跑过去看热闹。

何良辉站起来,一个个地拍了拍孩子们的小脑袋,五个老婆拉着孩子们叫人,孩子们却愕然不出声,只是好奇地望着这位陌生人。何良辉猛然想到自己已经为人之父,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遂把五个孩子搂在一起,细看了个遍。老婆们逐一把孩子的名字告诉何良辉,又认真教他们喊爹。孩子们这才笑嘻嘻地喊爹,然后飞一般地去游戏打闹了。

老诰命夫人笑道:“看这些孩子,多顽皮!”何良辉和五个老婆也开心地看着孩子们玩耍。

管家来了,见少爷回来了,高兴之余,对其一脸沧桑甚是惊讶。何良辉把自己云游四方,遇到何氏父女的经历告诉大家。奶奶爱怜地说道:“不当和尚就好!平安回来就好!”又安排管家备了酒菜,为何良辉接风,并请亲友来聚。

何良辉与管家进入镇南楼,问及县内情形。

管家叹道:“现在北洋军住在汝城,新来的县长胡乱治和冇四两与他们坑蒙一气,敲诈勒索、招兵拉夫,还有说不尽的苛捐杂税,把大家害苦了。”

何良辉笑道:“北洋军的日子快到头了,现在广州国民政府是革命的政府,准备北伐救民于水火。我这次回来就是支援北伐军、开展国民革命的。”

“那太好了!”管家面有喜色。他见何良辉已经从一个阔少爷变成一位成熟的老爷,高兴得不得了。

管家去安排事务,何良辉又出去镇南楼看奶奶。五个孩子仍然在草地上飞,何良辉上前一个个地把他们举起来甩,一上一下,逗得孩子们既惊险又欢喜,又缠着要再来。老诰命夫人和五个老婆在一边惊叫着,一家人尽享天伦之乐。

晚上,何良辉根据党组织提供的地址寻找共产党组织。共产党汝城党小组已经于六月份成立,还处于地下活动状态,隐藏在一家书店里。

何良辉到了书店,问道:“马先生在家吗?”马先生是党小组的代号。

“我们这里没有马先生。”一位店员回答,上下打量何良辉。这句也是暗语。

何良辉用暗语回答:“恩先生在吗?”

店员热情地说道:“恩先生有封信在里屋。请随我来。”说罢,领着何良辉进里屋。里屋有三位年轻人,两位年纪比何良辉大一些,一位小一些,都认识何家少爷,见他进来,皆诧异地望着。

“是自己人。”店员忙解释着。

何良辉自我介绍道:“是何如云同志安排我回来的。”

三人这才松下一口气,店员叹道:“没想到何家少爷回来,与我们穷人为伍了!”

何良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善缘。我一直以为佛是普度众生的,因此云游四方,以求真正的佛法。后来才发现新三**义才是救民于水火的法宝。”

大家都知道何良辉当和尚云游四方的事,见他诚实可信,逐一与他热情握手,互相介绍,这三人分别是党小组书记老朱、组织委员小李、农民委员老宋。

何良辉问道:“现在有什么情况。”

“北洋军守住了各要隘,北伐军先遣队不敢贸然进兵汝城,先遣队探子希望我们有办法解决驻军。”老朱略为难地说。

小李说道:“先遣队几次试探性袭击都被打败了。”

老宋也叹道:“北洋军打算死守南大门,对唐湘南实行关门打狗。”

大家虽然学过军事,但一时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得找一些书看。

三更鼓响,何良辉建议道:“我打算后天请县衙的人吃饭,是不是争取他们支持。”

“鸿门宴!”小李一拍脑门,说道,“我们可以来个鸿门宴,何良辉同志把衙门和北洋军的头头脑脑都请来,然后一网打尽。”

“我请客,他们一定都会到的。可是谁有这个力量控制这些人?”何良辉面有难色。

老朱说道:“这好办,我们可以让一部分先遣队乔装成商人进入汝城,然后参加你的宴席。”

“好计策,我们详尽谋划谋划。”何良辉遂让大家集思广益。

克日中午,紫薇楼上宾客云集,县衙、北洋军驻军的头头脑脑都到齐了,老朱带着一位商人也参加了宴席。商人是先遣队的队长,他的队员也乔装成何良辉的家丁在忙碌。

新县长胡乱治代表各界致辞,欢迎何良辉学成佛法回乡,普度众生。风水轮流转,汝城的县长,换了几遭。但换汤不换药,这些人做的事,倒没有什么两样。这新来的县长,也是个混饭吃的东西,人称“胡乱治”。这不,他听说大财东何良辉请客,便兴致勃勃地前来赴宴。

何良辉为来宾讲解了一段佛经后,宴席便开始。

北洋军的团长先前接受了何良辉的大礼,格外高兴,便频频出击敬酒,头头脑脑们被他“拿下”了一片,惟独他不倒。他得意洋洋的说:“明白人不醉,谢某是个明白人,所以从来不醉。”

说着又对商人敬酒,笑说:“今天酒遇知已,应该创造个奇迹,我要与你一醉方休。”

商人端起一大杯酒与团长干了,接着又与他干了三大杯,把团长灌得话也说不清。团长已经醉糊涂了,笑嘻嘻纠缠何良辉喝酒。何良辉信佛不喝,商人酒量大得很,又押着团长灌。

酒正酣时,小李进来向商人报告,一切准备就绪。

商人忽地站起来,大声说:“不许动,我们是国民革命军……”

商人话音未落,老宋已经带领先遣队的战士进入宴会厅,控制了局势。团长和县长等酒鬼立即糊里糊涂变成了阶下囚,一场啼笑皆非的宴席就这么结束了。

不一会儿,国民革命军的军号响起,有士兵报告,已经完全控制县城。

先遣队把阶下囚押到衙门,队长一枪把团**毙了。

醉意朦胧的胡乱治和冇四两听到枪声,顿时酒意全醒。冇四两经历过几次兵变,眼睛一翻,意识到是北伐军到了,赶紧跪在队长前面:“长官饶命啊,我也是信奉三**义的,我一直都是等待机会反抗,现在终于把大军盼来了,我们一定全心全意为长官服务。”

胡乱治见况,也跪着:“我也是信奉三**义的啊。军饷,招兵,只要你说,我们都会给足。”

商人见又是一般无耻之徒,但军情紧急,北上支援唐湘南要紧,只得留用胡乱治和冇四两一干人,遂对何良辉说:“请何先生定夺。”

胡乱治和冇四两转而去求何良辉。

何良辉见况,说道:“你们必须执行革命政策!”

这两人见保住了狗命和乌纱帽,站起来,齐声说道:“好说,好说!一切都好说,只要何少爷吩咐。”

何良辉便命令道:“无非三条:支持革命政治组织,迎接北伐军,实行三**义。赶快去办事。”

胡乱治和冇四两领命而去。老朱、小李和老宋则发动群众去了。

何良辉见北伐战争第一战取得胜利,高高兴兴地回了家,开始琢磨运用广州农**动讲习所学到的知识实行三**义。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