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三章莫斯科的夜晚(1)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春节将近,远在北国的莫斯科大雪纷飞,冰雪盖天,但严寒并没有阻止激动的学生相聚。

悠扬的俄罗斯舞曲环绕着东方学院,在这所专门培养中国留学生的俄国学校礼堂里,中国学生聚集一堂,举行舞会,庆贺刚刚在广州闭幕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大会宣言》的颁布。

《大会宣言》是一个中国革命的里程碑,标记着国民党正式改组成功,正式接受了领袖的新三**义。留学生们跳着舞,也不免谈论着这份宣言,谈论着中国革命的希望,谈论着争取早日回国,为革命做贡献。

礼堂外,一群军人冒雪而来:

“迟到了!”

“舞会已经开始!”

“都是因为劝说你这个书呆子耽误了时间。”

显然,他们是迟到了,正埋怨着队伍里的书呆子:

“书要看,伟大的时刻也要庆贺。”

说着,他们到了礼堂门口,同伴进去了,而书呆子有些犹豫。这时两位女学生也冒雪而来,其中一位在门口说道:“今天晚上太美好了,大雪、音乐、舞会、新年,还有《大会宣言》。”

书呆子回头一看,惊讶地看着两位女留学生。

两位女留学生也惊讶地看着他。

“你是康先生?”先前说话的女学生,指着书呆子惊呼,“飞鸿,天呐,是康先生!”说话的正是如梅。

赖飞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竟然会在大雪纷飞的莫斯科的夜晚再次相遇。她以为这一辈子,这一辈子都不会与他相遇了,就像彼岸花一样。冰封的心激动起来,但又克制了,百感交集呆呆地站着,而没有话语,毕竟时过境迁,他会不会……

这始料未及的相遇也激起了康介白的内心狂澜。他不是不想她、不爱她,而是深爱她、怕她受到伤害。他在梦里有过无数再次相遇,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莫斯科——意味着她改变了革命立场,脱离了封建军阀家庭。

这个转变有多么艰难,康介白一清二楚。

“飞鸿!”康介白激动地上前伸出手。

赖飞鸿如梦初醒伸出手,如梅把两个人的手拉在一起,说道:“真是一个伟大的日子。今晚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说着,便进了大厅。

赖飞鸿的眼睛流出晶莹的泪花,蓦然却要放开康介白的手,轻轻说道:“你!”

康介白抓紧赖飞鸿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还是那么多情而略带忧伤,这些多情是因为自己,忧伤也是因为自己,不禁把她拉近:“飞鸿,我,我不让你离开了。”

赖飞鸿冰冻的心,迟疑的心融化了、坚定了,羞然推着他:“让人看见会笑。”

康介白拉着赖飞鸿的手,进入礼堂,随着优美的旋律诉说衷肠。

莫斯科美妙的夜晚是属于有情人的。

莫斯科的春天绚丽多彩,红场、克里姆林宫、新少女修道院、阿尔巴特大街……都留下恋人的身影。

学业之余,只要有时间,两人便相约出来,享受美好的时光。

又是一年夏,莫斯科河畔恋人如鲫。

刚刚结束学业的两人相约来到河畔,赖飞鸿依偎在康介白的肩膀上,轻轻说道:“明天就回国了,我真有点害怕,怕他们不接受我。如梅也劝我和她一起留下。她还要在这儿继续读书呢,没有我,应该会很孤单。”

康介白抱紧她:“有我,不要怕。”

“我怕他们说我是敌人的女儿,国民党不会让我参加革命的,而且会影响你。”赖飞鸿说道。

“不会的,即便国民党不安排,我们没有职务,就当普通革命者,革命不一定就要到重要岗位,我们为革命尽力就是了。”

“你是军人,要有职务才能发挥作用。”

“与你并肩革命,人月双清,此生何憾。没有职务一样是革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