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三章莫斯科的夜晚(2)

“太好了!不为高官厚禄所折服,这才是革命气节!”农民讲习所里,何如云看到报纸刊载两人结婚的消息,不禁赞叹。

何良辉依然是和尚打扮,问道:“什么事,让你这样称赞!”

何如云把报纸递给他:“康介白回来了,结婚了。你知道他们有多难!”

“真是我佛慈悲!”何良辉看了报纸,听何如云把故事讲完,合掌说道,“康介白真是大慈大悲,深得我佛精髓。”他总是用佛法理解世间的一切。

“这是气节,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当然与你的佛法也是一致的。”

何良辉提议:“我们该去向他们祝贺。”

“好啊!”两人这就出发,根据报纸上的地址,买了一束花,找到了旅馆。

到了房间门口,见朱仇也来了。

何如云送上花,对赖飞鸿说道:“祝福你们。”

赖飞鸿笑道:“谢谢!”请两人坐下。

康介白走了过来,招呼俩人吃水果:“刚刚我们还说你和朱仇的事呢。”

“我们也看个日子结婚。”朱仇看着何如云:“简师长要为我们主持仪式呢。”眼睛充满期待。

何如云见他深情而憨厚的样子,不觉脸色羞红了,细语道:“现在不是很好吗。”

康介白说道:“相爱总要结婚吗!不过日子,我看不必选。”

“革命人士不必守什么俗套。”何良辉在旁,合掌说道。

“如云,是啊,今日我们就去登报结婚,不要什么主持了。”朱仇笑着说。

何如云自是期盼他早一日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甜蜜蜜的,却转眼嘴一撇:“我还没有考验你呢!”

朱仇急忙说道:“我接受你的考验,你考验吧。”

“下油锅,上火海,为了我,为了革命,你愿意吗!”

“我愿意,我一定做得到。”朱仇说着,拿出军刀要断指起誓言,刀落到指头上血已经流出。

大家都被他惊呆了。

“不要!”何如云握紧了朱仇的手阻止了他,低头轻声说:“傻瓜!”

朱仇狂喜地抱起她:“如云,你答应了!”

何如云羞涩,又见大家喜悦地看着,赶紧说道:“放下我!”

朱仇却不放,抱着她:“去买婚衣,照相,报馆登记!”说罢出了门。

康介白笑道:“朱仇就是这样可爱。也好,朱仇的感情总算有了最好的归宿。”

“糟糕!”谈笑间,何良辉突然一言。

康介白问道:“什么事?”

“结婚的事也该和姑父说说,他知道了要生气。”何良辉说着,便向黄埔军校赶去。

“不要去!”康介白试图阻止,但何良辉已经远去了。

情况正如何良辉所预料,刚刚给学生们讲自己光荣的革命史回来的何狗生,听到这个消息便大发雷霆,气得发抖:“这都是康介白这家伙引导的,结婚这么大的事,而且是堂堂一个师长结婚,一个国家元勋嫁女儿,就这样草草了事。太不懂事了。”

何良辉劝着:“既然已经成了事实,不如给他们布置新房。”

“罢了罢了,你去弄,我没有这样的心情。”何狗生坐在太师椅上,叹道,“我还给他们准备大摆筵席呢,简师长还要主持仪式呢,嗨,这些都来不及了。”

何良辉叫来姑父的警卫,一起布置新房,并准备一些酒菜花烛。

可是,朱仇与何如云晚上才从报馆回来,见有酒有菜,还点着花烛,何狗生正喝闷酒,何良辉在一旁念经。

“爹!”两人意识到失礼,齐声叫道。

“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半晌,生气的何狗生才放下酒杯。

“爹!现在时兴报馆登记。”何如云上前为何狗生捶背,说道:“这么好的日子,你就不要生气了。”

朱仇赶紧给岳父斟酒:“爹,以后我们会好好孝敬你老人家的。”

“你们年轻人啦,就是不知轻重,你们看看这么大的喜事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现在就这么寒碜。”何狗生责怪道。

何良辉在一旁努嘴,示意两人跪下,两人忙跪下三鞠躬。何狗生拿出两个红包,给朱仇一个:“你以后一要好好待如云,二要再建功勋。”

朱仇满心欢喜:“谢谢爹!”

何狗生笑笑,又给女儿一个红包:“你要夫唱妇随,好好的过日子。都起来吧,一起来喝酒吧。良辉忙了一下午,准备酒菜和你们的洞房。”

两人起来,相视一笑。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